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泛政治化自我内耗
华人渐失优势却毫无警惕

 ·2017年8月5日

在以往,或者更加确切的说在2008年全国大选之前,有“钟摆论”的说法—也就是华人选民善用手中一票,这届大选投国阵,下一届投国会在野党,好像旧时钟一样左右摆动。就数据来看,华人选民支持国阵从来就没有超过50%(1999年全国大选国阵赢得90%国会议席时也是如此),国阵已经了解无需妄想在华人选民这一块取得更大突破。但这样的投票方式,至少可让华人选民可以发挥关键选票的威力。


例如,1999年全国大选,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这是务实的投票方式,让执政党与在野党知道,它们所得的选票不是理所当然,同时也让执政党重视我们手中一票。


华人返回务实的投票倾向?

可是,在2008年及2013年连续两届全国大选,华人选票不再是钟摆,而是一面倒向国会在野党倾斜。即便这两三年来我们看到国会在野党没有清晰的领导人、在野党执政的州属的领导讲一套做一套、政党领导人无视斗争理念的原则等等,让一些华人看清国会在野党的无能,对过去两届大选的投票选择有所反思;但这是否意味着华人选民已经返回务实的投票倾向?这是华人有必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在2013年5月5日全国大选成绩揭晓到已经决定大局的时候(也就是国阵赢得足够的国会议席组织联邦政府),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显然对没有获得华人选民的大力支持感到失望,称这现象为“华人政治海啸”。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国会在野党一些领袖马上跳出来指控纳吉发表种族性言论。


前些时候,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在为巫统一个区部的会议主持开幕的时候,坦言国阵在来届大选会继续赢得执政权,但却没有得到各民族的支持,是不值得庆祝的胜利。言外之意,似乎对是否会有更多的华人选民支持国阵缺乏信心。


两个言论前后对照,可以证明一件事:单单靠“华人政治海啸”,是无法动摇国阵根基的。但是,对国会在野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而言,任何少过上一届大选的华人支持率(大约85%),对国会在野党特别是希望联盟(希盟)是不利的。


能获得更多华人选票是“红利”

或许,国阵不需要像上一届大选一样频频向华人释放“善意”,可以更加专注有把握的土著选票,包括了关键的东马土著选票。换句话说,国阵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到保住基本盘;如果能得到比上一届大选更多华人选票,就当作是“红利”。


事实上,土著选民是朝野阵营在来届大选极力争取的对象。敦马哈迪与林吉祥,甚至是安华能够“握手言和”,最重要的考量就是要争取更多马来选民的支持。


在政治里的权力斗争,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从这个角度来看,敦马能够与政治宿敌因为有共同的敌人而握手言和,原本就是个不需要感到大惊小怪的事。


但是这样的政治合作,能否带来正面的效果,完全是另外一个问题。易言之,这样的合作能不能扩大选民对国会在野党联盟的支持?从过去一年多来的发展(也就是敦马在去年2月29日宣布退出巫统那天开始),我们看到敦马的“以退为进”的策略并没有带来他所预想到的效果。他并无法带动巫统党员大批出走加入土团党。此其一。


火箭中坚支持者无法接受马哈迪

马哈迪与林吉祥互相为对方涂脂抹粉,反而为国会在野党带来莫大的冲击。毕竟,不少火箭的中坚支持者是无法接受马哈迪的;许多马来人则无法接受林吉祥。另外,忠诚支持安华的人民公正党党员,还是对敦马有疑心。此其二。


民主行动党向来就以塑造及维持是讲究原则的政党而获得华社的支持,但是现在违反本身的原则迎合之前被火箭形容为祸国殃民第一人的马哈迪,让不少支持者反感。此其三。


上述三个因素加起来,可以预见的民主行动党在来届大选所赢得的支持率,不可能高过上届全国大选,而是很有可能比上一届少。为了挽回此颓势,民主行动党的“军师”刘镇东因此炮制了“马来人政治大海啸”论述,声称巫统的元老不再支持纳吉,来届大选将出现马来人群起倒巫统的现象。这无非是要华人选民像上一届大选一样,以为马来人真的也在反巫统,华人要倒巫统是不可错失的良机(now or never)。


现实如何?稍微懂得战略的人都会知道,在种族政治无所不在的马来西亚社会,打种族牌是不可缺少的元素。行动党可以炮制“马来人政治大海啸”欺骗华人,难道巫统不能在马来社会宣传来届大选的主线是马来人与民主行动党主导的希盟之间的对决吗?


