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救国论”把活马当死马医
可笑论述祸国殃民

 ·2017年12月2日

民主行动党实权领袖林吉祥在去年拥抱政治宿敌敦马哈迪,气走了不少国会反对党的支持者。其中一个,就是自称为“法家”的华文网络“流派”。


即使有些人声称这流派没什么影响力,但是就过去几个月来华文网络对这股势力来看,倒是刺到了国会反对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痛脚。这个党的支持者,对任何主张投废票的言论几乎都有相当的恐惧感,对相关言论与表态都是极力抨击辱骂。


在民主政治,投废票与不投票一样都是一种政治表态。向来挂着民主旗帜的民主行动党,为何那么害怕选民在来届大选投废票呢?


根本原因就是投废票,再加上不少华人选民对“改朝换代”意兴阑珊不去投票,会影响到民主行动党在多个边缘议席(来回选票在1000票或以下,也就是多数票在2000票以下的议席)的胜算,民主行动党当然不能等闲视之。


感觉被背叛而鼓吹投废票

这股势力原本是反国阵的,希望通过民主行动党贯彻“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但是,火箭在得到华人选民的全力支持后,却在争取捍卫华人的权益方面(也就是平权与宪法下的权益),不进反退,引起“法家”的不满,认为是种背板,进而鼓吹投废票。他们在来届大选不支持国阵也不支持希盟,而是投废票告诉民主行动党,它所获得的支持不是理所当然的。


无可否认,“法家”在言论上是比较激进的,比如对伊斯兰教及马来人特权的批评,但是其中不乏一些值得华人思考的论点。例如,要求希盟提出承诺,来争取华人选民的支持,而不是只是要选票却不提承诺。“法家”的目的,总说一句无非就是要鼓吹选民投废票来教训“软弱”,靠华人选民支持却不敢在涉及华人权益问题上强硬的民主行动党。


《东方日报》专栏作者庄仁杰博士,在11月20日发表了《投废票救国?别闹了》。从文章题目来判断,这是误读了“法家”鼓吹投废票的真正目的,把它与希望联盟(希盟)的“救国论”混为一谈,一可能是贬低了希盟的“救国论”,二是抬高了“法家”的能力。


虽然如此,他这一段话,倒是相当简要的概述了“法家”为何鼓吹投废票:“为了让华人免受伊斯兰化的威胁,他们诉诸的方法是投废票。马来西亚“法家”认为,在野的希望联盟,特別是获得许多华人支持和选票的行动党,应该要爭取华人的权益。可是,行动党並没有符合他们的希望和要求去爭取华人的权益,所以他们呼吁在下一届大选投废票,来显示他们不支持希盟,然后希盟才会改变,为他们去爭取华人权益。”


他认为,“如果要惩罚导致华人权益受损,以及伊斯兰保守势力坐大的元凶,对象应该是国阵政府。但是,“法家”却不怪罪也不讨伐国阵政府,以打破国阵政府立下的社会结构与不公平政策。反之,他们怪罪的是和这无关的希盟和行动党,甚至认为要用废票惩罚它们。”


缩小马来/穆斯林社群的保守势力

“如果“法家”真的要打破他们所认为的错误,应该是从政治层面把国阵政府拉下台,如此才能终结维持现有结构的元凶。或者退一步从社会与个人层面入手,即与马来社群中的中庸势力等结合,通过公民教育等方式,扩大中庸势力的力量,让马来/穆斯林社群中的保守势力的空间缩小。而不是只在华人社群中高呼投废票拉倒行动党。”


庄仁杰声称,““法家”的言行看似有理,但是实际上他们的理念诉求和实际行动却完全不合理又不连贯。很显然地,“法家”的方法不但不可能达成他们的诉求(根本缘木求鱼),更显得他们的逻辑思考根本是错误的。不但根本没有惩罚犯错者,反而让他们应该要声討的对象——国阵政府不受到应有的责罚。更简单地说,“法家们”根本是逻辑矛盾。”

 

这所谓的“逻辑矛盾”,说明““法家”的理念诉求和实际行动之间必有一个错误。换句话说,他们如果真的反对伊斯兰保守力量和维护华人权益,那么他们的行动是错误的。或者,如果他们反对伊斯兰保守力量和维护华人权益是假的,他们呼吁投废票和反对希盟(特別是行动党)就是真的了。”


事实上,如果要说“逻辑矛盾”,民主行动党领袖的言论,俯拾皆是。这里的重点不谈什么逻辑矛盾,就谈他照搬火箭的可笑论述。这些论述以简单的因果关系建构,一般上经不起常识的推敲。

 

希盟提不出纠正政策的替代政纲

其一,打倒国阵=打破国阵政府立下的社会结构与不公平政策。持平而论,“法家”不只在网络,也通过报章提出这个合情合理合法的问题:“你们要得到我的支持,就拿出你们承诺来说服我们。”我们不认同“法家”的激进(对抗到底的姿态),但这其实是民主社会选民要求政党提出政纲的要求,很正常。奇怪的,希盟特别是民主行动党,提不出有关纠正“社会结构与不公平政策”的替代承诺(政纲),而只是像以往一样忽悠选民:选我们入主布城才说。


