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支持国阵保持世俗政体之根
支持希盟加速马来政治“宗教化”

 ·2018年1月6日

在一个民主社会,选民在大选要做出什么样的投票选择,是选民的权利。选民的利益考量千差万别,他们可以根据这些利益考量做出投票选择。


这本来是非常简单的常识,但放到华人社会,这个简单的道理变成了说不清理不顺的问题。上一期,我们评论柔佛州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的“两间餐馆”论以及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的“不投废票”论,就是其中一些说不清理不顺的问题。

最近,张念群再为火箭为何与前首相敦马哈迪合作辩护。她写道:“有人说我们不应该和老马合作,应该再等5年培植自己的实力,不应该急功近利。”


把拥抱老马的错误合理化

我们再提张念群,不是针对她个人,而是她的言论反映出那些支持火箭的华人的思维,那就是无限上纲,什么课题都可把拥抱老马的错误决定合理化。


她声称同意与老马合作,是因为不想等。她说:“不想等不是为了自己,而是当我看到手头上那几十个无国籍孩童的个案的时候,我真的不想对他们说,‘对不起,请再等个5年、10年好吗’?事实上,我国有大约30万宗无国籍孩童个案,他们无权投票,可是谁能问问他们的意见,看他们是否愿意继续等?”


张念群是个律师,但是她的逻辑真的让人不敢恭维。无国籍孩童的问题,真的能够在她想象的“改朝换代”后解决吗?无国籍孩童问题的根源是复杂的,最主要是这些孩童的父母其中一人是外籍人士,没有通过合法手续(注册为合法夫妇)结婚,另外有很多是搞婚外情的“爱情结晶”(有中国人、越南人、缅甸人、菲律宾人、印尼人等等),有的更涉及重婚等等。很多华人以为即使不注册,但是经过传统华人婚礼就算是合法的了。在1982年3月1日后,没有注册的婚姻是无效的,但是在这个日期之前根据传统婚礼结成夫妇的,可获承认。


为何不向有关部门提可行建议?

换句话说,无国籍孩童的产生,大多数是因为孩子的父母结婚的时候没有注册导致婚姻无效,害到孩子没有国籍。要有更好的机制解决这些问题,难道好像关注孩童及妇女课题的张念群,不能与相关部门提出可行的建议吗?况且,无国籍孩童涉及复杂的法律程序,还有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


要结婚的人士,难道就不应该先了解结婚的合法程序,为日后省下不必要的麻烦吗?这其实是张念群应该通过她作为国会议员的影响力,宣导类似的基本法律常识。但是,她有这么做吗?我们看到的是她与其他国会反对党议员,就是喜爱借用一些课题无限上纲,宣传党派利益,也就是“选我们做政府,一切都可以改变”。


这30万个(实际上是大概有40万人)无国籍孩童,的确是无辜的。政府应该基于法律不外人情,给予他们通融,但是像张念群丢出“可是谁能问问他们的意见,看他们是否愿意继续等?”,用意何在?这些孩童愿不愿意等是伪命题。关键问题是:她能不能承诺,要是希望联盟执政的话,一定优先处理无国籍儿童的问题?


火箭支持者 以单一议题无限上纲

我们都知道,火箭领袖与其中坚支持者,酷爱用单一课题无限上纲,也就是单单一个议题,就是“改朝换代”的唯一理由。这些议题,可以从马来歌手在社交媒体发了一些反对当今政府的言论意味着“马来海啸”是真实不虚,到美国司法部某个人发表有关1MDB的言论就是纳吉领导下的马来西亚是“盗贼国家”了!


稍有理性的人都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入脑的话。但是,火箭支持者会认为这都是“改朝换代”我国各个领域都会变好的“征兆”。政党轮替,要发生的终究会发生;但是,寄望政党轮替来一举改变我国的面貌,特别是“告别腐败”、“华人受到公平对待”等都是幻想。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被控贪污。雪州政府也爆出好几宗舞弊丑闻,此外,这两个州政府也在处理华人权益课题方面,整体上不但没有表现得比国阵好,有的更加变本加厉向马来人倾斜。


说到底,就马来西亚情况而言,我们需要真正关心的是:保障华人利益的根本因素是什么?国会在野党特别是火箭,会告诉你打击贪污腐败、拒绝种族政治、华人受到公平对待等等。这其实是见树不见林。


华人的权益之根在宪法的世俗性

保障华人权益的“根”,是我国联邦宪法保障的相对强烈的世俗性。没了这个根,华人的命运就会好像无根的浮萍。这才是华人根本利益所在;此利益之外的议题,相对而言都是枝枝节节。火箭当然希望华人只看枝节,不看根本。但是,华人需要以自己的利益为重,守护这根本,不要跟着火箭的狭隘的党派利益起舞。


我国独立了60年,华人能够在这个土地开枝散叶,得利于《联邦宪法》赋予的世俗性。《联邦宪法》第3(1)阐明,伊斯兰教是联邦宗教,但其他宗教可以在联邦的任何地方和平及和谐的实践。第152条文保障我国人民学习母语的权利,因此我国才有华文教育。


