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波德申行动”无激情
首相位子未必是安华囊中物

 ·2018年106

希望联盟(希盟)在509年全国大选赢得政权,最吊诡的是敦马哈迪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以13个国席,却主导希盟政府;赢得47个国席人民公正党和赢得42个国席的民主行动党,只能屈居于土团党之下。实际上,以内阁部长及副部长代表来看,只有11个国会议席的诚信党,是最大赢家。


这说明了,马哈迪其实是以其“江湖地位”第二度拜相。他能够以少数政党的代表主导内阁,还让两个议席最多的政党服服帖帖,不能不说是特殊现象。当然,从华人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代表“民意”:马哈迪回朝当首相,肩负“救国”使命,是华人选民喜闻乐见的。况且,希盟能够成为执政党,华人选民的支持是最关键的因素。


或者从相反的角度来看,马哈迪利用华人以及利用取得华人几乎百分百信任的民主行动党,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成为首相和推行个人的政策措施。


对“过渡首相”没有明确回答

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理解要是没有马哈迪,希盟要组织政府恐怕有难度—甚至是不可能的;因为希盟“共主”安华,大选时人在监牢。这是政治现实,但是,马哈迪会不会遵守希盟在大选之前的“共识”,马哈迪只是个“过渡首相”任期两年,仍然是个未知数。马哈迪对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的回答。


我们不要忘记,从历史性的509全国大选到现在,时间不到五个月,马哈迪一上任首相的任务,当然是要先稳住自己的权力。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初步完成,最明显的当然是让两个在议席远比土团党多的盟党“唯命是从”。例子之一就是:马哈迪公告天下,他并不满意其内阁部长的表现,但是这些部长没有人反对。


在这么短的时间,我们能够确认马哈迪完完全全相信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吗?说实在的,敦马是我国一代政治人物,扳倒从东姑到纳吉的历任首相(敦拉萨除外)就是他的“政治使命”,纳吉只不过是他最新的“牺牲品”,并没有什么新奇。


与政治宿敌合作,则是权宜之计---马哈迪和安华领导的人民公正党及林吉祥主导的行动党,到现在其实还没建立党与党之间的互信。相反的,马哈迪用分而治之的方法,分裂这两个党。最明显的是人民公正党。行动党因为有林吉祥坐镇,牢牢控制,还不至于出现领袖言论立场矛盾的现象失控的状况。马哈迪可能对行动党存有更高的戒心。


马哈迪扶植阿兹敏制衡安华

坊间都知道马哈迪扶植阿兹敏,制衡安华。人民公正党是因为反马哈迪,支持安华而成立的政党。那些不忘创党初衷的党员及支持者(所谓的“烈火莫熄”世代),对安华及其家人接受马哈迪,是有强烈意见的。他们只是表面上支持马哈迪。这一点,马哈迪不会不知道。


因为鸡奸案而被判坐牢的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依布拉欣,在509大选后获得最高元首的宽赦而获得自由身。按照希盟的说法,安华将会给敦马哈迪医生两年当“过渡首相”,期满后再把首相棒子交给安华。而在这一段时间,安华将在国外讲学,有耐性的等待。


在政治里头,尤其现在的政局处在非常不稳定的时期,充满各种变数,一天都嫌太长,更不用说要等好几个月。从政治权力斗争的角度来看,这样的说法或者“安排”是不可思议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如果各种让掌握大权的因素都具备了,掌权者会自愿放下权力吗?


但还是很多人选择相信了,不把权力诱惑和安华与马哈迪之间的不信任的因素考虑在内。


也就是说,安华说对敦马有信心,敦马也表示最终会把首相的棒子交给安华,但这只是表面功夫。最终安华能不能通过马哈迪交出棒子而接任首相,还是个未知数。马哈迪扶安华当官的时候的爱将阿兹敏,是安华当首相的拦路虎。不要忘记,2014年的“加影行动”,阿兹敏坐收渔翁之利,成为全国最富裕的州雪州的州务大臣。希盟执政,阿兹敏被马哈迪委任为经济事务部部长,权力比财政部部长还大。阿兹敏的实力不可小觑。


竞选党主席不战而胜

一句话,等待是夜长梦多。安华不会不懂得这个道理。因此,人民公正党党选,安华为了阻止阿兹敏挑战原任主席旺阿兹莎,自己提名竞选该党主席,结果不战而胜。而安华派系的人物拉菲兹则挑战阿兹敏,竞选公正党署理主席。


这样的排阵,对安华并不是没有风险的。要是拉菲兹如一般所料,败在阿兹敏手里,意味着安华的势力,已经大大不如前。


名正言顺的当上党主席,是安华全身重返政坛的第一步;接下来的一步,是取得国会议员的资格,才能够做好随时接棒担任首相的准备。


马哈迪不会不知道安华的盘算,安华当然也不会不知道马哈迪还是处处提防。但是,安华要是希望在政治上更上一层楼,还能有其他选择吗?等,是坐以待毙;主动出击,或者还存有一线希望。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首相这个位子不是安华的囊中物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安华面对的第一个障碍,是马哈迪的精神和身体状况,是出奇的好。除非马哈迪自愿请辞,当今的马来西亚没有其他人能够逼他“让贤”。如果马哈迪还可继续保持这样的健康状况,多当首相三五年并不是奇怪的事,安华能继续等吗?


