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政党轮替需面对政治现实
火箭醒了华人呢?

 ·2017年6月3日

前首相兼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党,PPBM)实权领袖敦马哈迪医生指控伊斯兰党拒绝与土团党这个主张“马来人至上”的马来-穆斯林政党结盟,是有意协助国阵在来届全国大选胜出。他说,那是伊党的真正斗争,它不是为了种族与宗教,目的是要削弱马来人。


在5月12日接受阿拉伯国家卡达尔的《半岛电视台》(Al-Jazeera)一项访谈,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称,要是希望联盟(希盟)在来届大选入主布城,将有可能落实伊刑法。她还说,只要符合所有程序,马来西亚允许伊刑法的存在。她也提到并不介意担任首相为其夫婿安华“暖席”,一旦安华出狱并在一场刻意安排的补选中胜出,她将把首相位子移交给安华。


上届支持伊党不能说华人反伊法

大多数华人过去十年“死心塌地”的支持国会在野党,正如本周刊上期专题谈到的是,是因为要反贪腐、反种族主义、反朋党裙带风以及追求公正平等。因为大部分华人选民在上届大选支持伊党,我们不能说华人反对伊刑法;但是,最近华人却似乎连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出的355法案都感到害怕,看来是不会支持伊刑法了。


因为华人为主的民主行动党是希盟的成员,国阵里的马华与民政的一些领袖,“以牙还牙”抨击火箭出卖非穆斯林,不敢对友党领袖呛声等等。不管怎么样,以火箭领袖的宣传方法回敬火箭,马华与民政的一些领袖其实是降低自己的水平。


过去几十年,华社一直陷入这些搞情绪的宣传手法与用语。这样的手法,是不讲理、不讲原则。从逻辑来讲,这些用语往往是冷嘲热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取得“酸人”的作用,但是充满谬误。诸如出卖、被收买、汉奸走狗等,就是这样的用语。总之,这样的手法可让支持者及其他听众听起来情绪高涨,但对提升华人政治论述没有任何助益,反而会形成恶性循环。


“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口号终结

华人社会有必要尝试避开这些宣传与语言的陷阱“拨开云雾见青天”,面对政治现实。实际上,死心塌地支持国会在野党的华人,应该听取民主行动党领袖最近的论述:面对我国的政治现实,他们不曾想过要当副首相,更别妄想华人可以当首相。


实际上,这无异于宣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的终结。


像敦马及旺阿兹莎最近的谈话(之前还有类似的谈话),不过是反映出这些国会在野党要寄望入主布城,不能没有伊党。这是政治现实。


表面判断伊党“迷失方向”

我们看到华文评论界,对伊党过去一年多来“回归本位”,坚持要实施伊刑法,最近更因为该党长老理事会宣布正式与人民公正党断交和与希盟划清界限,采用的基本上都是冷嘲热讽,片面的以该党独自出战能赢得多少议席来判断该党“迷失方向”,可说完全低估了伊党这个老牌政党的实力。


我们当然可以理解,华文评论界批评伊党的潜台词就是:只要与巫统靠得太近,就是“迷失方向”,完全契合火箭一路来的宣传路线。


问题是,火箭已经毫不含糊的告诉大家要面对政治现实,许多华人可能还不愿意认清我国政治现实。把伊党最近与人民公正党断交的举动视为“迷失方向”就是一例。


许多人没有看到的是,敦马与阿兹莎的谈话,首先证明了伊党其实是“奇货可居”。不只是土著团结党与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也期望伊党“回心转意”,成为国会在野党联盟的成员之一。


伊党没有盟友,来届大选可能赢得的议席会比上一届全国大选少。其中关键是华人选民的支持率铁定降低、多个选区会出现三角战及多角战对该党不利等。华人选民可能会以为,伊党上届大选赢得21个国会议席,是因为华人选民的支持。大家可不要忘记,21个国席不是伊党最好的表现。这比第12届全国大选赢得的23个国席少。当时,伊党是独自出战,在大选后才加盟民联。在1999年全国大选,该党赢得27个国会议席,是最辉煌的表现。


没有伊党希盟缺乏重要的“拉票机器”

换个角度来看,缺乏伊党这因素,意味着希盟缺乏了重要的“拉票机器”—伊党动员能力,只在巫统之后,而远胜其他巫基政党。在伊党有相当影响力的地区,该党可以指示党员不要支持希盟成员党(就好像它上届大选为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拉票一样);要是它派候选人竞选希盟成员党与国阵竞选的选区,它可扮演破坏者的角色,受害者将会是希盟成员党。如此一来,不只公正党、诚信党以及土团党,连民主行动党都不能无视伊党的动向。


其二,敦马指控伊党不与土团党合作会削弱马来人,是在搞火箭自我标榜不屑沾边,并不断向华社宣传的“罪恶”—种族政治。火箭要是坐言起行,根本就不能接受土团党成为其盟友。但是火箭接受了!