在国阵政府管理下,不同宗教的确做到“和平共处”;大家也没有被阻止学习各自的母语。但这一切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各政党,包括巫统,在面对公民奉行宗教与学习母语以及其他关系到族群课题方面,需要做出某种程度上的妥协。


可悲的是,在华人社会,大多数华人都只看到马华的“妥协”却不看巫统也需要做出妥协的事实。早在独立前,在英国殖民政府的斡旋下,马来人接受非马来人成为公民,而非马来人也接受马来人保持其“特别地位”。这是非常重要的妥协。华人有了公民权,享有了绝大部分其他公民所享有的权利(包括了参政权),但是却必需接受政府为马来人制定的“优惠待遇”(好像教育及就业等)。


非马来人得到的公民权是永远的

对许多马来人而言,非马来人(特别是在英国殖民地时期才到来马来亚的华人及他们的后裔)得到公民权,是永远的;而且在独立后出生的非马来人公民的子女自动成为公民。而马来人所享有的某些特别待遇,却不是如此。因此,马来人的让步远比非马来人特别是华人的让步大。马来友族的想法,华人有必要铭记于心,不要无知的跨过这界线,到时后悔也来不及了!


这其实并非完全没道理。华人有了公民权,因此享有各种公民不可剥夺的权利(张念群提到的无国籍孩童,命运就没有那么好了),可以提出各种诉求。而这些诉求,包括了反对马来人享有 “特别待遇”。


华人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在独立初期,马来人在教育领域是远远落后于其他族群。诸如医生、会计师及设计师的专业,马来人人数平均不到100人。从人力资源开发的角度来看,马来社会有许多有待训练成才的年轻人,政府有义务去开发这个重要的“资源”。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不在短时间内训练更多马来人才(不要忘记马来人是我国人口比例最高的族群),将使到这个族群继续在经济等方面落后;经济地位落后,将带来负面影响的社会问题。


可是,很多华人从族群本位,而没有从更宏观的角度看政府 “优待”马来人的长远意义。这些在“新经济政策”扶持起来的马来人(可以说是中产阶级),比较城市化,思想比较开通,经济地位比较好,成为我国稳定的“中流砥柱”—也是我国国会在野党强大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有稳定和谐的大环境,各族才能在更大程度上发挥所长,共同贡献社稷。


试想想,要是马来同胞领导的政党(例如土团党)把巫统抹黑为出卖巫人权益及成为马华走狗,对华人做出种种妥协的话,我国的种族关系会是什么样的状况?华人的命运又会有什么样的风景?


保护马来人权益不否定他族权益

从历史来看,巫统要保护首先是马来人的权益,但并不否定其他族群的权益。吊诡的是,正是因为巫统的“种族性”,马华与国大党才能从种族立场来与巫统“讨价还价”。这也就是说明了为何我国还有华文中小学、华文报章、华人社团组织、华人姓氏、宗教及其他民间信仰、华人生活习俗等等。马来西亚是在东南亚国家(包括新加坡在内中),甚至是中国以外,华人文化传承最完整的国家。


之所有如此,华人的坚持固然十分重要,但我国的种族政治更发挥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巫统已经意识到,要像一些东南亚国家一样动用政府的权力,同化华人是不可能的。同化华人不能成功,是因为华人继续让马华及民政,甚至是砂州人联党,有相当大的声音。也就是说,巫统承认马华代表华人;如果马华在来届大选不能赢得比现在更多的议席,巫统内一些激进的声音,会向纳吉施压。他们可以给的理由是:华社都不认同马华,而火箭又不是我们可以信任的,巫统何不把更多精力放在巩固马来选票,不要再去“讨好”不会给我们选票的华人!


华人选民在来届大选不支持国阵的最可能后果就是巫统的“宗教色彩”会更加浓厚。要知道,巫统的“种族性”,多年来一直制衡了好像伊斯兰党的“宗教性”—也就是伊党建立回教国,落实伊刑法的斗争目标。


来届大选,总的趋势相当明朗:希盟四党其中三个以马来人为主的成员党,那就是人民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著团结党,只能在很小程度上撼动巫统。如果国阵能够证明即使没有马华及民政在议席的“贡献”,马来人仍然可以继续组织政府,那华人的选票对国阵而言变成了可有可无,反而更快催化巫统与伊党之间的合作,三大种族为主、其他族群为辅的“国阵合作模式”将会走入历史。


把责任推给马华让人啼笑皆非

要避免巫统及伊党合作成为事实,华人有必要认清火箭与伊党分手,是顾虑到华人会不再相信火箭,而不是什么立场原则问题。不要忘记,火箭与伊党在雪州政府仍然是盟党,大家一起当官,有直接的关系。火箭上上下下现在试图把伊党与巫统之间的良好关系,把责任推给马华,让人啼笑皆非。


我们知道火箭那么做,是要推卸上一届大选壮大伊党的责任,让马华“吃死猫”。其中的原因,是它可能已经意识到,争取不到足以影响大局的马来票,而不得不靠攻击马华来稳住华人选票。问题是,要是华人继续相信火箭的宣传,继续传达华人不顾一切宁愿选择在野党,也不支持国阵的讯息,到时最大受害者是我国相对世俗的政体。


更多华人支持国阵,表示华人对世俗政体的认可。相反的情况出现,将使国家进一步走向回教化。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