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马旺配”引起内外争议
议席分配斗争好戏在后头

 ·2018年2月3日

希望联盟在2018年 1月的第一个周末,开了个大会。重大的宣布之一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及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分别为希盟四党的正副首相人选。希盟推出这个“马旺配”毫不令人感到意外,而会引起诸多争议也就在预料之中。


争议的重点在于,很多那些因为20年前反对敦马“残暴”对待安华而投入支持安华为标杆的“烈火莫熄”(reformasi)的人士,看到了加害者敦马实际上骑劫了受害者安华所掀起的“烈火莫熄”。2008年与2013年国会在野党势力空前的强劲,“烈火莫熄”起了催化作用,如今却由敦马“收割”成果,情何以堪?


而对那些没有亲自参与“烈火莫熄”却受到“烈火莫熄”感召的人士,敦马任首相时候的独断独裁、对司法人权的破坏,是他们反国阵的根本原因。如今,敦马却重返政治,还放眼首相这个高职,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为何不在敦马加入 希盟的时候就反对?

在希盟大会前,一群共有17个公民团体与107名个人参与的“社运分子、作家以及关心国家命运的公民”发出联署文告,反对独裁的马哈迪被推选为希盟首相候选人。可是,我们倒是有个疑问:这些所谓的公民社会分子,为什么在敦马一加入国会反对党阵营,特别是与火箭抱在一起的时候,不在第一时间跳出来反对?要是他们真的那么在意敦马在位的时候所做的坏事,这是他们应当马上反应的。在“生米煮成饭”的时候才反对,未免太迟了!


希盟内部,对“马旺配”的反对声浪不小,其中雪兰莪州人民公正党公开反对,表示不承认“马旺配”。更加让人瞩目的应该是民主行动党前主席卡巴星的女儿桑吉柯,敢敢在火箭众领袖唯唯诺诺的时候批评火箭没有坚守原则,以前跟伊党结盟带来极端宗教主义,如今又推举马哈迪回锅出任替代首相。


可见,敦马在大会上“一致”被推选为希盟的首相人选,只是个假象。真实的情况是,希盟缺乏有威望的领袖,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93岁的老马当先锋。此其一。政治脱离不了权力的斗争。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不等大会宣布“马旺配”提前离开。柔佛州诚信党因为分配的议席少,没有出席大会。吉隆坡联邦直辖区的诚信党,也对没有分配到议席感到不满。接下来,不满马哈迪“回锅”的声音会越来越大、倒戈相向越发频繁,在大选到来的时候不会停息,是不会让人感到奇怪的。此其二。

当然,有些人会认为敦马只是“过渡首相”,等到安华出狱了再把首相职位交给安华。这样的思维,有几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第一,按照我国的议会制度,首相就是首相,没有所谓的“过渡首相”。


首相位子当产业转让是儿戏

其二,首相这个位高权重的地位,可以当作是家族的产业来转让继承,是否太儿戏了?之前,国会反对党联盟已经有了几个滥用民主程序的前科。其中之一是原本计划让安华通过州议席补选赢得州议员的身份,出任雪州州务大臣的“加影行动”,迫原任州议员辞职。不过,安华第二次因肛交案入狱,未能参加补选。闹到最后的结果是换了个新的州议员旺阿兹莎。而雪州州务大臣一职由阿兹敏出任,安华夫妇“替人作嫁衣裳”。更早的时候,当然是旺阿兹莎辞去峇东埔国会议员,让她的丈夫安华参与补选。


按《联邦宪法》48(3)条文,除非获得最高元首的宽赦,被判坐监超过一年或者/及罚款超过2千令吉的人士,在出狱/罚款后5年内不得参与议会选举。换句话说,除非安华先得到宽赦,再通过选举(补选)成为国会下议员,并且得到最高元首认可他获得多数国会下议员的支持,才可出任首相。但这个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你难道真的相信敦马会不知道这个细节?


其三,敦马会满足于当“暖席首相”吗?马哈迪是政治上的老狐狸,虽然是90多岁的老人,但头脑还很清晰。其实,很多人都会想到这一点:一旦二度拜相,掌握了权力,敦马是不会把首相位子让出来。更加可能发生的情形是旺阿兹莎是“过渡副首相”—我们不要忘记,敦马宁愿面对晚节不保也要推倒纳吉,为的就是让其儿子慕克里任相。


有了共同利益可以一拍即合

其四,就华人社会而言,在上一届大选达到超过85%华人选民支持的火箭,为何会为它在过去敦马担任首相22年期间标签其为独裁者、种族主义者、朋党主义者等等,现在却可以支持他回锅重任首相?讲堂皇的话,可以搬出救国救民,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敦马不是个简单的政治人物,可以让政治宿敌林吉祥及他领导的火箭替他漂白,必有其他内情。现在表面上可以看到的是,除了敦马要扶植自己的儿子上位,林吉祥也要为自己的儿子林冠英所面对的贪污案被判坐牢的可能忧虑。有了共同的利益,那就可以一拍即合啦!救国,打倒腐败贪污的政权只是一个幌子。


其五,我们必需要警惕的是同代家族政治的祸害。目前,希盟四党的三个党—民主行动党、土著团结党以及人民公正党,都毫无疑问的是“家族政党”。同代家族政治本身就是朋党主义裙带风、贪腐的温床。很多华人可以不顾一切,跟着火箭的宣传起舞的支持家族政治,说明了华人其实对打击贪污腐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蒙查查!