在等的过程中,谁来护航?这是安华面对的第二个障碍:马哈迪有自己的人选,但安华不是,因此他不会把这个位子留给安华。


话说回头,要是马哈迪能够在未来三五年内,把棒子交给相对年轻的阿兹敏(1964年出世,今年54岁),并不是什么坏事,毕竟我们需要新一代的领袖,特别是独立后出生的领袖,来领导这个国家。我国的前途,需要年轻一代来决定。


马哈迪是新的政治明星

第三个障碍是:马哈迪是新的政治明星,安华的光环被掩盖了。安华需要接受的是:他的受欢迎程度,与五年前相比,差了一大载,说有天渊之别也不为过。他所带动的“烈火莫熄”,很多在1990年代末后出生的年轻人,并不了解。更加糟糕的是:在接受马哈迪领导希盟那一刻开始,公正党已经迷失了。


第四个障碍,还是安华个人性格的缺失。安华以为他领导“烈火莫熄”引来群众的支持,是因为他们认同他被革职,是为自由民主所作出的牺牲—吊诡的是,就是反对马哈迪专制所做出的牺牲,选民及其盟党会“感恩”,给予他“补偿”,推他上位做首相。这未免太天真了!


事实上,安华接受马哈迪,再经过行动党替马哈迪漂白,马哈迪从加害者,摇身一变成为救赎者。也就是说,马哈迪已经悔改了,我们应该让他有机会赎罪。但是赎罪,难道包括确保安华当首相吗?从政党政治来看,这是马哈迪的神来之笔。两个反对他最力的政党,变成了他的最得意的辩护士。马哈迪现在成了他们眼中的“改革者”,那安华成了什么?


安华在党选中顺利拿下主席位子,但为他实际复出量身定制的“波德申行动”,却引发了党内外的不同声音,热潮肯定是今非昔比。马哈迪对“波德申行动”表示没有意见;行动党宣布会全力支持。有人批评安华操之过急。“波德申行动”是围绕着安华家族而举行的第四场补选。


2008年7月31日,安华的夫人旺阿兹莎辞去槟城峇东埔国会议席,让路给之前被禁参政10年的安华。2013年全国大选,他寻求蝉联获胜。


“加影行动”阿兹敏任州务大臣

2014年,雪州加影人民公正党州议员李景杰辞职,为“加影行动”铺路。原本的盘算是让安华竞选这个州议席,进而取代丹斯里卡立依不拉欣,出任雪州州务大臣。无论如何,因为上诉庭推翻高庭对安华的第二鸡奸案无罪的判决,因此失去竞选资格,由其夫人旺阿兹莎取代。旺阿兹莎虽然中选,但是雪州苏丹不接受旺阿兹莎成为州务大臣,结果是由阿兹敏阿里出任。


2015年2月,联邦法院维持上诉庭原判,安华被判坐牢,失去国会议员资格。峇东埔补选,旺阿兹莎上阵胜出。


过去几年,安华第二鸡奸案都被看作是纳吉因为害怕安华的威胁,而设计将安华再次投入监牢,而在有关案件充当主控官的律师沙菲益阿都拉,针对他被指收了纳吉的950万令吉让安华罪成坐牢做出回应时指出,这笔钱是从马哈迪时代开始,他为巫统处理选举诉讼,巫统所拖欠的费用,纳吉代表巫统支付这笔钱。


他同时也揭露,是马哈迪指定他(沙菲益)提控安华,而马哈迪也承认这一点。可见,马哈迪千方百计的阻扰安华;而扶植阿兹敏来制衡,不是临时的决定。


马哈迪对“波德申行动”云淡风轻的表示没有意见,表达了什么样的讯息?我们无从明确的了解,但可以理解这句话留下很多想象空间。今日没有意见,并不表示明日、后日及接下来的日子,都没有意见。同样的,行动党今日表示全力支持,就不知道未来是否还会继续支持。


波德申国会议席补选,出现七角战,其中包括了巫统森州前州务大臣依沙和安华鸡奸案 2.0的原告赛夫。可见,安华这次竞选并非没有阻力。


就事论事,要是波德申原任国会议员愿意让位给安华,我们也不能说什么。这毕竟是我国选举制度所允许的。要是当地选民愿意选他当他们的人民代议士,是符合民主程序的,我们能够说什么?


净选盟前主席安美嘉批评“波德申行动”,让一家三口当国会议员是裙带风,不是“新马来西亚”应该有的现象。这简直是莫名其妙。裙带风早已存在,而在过去,安美嘉显然的对安华家族裙带风没有意见,现在讲这些话,图的难道就是刷存在感?民主行动党的林吉祥家族和卡巴星家族,土团党的马哈迪家族,不是裙带风?她有原则的话,应该建议新政府通过法令,禁止类似故意制造补选、劳民伤财的事件发生。


不管外人怎么说,要不要安华在补选胜出,马哈迪扮演关键角色。20年前全国政治的主题,是安华被否决当首相的机会;20年之后,我们还是碰到同样的问题:安华是否会再被否决当首相的机会?历史有时真的会开玩笑。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