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剿灭”马华 华人权益受最大伤害
火箭为权力促进巫伊合作

 ·2018年3月3日

马华公会自我期许代表华人,但是在过去两届大选,大部分华人选民却支持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自我标榜为多元种族政党,但是这个党向来只能在华人占多数的选区吃得开,过去两届大选更是如此。


过去几十年,一个政党讥笑另外一个政党为何不敢到华人选区或者不敢到马来区竞选。两个党的说法,都有一定根据。一言以蔽之,就是马华表面是华人政党,但需要靠多元种族的支持才能生存。相反的,火箭声称是多元种族政党,实际上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华人政党,没有华人的支持它就没有立足之地。这是马来西亚华人政党最吊诡的地方。


火箭在维护华人的权益方面,有什么样的成就?在还没展开讨论之前,我们有必要理清什么是华人的权益?


枝节问题与核心问题本末倒置

我们都知道,政党之间的竞争,主要的要吸引人们的注意,在宣传上最常用到的手法包括了断章取义、避重就轻、夸大其词、煽风点火、一竹竿打翻全船人等等,往往流于片面。民众往往因此被误导,把枝节问题当作是核心问题,本末倒置。


就华人权益而言,华人的骨干问题在哪?基本上,作为语文、文化、种族以及宗教等与主体民族马来人有别的华人族群,维持世俗化及族群特征是华人权益的根基所在,其他都是枝节问题。


维持相当程度的世俗化与族群特征,《联邦宪法》已经明确阐明。任何有违宪法所规定的,都是华人权益的核心问题。用一句通俗的话来说,世俗化与族群特征,是华人的“石头”,石在,火不会灭。


华人社会浪费多少都是枝节问题,最明显的就是华小师资及拨款的问题、承认独中统考等等。多年来,火箭领袖及支持者,一直突出马华在维护这些华人“权益”的不足,断章取义、夸大其词、煽风点火等等,猛踩马华,导致华人对马华十分的反感。

 

当然,火箭最拿手的宣传是马华对“巫统唯唯诺诺”,不但没有捍卫华人的权益,还出卖华人的权益,导致华人地位在马来西亚江河日下。长年累月的灌输,本来稍微动脑筋就可以辨出真伪的议题,变成了“真理”。


因为有这样的一种心态,很多华人好像鬼遮眼一样没有看到马华在国阵(以及其前身联盟)机制下,在维系我国政体相对世俗以及让马来西亚华人成为中国以外最完整的华人族群特征所发挥的功能。


政党有政治功能也有社会功能

从政治学的角度来看,政党可以发挥的不只是政治功能,还有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社会功能。马华在华社向来就发挥相当的社会功能。好像华小、拉曼大学学院及拉曼大学、民间宗教信仰(华人庙宇)的维持等等,都是马华(在某些地区,民政也有贡献)各级领袖及党员多年来同心协力的耕耘所取得的成果。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建立起来的。马华与华社是唇齿相依。

 

相反的,火箭自我标榜搞“高层次政治”,不屑马华及民政的服务导向。我们常常听到,火箭议员中选后,要找他们帮忙是难如登天,只有在大选快到的时候突然频频现身。当被问到为何不关注地方的问题的时候,这些议员说:我们的责任是在国会里传达选民的心声,选区的事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


很多火箭代表当议员的选区华人选民,在大选投了火箭,但是有事情还是要找马华或民政的领袖协助(例如处理与政府事务相关的问题)。但是,就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来说,有几个真的在国会表达选民的心声?火箭议员自夸搞“高层次政治”,在在说明了他们与华社的关系,并不密切。更确切的说,火箭重政治,轻社会。


老马可能受制于火箭吗?

因此,即使已经与伊党合作两次拆伙两次,火箭明知道伊党从来就没有放弃建立回教国的斗争目标,在第13届大选还是与伊党合作,替伊党涂脂抹粉,欺骗华人,大谈“投伊党一票等于投火箭一票“。来届大选,火箭竟然与前首相敦马哈迪联手,同样的替敦马涂脂抹粉,再次欺骗华人。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马可能受制于火箭吗?


火箭过去两届大选,都是以搞政治来蚕食华人的社会资源。而这个社会资源的最主要来源就是马华。因此,要彻底地把华人权益的根连根拔起,摧毁马华是最有效的方式。


所以,火箭的副宣传秘书兼柔佛州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前些时候发表“剿灭马华是火箭的历史任务使命”的言论,是华人社会不可不特别警惕的现象。


说到底,没有人会反对火箭与马华在政治上竞争。有竞争才有进步。但是,张念群用“剿灭”这个字眼,非常不适合。按一般的用法,“剿灭”指的是当权者或者正派用武力制服非法之徒(例如抢匪强盗等等)或集团。


张念群无限上纲使用“剿灭” 

我们活在民主社会,政党之间需要以文明的手法互相竞争,张念群无限上纲的使用“剿灭”这个字眼,用意何在?所谓意在言外,张念群采用“剿灭”这字眼,可以有以下的两者解读。


其一,张念群要挑起华人的“江湖意识”,进入侠义小说的情景里头。火箭属于江湖的名门正派,敦马加入国会反对党阵营,是弃暗投明,而马华与民政等仍然维护着纳吉领导的国阵,是“共犯”(她的文告的确是用了这个字眼)。弦外之音就是:正义人士都有必要反纳吉。


其二,张念群的言论展现了火箭的独裁思维。就我们所知的,马华领袖甚至是国阵成员党领袖,从来就没有使用过“剿灭”这字眼来形容与敌对党的竞争关系。火箭是不是要向华社宣示它将取代马华的地位,要在华社“一党独尊”或者“一党独大”?


