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国阵维护华人文化之根
华社夫复何求?

 ·2017年11月4日

第243期《大马华人周刊》专题,批评华人社会冷漠对待首相纳吉在9月16日的“爱国大集会”宣布政府已经准备增建华文小学,却对吉隆坡啤酒节不获准主办大事渲染。我们质疑华人是否真正关心华文教育。


我们也提到,华人社会似乎存在反民主的想法,也就是对执政党选前“派糖果”讨好选民的做法十分反感,以为那是违法民主及贿赂选民。矛盾的是,拒绝“派糖果”的同时,我们当中很多还有质疑政府的承诺,先入为主的认为那是“骗人”。但是,在民主制度里,选民需要懂得“讨价还价”。华人要是真的关注华教问题,理应给予正面的回应。

这也是我国历任首相“最大手笔”批建全新华小的决定。而从纳吉担任教育部部长,废除了安华当教育部部长坚持不废除《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也就是教育部部长可随时关闭华小的权力)以及出任首相以来慎言慎行的态度来判断,这些承诺很快就会获得落实。现在的问题是:华人愿不愿意让纳吉有个兑现承诺的机会?


  大马华教发展的最佳契机

华人理应将其视为华教发展的最佳契机。毕竟,这反映出政府的确是承认华文教育对国家的贡献,也就是承认我国多语言源流教育体系,此其一。政府意识到随着中国的崛起,中文价值提高,增建华小为更多各族群子弟提供华文教育的机会,此其二。


契机之中,也存在挑战。从政治角度来看,政府这项宣布可被视为测试华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热爱华文教育”。众所周知,华人把“政府亏待华文教育”当作是反国阵的主要借口之一。如今,纳吉领导的政府对华文教育采取前所未有的开放态度,华人有必要给予正面的回应,而不是自我捆绑在“改朝换代”的樊笼。也就是说,在高喊要更多华小多年,激情澎湃的说“华小一间不能少”,但是在听到政府真的摆出诚意要增建华小的时候,突然移动龙门,推说“华小一间不能少”不是重点。“改朝换代”、“只要不是纳吉”才是重点。


事实上,“改朝换代”、“只要不是纳吉”,是希望联盟的重点,特别是土著团结党主席敦马哈迪的“重中之重”。好像增建华小、承认统考、更公平的施政等等关系到华裔权益的课题,都不是希望联盟所关心的。


扪心自问,即使国会在野党可以天花乱坠(从希望联盟提出的2018年度替代财政预算案一览无余),但是却不敢在增建华小课题上做出任何承诺。不只是华小,希盟也不敢把承认统考当作是对选民的承诺。


  玩弄华小课题 挑起华人不满

这说明了什么?从政党利益来看,民主行动党玩弄华教特别是华小课题,最终目的无非是要挑起华人对执政联盟的不满,再从中获得华人选民的支持。


正如本刊不厌其烦提到的,行动党自我标榜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而不单单是华人,当然没有责任争取增建华小。要是行动党真的成为中央政府的一份子而不在华教课题扮演积极的角色,华人千万不要感到震惊。行动党是有言在先,华人自愿上钩,怨得了人吗?


相反的,留意我国种族政治的人都知道,即使在巫统党内也有一些领袖主张单一语文源流教育体系,认为华文教育导致国民分裂;他们关闭华小的建议,也时有所闻。


纳吉需要面对党内的压力及政治风险,但在国阵精神指导下,即使没有得到华人选民大力的支持,纳吉还是大胆开明的接受马华及有关团体的回馈,根据人口需要批建新华小。一旦这些这十间华小建成,我国华小将突破1300间,增加到1308间。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可说明纳吉已经牢牢掌控巫统,有本钱做出这高风险的决定。换句话说,希盟某些领袖声称来届大选将掀起“马来人政治海啸”,根本就是“车大炮”。当然,国会在野党会说巫统的马来人支持力量告急,才讨好华人。问题是,在上一届大选,国会在野党能得到的华人选票,已经达到顶峰,只有往下没有往上的空间。这也意味着,国阵即使没有获得比上一届大选更多的华人选票,但可以肯定的国会在野党获得的选票会大量减少。这主要有两个问题:回国回乡投票的华人选民大减,选择投废票的人增加。


  按人口需要 增建华小

从地域分布来看,柔佛及雪兰莪州将分别增加5间新华小。这两个州是华人比较集中的州属,符合“按人口需要增建加华小”的原则。实际上,这是纳吉出任首相以来,解决的华教大问题之一。之前,闹了几十年的师资短缺在师资圆桌会议获得解决。现在剩下的大课题是承认统考。


