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专题

提升人民民主素质 使换政府具实质意义

 ·2018年6月2

在上个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由敦马哈迪领导的国会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希盟),出乎预料的击败了执政61年的联盟/国阵。第14届全国大选标志着我国中央政府第一次出现政党轮替,而国阵也丢失了吉打、霹雳、登嘉楼、柔佛、森美兰、马六甲、柔佛与沙巴的州政权,伊斯兰党保住吉兰丹州,另在登嘉楼州执政。国阵只在玻璃市,彭亨及砂拉越三州执政。


这一次出现政党轮替,有力的证明了我国的选举制度其实是相对公平的,国会在野党完全有可能在选举中胜出。不管怎么样,这次选举出现了“议席与普选票”不成比例的现象。也就是希盟即使赢得稍微超过半数的国会议席,但是普选票却只有约47%。


关注不支持希盟占大多数的选民

也就是说,希盟赢得组织中央政府的权力是没有异议的,但从全民的角度来看,希盟还是有必要关注在大选中投希盟反对票的选民。毕竟,这是不可忽略的大多数声音。


希盟这次低空飞过执政,正如一些人所指出的,安华在1998年被马哈迪革职后兴起的“烈火莫熄”过去20年无法推倒国阵政权,这次水到渠成,马哈迪扮演了关键的角色—特别是在马来西亚半岛。


除了个人的魅力及锲而不舍的精神之外,马哈迪无可否认在政治战术上占有优势,懂得群众的心理。而与民主行动党合作,借用华人选民及民主行动党的宣传优势,也是非常关键。


而让绝大多数人预料不到的他接近百岁,精力却是连许多较他年轻的领袖无法望其项背的。因此,之前怀疑他的年纪及健康状态能否再胜任首相职位的,至少到目前来说还是不必要的。


不管怎么样,前任首相纳吉推出的改革计划特别是消费税的推行,是导致国阵失去政权的重要因素。希盟政府最先宣布把消费税降到零(从6月1日开始),将来随时可以恢复征收。另外,希盟政府将重新推出销售及服务税(SST)。有关举措毫无疑问的反映出消费税课题在选民心中的分量。


即便如此,零消费税能否降低物价,使老百姓满意,以及不影响政府的财务状况等等,还需要时间证明。


政治是印象之争

我们当然也不要忘记,政治归根究底是印象之争。这次国阵失去政权,在某种程度上是败在舆论。例如26亿政治献金与1MDB课题,直接让人与纳吉贪污相提并论;在华人社会舆论,占了非常高的分量,也成了许多华人选民反国阵的唯一根据。


不管怎么样,选民有怎么样的印象是一回事,但我们有必要坚守这样一个原则:在还没有被法庭定罪之前,是无辜的。对林冠英低价买豪宅如此,对纳吉在1MDB课题,难道不需要同等看待吗?


第14届全国大选,敦马本身同时也制造了几个第一。


敦马成为世界上年纪最高的政府首长;敦马不但再度任相,还成为第一个代表不同政党两度出任首相的我国领袖;敦马的土著团结党(土团党)虽然只赢得13个国会议席,在希盟名列第三(最多国会议席的是人民公正党48个,其次民主行动党42个,其四为诚信党11个;与希盟结盟的东马的复兴党8个),却是主导希盟的领袖。这也是个第一。这几个第一,都会永远载入史册。此外,我国也出现第一个女性副首相、第一个锡克教徒部长。


这次“变天”,严格说来并不是真正的变天。至少有一点十分明显的是:虽然出现了政党轮替,但是领导这个国家的是我们熟悉的敦马哈迪医生;而根据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安排,曾是敦马副手的安华,将在不久的将来(2年内)接任,成为我国第八任首相。


我们不要忘记,敦马与安华,现任内政部部长慕尤丁等,都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巫统领袖。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一届大选虽然给巫统带来重大的打击,但是巫统还是席次最多的单一政党(有54个国会议席),而巫统的DNA仍然是现有内阁重要的组成部分。


最高元首的“忠实的反对党”

我们相信,巫统受重创在短时间内可能还“惊魂未定”,但是我们不可忽略这个老牌政党很快的恢复状况,当最高元首的“忠实的反对党”。


不要让“忠实的反对党”这个字眼吓到。国会议员,特别是国会下议员,是为国家做事。当部长的国会议员,管理这个国家,有行政上的职责。但与其他下议员一样,他们也是立法者。我们希望看到做惯执政党的国阵,在政策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因此可以更好的扮演“忠实的反对党”的角色,无惧无畏的在议会上就事论事,监督执政党。当然,我们也期望执政党的议员,同样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我们不要忘记有很多课题是可以超越党派的。