我们不要忘记,在去年巫统全国代表大会,国阵兼巫统主席纳吉已经以“马来人vs民主行动党(华人)”来为来届大选主题曲定调。很多华人可能根本就没有看到纳吉在总结演说的时候,播放了行动党“无党籍超人”丘光耀有关“马来人干马来人”的视频,传达了行动党利用马哈迪来“干”巫统—也就是“干”马来人的讯息。他的演讲,有电视现场直播,其听众是包括场内场外的马来人。宣传效果会有多大,大选自然就会有答案。


造势演讲反应与上一届大选有天渊之别

我们可以看到自2013年全国大选以来,华人对政治的热情有明显的消退。行动党举行的大选造势演讲,在其强区可能还有很多听众,其他地区表现应该是该党不想看到的。总体而言,这些造势演讲的反应与上一届大选前的反应是有天渊之别。


更让国会在野党雪上加霜的是,好像上一届大选前轰轰烈烈的净选盟、反莱纳斯、董总的“华教救亡运动”、反边加兰石化计划等等活动,并没有重演。这显示了什么?明显的是这些所谓的“社会运动”其实都可说是国会在野党的“拉拉队”,有的更毫不掩饰的是国会在野党的外围组织。


以往因为相信这些非政府组织真的是为公平选举、环保、母语教育等“斗争”的人士,很多看清了这些非政府组织的真面貌,再加上对国会在野党的失望,即便有人去组织号召,反应肯定远远比不上第13届全国大选前的“盛况”。


即使如此,我们还需要担心的还有不少华人,包括一些知识分子与评论人,仍然对两线制是最好的“制度”存有幻想—有的还当作是个信仰,不问国会在野党对华人关注的议题根本没有做出承诺,只要求选民相信换了政府后再说!


这是马来西亚民主的大倒退。以国会在野党喜爱用的“人民是老板”的宣传为根据,难道不是说老板对“员工”(人民代议士,特别是国会在野党议员)没有任何要求? 现在的情况看来是老板与伙计角色的混淆。


“老板”不在意不做事的伙计拿干薪

“老板”不只要听伙计的话,还捍卫伙计不事生产、口头上捍卫“老板”权益但没做实际工作的行为。而那些工作能力可能差一点的,但是却有交出成绩的“员工”反而被刻薄对待,甚至到了鸡蛋里挑骨头的地步。一句话,“老板”不在意不做事的“伙计”拿干薪,却对有做事的“伙计”有极严格的要求。


企业能否永续经营,有一群实干的员工是关键因素之一。华人主导中小型企业,不会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华人有个盲点,不会从这个角度来看华人政治的“永续经营”。与企业务实态度大相径庭的是,2008年与2013年后的华人政治,有实干的“伙计”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而那些口花花的“伙计”,仿佛是华人的救星!

 

民主如此这般的倒退,导致了华人政治论述的空洞苍白。这些论述,对我国华人在面对急速变化的时代,要如何应对没有提出具体的建议,有的只是泛泛而谈。这表现在华人评论人与知识分子,把华人的政治前途,捆绑在诸如承认统考、制度化拨款华小、华人优秀生没获得公共服务局奖学金等对整体华人权益相对小的议题。更加糟糕的,国内的某些华文日报,爱炒作这些课题来迎合读者的口味而没有更好的扮演教育民众、启迪民智的角色。这让人不胜唏嘘。


讲不好听一些,这些议题并不是什么新的议题;而我们现在有许多华裔同胞仍然把这些议题放大,还不断冷嘲热讽的重复,把所有问题都归咎于中央政府,不是自我退缩到更小的圈子吗?


自纳吉於2009年4月出任首相以来,推出了雄心勃勃的经济、政治与政府转型计划,我们许多华人同胞却还停留在国会在野党高喊的“乌巴”—变成了纳吉要带领国家往另外一个层次的发展,华人社会却原地踏步“一心一意”地要换政府。


把华人议题押注到“改朝换代”

这种认知落差,导致华人社会根本就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审视和辩论政府推出的各种转型计划,只停留在为政治而政治---花过多的时间高谈阔论“改朝换代”,不惜把所有华人关注的议题转换成政治筹码,押注到“改朝换代”,面不改色的豪赌。


代价是华社的自我消耗。情况就像台湾自陈水扁在2000年中选为总统后,台湾陷入泛政治化的状态,自我消耗,把绝大多数时间放在搞政治、搞民粹,但是就是没把心思放在搞经济,导致台湾的经济以及其他相关领域的发展裹足不前。


不接受承认统考的条件

就整体马来西亚而言,华人族群在过去十年是处于泛政治化的状态,自我消耗不在话下。其中,要求政府无条件承认统考可以成为华人社会的“主议题”让人膛目结舌。就数据来看,每年考华文独中统考的华裔中学生,只占全体华裔中学生的极小部分。况且,要政府承认统考,无非就是要让拥有统考成绩的学生可申请进入政府大专院校以及公共服务领域,实际意义不大。还有,每一年多有不少独中高中生选择考大马教育文凭,不考统考,华文独中本身有没有检讨为何有这样的趋势。大家要是还有印象的话,在2013年全国大选前,政府可说已经准备接受统考,条件是有关考生必需在大马教育文凭的国文单科考试及格(后来才要求华文独中增加本地历史内容)。如果那时接受这个要求,独中生只需要考独中统考和大马教育文凭单科,不需要考大马教育文凭全科。


可惜的是,因为华人社会当时泛政治化情况十分严重,拒绝了这个对独中生相对有利的条件。华人过去在政治的务实,看来就快成为历史了!华人还以为在转型计划取得成效,华人还能够继续保住优势。这其实是一厢情愿的想法。马来友族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