说到“国阵政府立下的社会结构”,庄仁杰以历史博士的身份,竟然在他的文章犯下了不应该犯下的历史错误。马来西亚是英国前殖民地;英殖民地政府为了发展殖民地,从中国及印度等地引入劳工,进而使到马来西亚成为了多元社会—种族、宗教、语言以及文化等的多元。这在英殖民地的时候,这个社会结构已经确立(英国出名的“分而治之”),联盟/国阵不过继承了此社会结构。


我们也不要忘记,此社会结构的形成,关键是“从下到上”;我国《联邦宪法》有关马来人特别地位的条文,是根据此社会结构确立的。而我国各族群因为要维持本身的特征—例如饮食习惯、宗教信仰以及语言等等,更是我国社会结构的根基。


现实的问一句:希盟在理论上,连如何纠正它声称是不公平的社会结构及政策都提不出来,你能寄望它进行那么庞大的“社会工程”吗?希盟的“救国论”,纯粹是政治口号。根据国家银行以及国际组织和评估机构的预测,马来西亚的经济有长足的增长。政府推出的转型计划也慢慢看到成果,纳吉的领导也受到国内外(国内除了国会在野党外)的认可,根本不需要国会在野党的“拯救”。国会在野党事实上是要把活马当死马医—好好的一匹马,却把它描绘为奄奄一息的马,其心可诛!

 

马哈迪安华联手积极推动回教化政策

其二,庄仁杰认为应该打倒“伊斯兰保守势力坐大的元凶”国阵,不应该惩罚“和这无关的希盟和行动党”。在我国的政治,政党要走什么方向,有时候是看其领导人。敦马哈迪是公认的强悍,当首相的时候大权在握,更是如此。他把曾经领导马来西亚回教青年运动(ABIM)的安华带进巫统,作为“制衡”伊斯兰党的棋子。也就在这个时候,国阵开始积极推动回教化政策,余毒到现在开始浮现。


而这元凶是谁?不就是现在人在希盟的敦马与安华吗?行动党在第13届大选为伊党涂脂抹粉,难道不需要受到惩罚吗?现在还与一个以“土著”为名并鼓吹“土著至上”的土著团结党合作,不正违反了火箭高喊的“反种族主义政党”吗?


再来,把国阵当元凶,表面看似乎是支持改朝换代非常强的理由,实际上折射出庄仁杰对国阵作为一种建制(institution)的疏忽。国阵这个联盟,已经经历了数代领导班底的更替,有了本身的一套复杂的“传统”,扮演多重的角色。除了保护马来人的权益,它也需兼顾非马来人的利益,同时更加重要的是发展这个国家,让人民可以安居乐业。


你当然有权利无限放大国阵负面的一面,但是你无法否认国阵在维持我国经济发展与种族和谐的正面角色。把国阵“拟人化”,视之为元凶,言外之意是好像是把恶人绳之以法,不好的政策就自然消失了。现实不是那么简单,庄仁杰生吞的火箭论述,把现实看得太简单了!

 

先有立场再找结论的可笑论述

其三,“从社会与个人层面入手,与马来社群中的中庸势力等结合,通过公民教育等方式,扩大中庸势力的力量,让马来/穆斯林社群中的保守势力的空间缩小。”此论述的可笑,最主要的是赤裸裸的“非黑即白”—先有立场,再找结论。


这立场是什么呢?那就是国阵里头没有中庸势力,即使有也是骗人的。


庄仁杰摆出“就事论事”的姿态,却忽略了国阵现任主席兼首相纳吉,可是难得一见的中庸马来领袖。我们为什么不能从“中庸马来人”此个人层面,而偏偏要以“国阵的马来人”来看纳吉?讲完了,这不就是党派偏见吗?

 

华人真的好像火箭讲的,要有中庸领袖,为何不支持纳吉,以扩大马来社群的中庸势力,缩小马来/穆斯林社群中保守势力的空间,而要去支持不中庸的马哈迪(还没成为“战友”之前,林吉祥不只一次指控马哈迪是极端种族主义者),因而缩小马来/穆斯林社群中中庸势力的空间?

加入国会在野党就是“改邪归正”?

华人不要继续天真的认为,以前不管被民主行动党批评到如何不堪的领袖,一加入国会在野党与行动党站在同一阵线,就是“改邪归正”了;而那一些以前与行动党合作,现在与行动党闹翻的都是“邪魔外道”,或者那些选择退出行动党的就是毒瘤。


另外,民主行动党夸夸其谈开明马来人(与中庸马来人交替使用)是促成“改朝换代”的关键,但是喊了多少年了,民主行动党到现在为止,不要说不能吸引开明马来人,即使要吸引一般马来人也交不出成绩。


其实,投废票的呼声,原意就是要反行动党(反希盟)。反民主行动党是因为行动党背叛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理念(拥抱林吉祥眼中的“极端种族主义者”马哈迪就是背叛这个理念的证据)。民主行动党已经证明不能在“反对伊斯兰保守力量和维护华人权益”有所作为,按庄仁杰的逻辑,岂不是成了“元凶”国阵的“帮凶”。在“法家”的眼里,行动党因为已经乖离了原则,可以成为非常“够力”的“帮凶”,怎么还能够给予支持呢?


总结一句,打倒国阵是希盟的目的;打倒国阵的目的,就是要执政。大家要看到的是,希盟要是执政的话,有什么改革的“路线图”。作为平民百姓,需要现实一些,先看看希盟有什么“好介绍”才决定要不要支持它。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