这两种解读说明火箭虽挂上“民主行动”的招牌,但却是没有采取行动落实民主,而是塑造江湖的“刀光剑影”,不只把华人社会政治化,还“武侠化”。可惜,我们现在谈的不是江湖,更不是正义与非正义之争,而是华人的利益。


华人必需问的是:在国会在野党联盟在组织上七零八落,靠一个92岁的老人家支撑,也无法提出实际可行的替代政策,华人社会要以什么代价“改朝换代”?


抛弃华人权益的“守护者”

多个民意调查都得出这样的结论:国阵会赢得来届大选,还可能赢得国会三分二议席的优势。张念群要“剿灭”马华,华人要是听信了要把马华“剿灭”,实际上就是抛弃了华人权益的“守护者”。正如好几个华文报的评论员指出的:“剿灭”了马华,火箭能够填补马华留下的真空吗?


另外,张念群在发表“剿灭马华”的同一文告里,提到来届大选是“全民对垒纳吉”,不是什么“希盟对国阵”,也不是“火箭对马华”。把大选主题分得那么清楚,我们看到这是敦马本身的想法:打倒纳吉,留住巫统。巫统不倒,敦马可以第三度吃回头草,回到巫统的怀抱!用到“全民”这个字眼,表明是要大骗特骗。“全民对垒纳吉”,有可能吗?


再来,说来届全国大选不是“希盟对国阵”,真的是可笑。来届大选难道不是政党联盟之间的竞争?张念群的通篇文告思路混乱,根本原因在于火箭本身在来届大选并没有整体战略,更不敢做出重要的承诺,各个领袖各自表述,我们能期望火箭及其盟党,带领这个国家前进吗?


第14届全国大选,华人与其他少数民族,事实上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支持国阵,壮大国阵内的中庸势力;第二,继续盲目的支持希望联盟(希盟),并迫使巫统与伊斯兰党建立某种形式上的联盟。


巫统优先选择马华注重族群间合作

从纳吉执政近9年的表现来看,可以相信纳吉与大多数的巫统领袖,会选择建立一个具包容,但不包括伊党在内的政府。换句话说,有选择的话,巫统宁愿“维持现状”加注重族群间的合作;而要确保这样的合作能够继续下去,巫统优先选择马华(巫统承认马华代表华人)。


但是,在像我们这样的民主社会,要是国阵无法赢得足够的国会议席,再加上华人以及在某种程度上印裔选民继续顽固的反国阵政府,那巫统领袖要保持一个包容性的政府,将无法如愿以偿。


这其中道理非常简单:国阵要保住政权,不能无休止的纵容少数民族,而忽略了他的基本盘—马来选民。从独立到现在,除了1999年因为安华事件之外,马来人选民都是国阵的坚定支持者。他们是国阵可靠的支持者。华人选民,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从这个脉络来看,张念群“杀气腾腾”的声称“剿灭”马华是火箭的历史使命,令人不寒而栗,原因在于火箭并没有意愿(也没这个能力)打倒巫统,只能剪掉巫统的盟党马华。我们不要忘记,火箭从来就不承认自己代表华人,假如马华在来届大选真的全军覆没,火箭继续成为第二大政党(从议席来看),会特别捍卫华人的权益吗?


火箭三度与伊党合作三度分手

上面我们提到华人权益的核心就是我国相对世俗的体制以及华人的特征。火箭在第13届全国大选,赤裸裸的暴露了它的机会主义:三度与伊党合作,前两次给华人拒绝,第三度短暂的骗了华人选民,最终因为华社的反弹,把伊党踢出民联,但在雪州还是与伊党合作,而且还是直接的合作,大家一起当官,还敢厚颜无耻的说火箭当机立断与伊党断交,更神的说法是通过与伊党联合执政“制衡伊党”。


现在,巫统与伊党没有正式的结盟,但是两党保持不交恶的关系。这一点,火箭大作文章,要马华对伊党与巫统的“眉来眼去”做出交待。这是什么样的心态?我们都知道,在第13届大选,火箭与伊党不但是盟党,火箭还卯足全力向华社推销伊党,说什么“月亮代表我的心”,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等等。到现在为此,火箭向华社道歉交待了吗?


火箭做出不少危害华人权益的决定,但是总是把责任推给国阵,特别是马华。一朝它入主布城,成为执政的一份子,会敢作敢当吗?这是值得怀疑的。


正如上面所提到的,火箭可以言之凿凿告诉华人火箭可以做得比马华好,但要它付诸实行的时候以种种借口—而且却大多数都是荒谬的借口,推三推四。如果华人还相信火箭在剿灭了马华后,华人的权益自然受到更好的保护,那华人自能自求多福了!


华人要是还有这样的思维,化为支持希盟四党的选票,本质上是向巫统传达强烈的讯息:华人不要相对世俗的体制,也不在乎马来西亚华人的特征。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