国会在野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把华小课题当作是捞起政治支持的筹码,路人皆知。对纳吉的增建华小的宣布,一如所料是冷嘲热讽,口沫横飞,并不真正关心华文教育特别是增建华小的课题。可以预料的,民主行动党为了本身的狭隘党派利益,一定会竭尽所能,找出种种理由抨击国阵的这项宣布,而很多华人也可能跌入行动党可能传达的荒谬想法:就是因为华人大力反国阵,国阵才批建新华小,所以华人应该继续反下去。


行动党非常可能使用的宣传“奥步”,唯一目的是要华人盲目的支持,到了为反而反的地步。换个角度来看,我们何不这么想:在纳吉担任首相期间给予国阵大力支持,对华社更加有利。


说完了,民主行动党要制造的是华社负面的情绪,从来就非常吝啬给予政府正面的评价。半桶水,它会说半空,从来就不说半满。这我们可以理解。作为国会反对党,民主行动党要反政府,才能显示它的存在,也在某个程度上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


  政党是实现人民利益的桥梁

对广大人民而言,政党应该被视为一个实现本身利益的桥梁,而不是“救星”。吊诡的是,在华人社会,人民与政党的角色对调。火箭把华人当作是实现党利益(对该党的相当部分的党员而言是林氏父子的利益)的桥梁;火箭是华人发泄不满、削减华人权益(代表权)的管道,而不是争取捍卫华人权益的桥梁。


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政府批建华小不可否认可以让更多华裔子弟,特别是居住在雪州及柔佛州的华裔子弟,有更多的选择。与此同时,我们不可排除更多非华裔子弟就读这些新的华小。


还有,华人因为比较注重华文教育,即使他们所居住有国民小学,但是还是选择把孩子送进华小就读,因此造成一些华小学生人数爆满,有的家长需得把孩子送到离住家更远的华小就读,可谓耗时耗力,负担不小。因此,新华小投入运作,意味者多间华小可以缓解学生爆满的问题,同时还可缩小班级(好多华小普遍面对班级太多学生的问题)的规模,有利教与学。


另外,国会在野党平时喜爱抨击国阵政府乱花钱,但是对政府把微型华小搬迁到人口较多的地区这种节省政府开销的方式,却保持沉默。要知道,长年累月的维持生源少的微型华小,不符合经济效应;把这些微型华小搬迁到华人人口比较集中的地区,马上得到的效果是华小得到“重生”、有关地区的华裔子弟或者有意就读华小的友族有多一项选择。


  见证华小历史变迁文化发展

就历史与文化意义而言,搬迁的华小大多保住原名,可以当作是华小历史变迁,更是华人文化发展的见证,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了华人社会的集体记忆。现在的挑战是:华人愿不愿意、有没有意识到保持这些集体记忆的重要?


我们感到担心的,现在很多华人即使看到国会在野党一再脸无愧色地摧毁本身所定下的标准,贪污腐败、不讲原则、打嘴炮样样来,但还是以比烂的心态给自己理由支持这些国会在野党领袖,而典当了作为一个族群,维系华人特征的基础。华小,是维持华人特征最重要的基础—多年来一直被认为是保住华人文化的根。现在,政府公开巩固华人文化的根,无理反对,有的甚至纠缠在为何不以林连玉命名其中一间华小,会不会凸显华社的虚伪,甚至对华人文化的根根本就不重视?


这十间全新华小,其中9间是以华社政治、经济及教育领域的领袖命名,显示了政府诚心承认华人的贡献。这也同时更加凸显了我国多元种族社会的特色。就我们所知道,目前以华人领袖命名的华小包括了敦陈祯禄华小、敦陈修信华小以及深静华小(前称哈古乐华小,后以丹斯里李深静命名),这9间新华小以华人领袖命名,也是破天荒的。就上述新的发展以及其所带来的意义而言,唉声叹气指华文教育没有前途的华族同胞,看来是杞人忧天。


无可否认的,这是第14届全国大选前国阵对华社做出的重大承诺,现在是轮到华人选民以选票来展示诚意的时候。正如上面所提到的,华社向来视华小为华人文化的根,对政府可能“斩草除根”有非常高的戒心。现在,政府一下子加了那么多条的“根”,夫复何求 ?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