另外一个“亮眼”的宣布是希盟四党的西马国会议席分配:土著团结党52个,人民公正党51个,火箭35个以及诚信党27个。


表面上看来,火箭很“保守”,从上届全国大选在半岛竞选36个减少到35个,不敢多抢国会议席,但实际上却是一个不错的“烟幕“战略。马华讽刺火箭只能竞选35个国会议席,明显的没有看透火箭的狡猾。


火箭标志在马来选区吃不开

火箭让巫基政党竞选绝大多数的半岛国会议席,首先当然是现实的考量:火箭这个标志,在马来人比较多的选区吃不开。火箭从1966年成立以来,就自我标榜为多元种族政党,但是终究还是跳不出以华人为主的框框。派候选人上阵马来人为主的选区,胜望是微乎其微。


其二,是要让华社误以为马来人已经在政治上四分五裂(单单国会反对党就有人民公正党、土团党、诚信党以及伊党),巫统不再是大多数马来人可相信的政党。此外,火箭也传达这样的一个讯息:华人可以控制马来人,因此华人选民有必要大力支持希盟。


但是,马来人的政治毕竟比较成熟的,对本身利益不可妥协的是什么总的来说远比华人清晰:马来人主导政治,绝对不可让步。因此,巫统毫无疑问的会抓住这个重点在马来社会广为宣传,让马来人社会感到不安,因此拒绝希盟而支持国阵。


也就是说,火箭会用上一届同样的宣传策略,让华人继续相信“马来人都反了,华人还等什么”。与此同时,巫统当然会继续在马来社会宣扬火箭利用马哈迪来分裂马来人—这是用了几十年屡试不爽的策略。


因此,可以预料希盟的土团党、人民公正党以及诚信党,即使竞选全国172个国会议席(假设火箭保持上一届大选在东马竞选的15个议席),不会赢得超过四分之一(也就是43个国席)。上一届大选,公正党竞选99个国会议席,赢得30个;当时还是民联一员的伊党竞选73个国会议席,只赢得21个。而民主行动党竞选51个国会议席,赢得38个,获胜率达74.5%。


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上一届全国大选,即便马华与民政竞选48个国会议席,只赢得8个国席,但巫统却赢得88个国会议席,比第12届大选赢得的79个多出9个。


敦马非省油灯不会让林吉祥操弄

我们可以预测火箭在来届大选,赢得30个国会议席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希盟的其他三个成员党,即使议席加起来超过火箭,在林吉祥的领导下,火箭还可妙想天开的对这些巫基政党“分而治之”。但是不要忘了敦马绝对不是省油的灯,那里会那么轻易让林吉祥操弄?


火箭再狡猾,但还是无法名副其实的主导希盟。个中原因很简单:这个半岛国会议席的分配,不可能是已经定案的。接下来,议席分配还会引起有很多争论。土著权威组织(土权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一语道破玄机:土团党是分配到竞选最多国会议席,但这些都是“第三级”的国会议席—也就是胜望不高甚至胜望为零的国会议席。面对同样命运的还有诚信党。希盟的前身民联的成员党—人民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保留上一届大选所赢得的所有半岛国会议席。


所以,表面上土团党分配到最多国会议席,但这些议席都是“硬骨头”。公正党与行动党根本就没有让出“肥肉”给土团党与诚信党。如此的分配,土团党与诚信党会心服口服吗?显然不会。


因此,可以预料接下来,这两个党会要求这些“肥肉”。届时,希盟各成员党要大乱!


有“马旺配”却没有完整的影子内阁

希盟四党除了议席分配潜伏着互相倾轧的危机,大家应该注意到的是为何希盟大会只提正副首相人选(影子正副首相),而不是比较完整的影子内阁(比如,由哪一个政党代表出任什么部长职)?


从一个角度来看,希盟在“千呼万唤”才推出正副首相人选,说明社会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关心我国前途的人士,希盟面对一定的压力而不能像以往一样忽悠选民说:选了再说。这是可喜的现象。


但可惜可笑的是,希盟四党推出的“马旺配”,却暴露了希盟四党缺乏政治领袖,而华人领袖却是靠边站。火箭里的华人领袖,过去一直高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但是现在讲到“改朝换代”好像真的要发生的当儿,却不敢自荐成为首相人选,连副首相人选也不敢提!


还有,火箭经常讥笑马华在1969年全国大选后,失去了财政部部长以及贸工部部长的官位,“证明”华人在声称代表华人的马华领导下,政治权力滑落。火箭已经名正言顺的通过华人选民的支持,取得了“代表华人”的地位,但是为什么不敢要求分配到财长及贸工部长的官位呢?


也就是说,希盟为何不在推出“马旺配”的同时,也推出影子内阁呢?火箭在希盟里没有办法与其他成员党平起平坐,现在连与马华“平起平坐”的气势也没有,叫大力支持行动党的华人选民情何以堪?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