深一层看敦马的最新言论,我们有把握的说,土团党成立了超过一年,但在争取希盟迫切需要的马来选民的支持,成绩显然不那么理想。这其实不难理解。敦马在掌权的时候把行动党描绘为“种族沙文主义”政党,现在为了倒巫统—对许多马来人而言等于削弱甚至夺取马来政权—却与行动党领袖称兄道弟,无法让广大的马来社会接受。


此外,我们不要忘记敦马向来就与马来人统治者关系不好,最近更是与柔佛州苏丹扛上了。这是为敦马争取马来人选票减分。即便获得更多马来人的支持,但是没有得到马来人统治者的支持,土团党不能有作为。


从伊党分裂出来的所谓“开明马来人”组成的诚信党(Parti Amanah Nasional, AMANAH),没有像马哈迪这样的显赫人物,在争取马来人—特别是伊党党员及支持者支持,当然是事倍功半。因此,行动党试图分裂马来社会的“马来人干马来人”战略,看来是分裂支持国会在野党的马来人方面相对成功,而在分裂支持国阵的马来人方面成效却是十分的小。


旺阿兹莎:不能反对伊斯兰法

其三,旺阿兹莎接受《半岛电视台》访问时表示不反对355修正法案,也不反对伊斯兰法。旺阿兹莎给的理由是:身为回教徒,不能反伊斯兰法。这其实不是什么新闻。但是,行动党向来声称本身对355修正法案反对到底。该党党报《火箭报》2017年4月刊,打出醒目的标题《355伊法修正案巫伊狼狈为奸,火箭反对到底》,配上纳吉与哈迪阿旺笑脸相对,沙巴国阵、马华、民政以及砂拉越国阵皆是“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的漫画。行动党党员及支持者看了,会竖起拇指赞好,但这实际上并不符合事实。不说别的,东马政治领袖反355修正法案,世人皆知。


好了,现在公正党主席毫不含糊的表达了立场,火箭是否应该快快撇清关系“反对到底”,而不是一如既往的抱着鸵鸟心态?看来火箭考虑到政治现实,不会有此勇气,当然不敢骂“巫统蓝眼狼狈为奸”。以此为证,火箭声称反355修正法案是反对到底,要从何说起?


最近的发展,很能说明火箭鼓吹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说给华人社会听的乌托邦,让华人会对受到“公平对待”存有很大的幻想。现实是:不管是哪一个族群,绝对是不能靠单一课题来支撑整个政治诉求。毕竟,某个族群即使关注同样的课题,但是要考虑的还有轻重缓急。


所以,好像“华人还要什么?”这样的问题,你可说那是个含有种族主义的问题。但持平而论,那是个好问题,许多华人的确不知道要些什么,更加不知道“改朝换代”所为何事。要是我们真的知道要些什么,就不必愤怒的回应提出问题的人:我们要的很简单,你竟然不知道?
 

也许,提出这样问题的人的确不知道华人要什么。在他们看来,华人最在乎的是经济问题。经济好,大家赚得到吃,孩子可以受好的教育,有车有房,还有闲钱出国旅游,不就是华人所要的吗?总的来说,华人的经济不是比其他族群好吗,为什么要拒绝多年来保持了华人经济上有所表现的大环境的国阵?


我们知道,华人一般不这么想。华人认为要不是受到不公平政策的影响,华人会有更好的表现。华人要的是受到公正平等的对待,不要贪腐的政府(指国阵贪污腐败),不要种族主义,不要朋党裙带风等,因此支持“改朝换代”。


突显华人与其他族群的政治落差

以上两者的对比,突显出华人与其他族群之间政治认知的巨大落差。但是,从行动党对敦马哈迪发表的种族性以及旺阿兹莎的宗教与家族政治的言论的反应,那些敢大声说自己知道华人要什么而且要的东西很简单的人,是自欺欺人。事实是,在政治上,华人的确不知道要什么。


行动党现在不再把种族政党当作是“邪恶”、对盟党领袖公开支持伊斯兰法最终会落实表现的心虚以及妻子替丈夫暖首相席不当一回事,不正是背叛了在上一届大选因为要拒绝种族主义、贪污腐败的约90%华人选民吗?我们相信,华人不认为那是背叛,而是“政治需要”。


就事论事,很多华人选民在上一届听信了“投伊党一票等于投火箭一票”,不顾后果的支持伊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证明是对进一步催化政治宗教化的支持,我们就不能说华人选民普遍上反对伊斯兰法。现在跟着行动党、马华与民政骂伊党,骂哈迪阿旺,只不过是骂爽,改变不了国家的政治现实。


行动党无法制衡伊党,当然也无法制衡人民公正党。期待土团党与诚信党争取马来选票的如意算盘看来也打不响。


马华民政党员相信行动党

华人相信只要中央政权出现轮替的现象,华人的命运就自然会改善。华人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也不能全怪民主行动党。马华与民政需要负起部分责任。最根本的,这两个政党的一些党员甚至某些领袖,看来是相信火箭远远超越国阵。他们不认同所属政党的斗争理念,当然不会为党辩护,往往还为火箭讲话了!


马华与民政很早就知道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马来穆斯林主导政权;行动党也早就知道这是政治现实,可是,行动党过去不断向华人灌输这样的一个想法:我们要超越政治现实,不要被政治现实所困。


马华与民政接受我国的政治现实而被华人鄙视。行动党现在告诉华人要面对政治现实,华人不能当副首相,会不会受到华人鄙视?这就考验华人政治的成熟度了。假如还是要以行动党“马首是瞻”,那我们只能祷告和叹息!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