在5月21日宣誓就职的14内阁成员(包括兼任副首相与妇女、社会及家庭部部长的旺阿兹莎),只有敦马与慕尤丁有过共事的经验,因此新的内阁成员之间能否在短时间内建立合作的默契,是值得关注的。

应该让新政府有发挥的空间

对新政府,人民都会有新的期望。要希盟在短时间内一一落实它在选前许下的承诺是不切实际的。即便如此,希盟定下百日落实主要大选承诺的目标,我们有必要在密切关注之余,也应该让它有发挥的空间。


我们都知道,华人社会从1980年代开始,就梦想我国有一天出现“两线制”;现在“梦想成真”,华人要如何适应是个不小的挑战。


在过去几十年,大部分华人选民因为不满联盟/国阵的“不公平政策”—特别是对华人的“不公平对待”,都在支持国会在野党;本届大选后,绝大部分华人一夜间成为执政党的拥趸。很多人可能还无法适应这样一个“天翻地覆”的转变,脑海里可能还存在“为反而反”的心态。


宏观来看,民主社会出现政党轮替,是一种常态。我国在本届大选能够破天荒的出现中央政府政党轮替,从某个程度来看是民主的进步。即便如此,我们要说的是:人民的素质没有提升,改朝换代不会有实质的意义。


期望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

现在希盟已经执政,就要扛起管理这个国家的重大责任,也是对人民应该负起的责任,不可逃避。因此,人民有必要警惕当今政府的部长在履行其职务时,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的言行。要知道,选民选出新政府,是要新政府纠正旧政府所犯下的错误以及弥补旧政策的种种不足,要比前朝政府做得更好,而不是推卸责任。


我们相信,新政府要是能够坦荡的摆出“解决问题者”的姿态,必定会得到人民的大力支持。这是执政应该具备的民主素质。我们更加期望,人民擦亮眼睛,经常给予监督。这是人民不可缺乏的民主素质。


不管怎么样,我们并不认为我国人民具有高民主素质。因此,对这样的言论:让新的政府做做看,做不好五年(也就是每隔5年的全国大选)才换,不以为然。这样的言论,乍看之下没有什么问题,可能还铿锵有理。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在大选投票,是公民的义务和责任,也是人民行使民主权利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投票,目的是选政府。

在我国君主立宪议会制里,我们是选政党组织政府,管理这个国家;可是很多人错误的以为,选政府“包山包海”—换了政府,什么东西都自然会变好。另外一些,常爱以“纳税人”来批评政府,把政府部门出现的金钱浪费当作是浪费自己的钱。这其实不完全对。


以公民而不是纳税人身份监督政府

就所得税而言,收入超过一定数额的人有法律责任去缴税,要不然的话可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有,我们缴的税,是政府的钱;政府怎么花,是政府的权力,至于花得合理不合理、合法不合法,是另外一回事—我们只能以公民,而不是纳税人的身份,监督政府。公民是个比较大的概念,纳税人是个较小的概念,而随着消费税从6%变0%,我们可以预见“纳税人”的人数减少了很多。


因为有“纳税人大晒”的心态,我们很多作为人民的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存在“做个好公民”的想法。

如何做个好公民?基本的要求是对我国政治与政府的运作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事实上,很多公民,特别是华人,对我国政治与政府的运作的基本常识的缺乏,再加上对更加复杂的公共财政的蒙查查,就很容易被误导。例如,对国债这个概念的误解,更让人惊叹;而具有教育群众责任的报章,竟然可以打出大大的标题说国债需要人民来分担。如果对经济金融有一点常识,我们可以知道国债指的是国家的债务,不是政府的债务。事实上,非公共债务占了国债的大部分。


要做个好公民,当然不是对政府所做的一切言听计从。作为公民,我们可以批评政府,但是应该是有理有据,有建设的批评;政府方面,也是有必要虚心接受这些批评,有理的接受,无理的给予解释。


过去十年过度政治化,让人民对国阵政府严重缺乏信心,或者所谓的“信心赤字”(trust deficit)。其中最明显的是有效公平的消费税的落实,长远来看对国家是有利的,但却被当作政治议题炒作,变成一无是处的税务制度。用经济学者拉蒙纳瓦拉南的话来说,消费税成为“政治的的受害者”。


能否获得人民信心一大挑战

从这个角度来看,新政府能否获得人民的信心,将会是一个很大挑战。说到底,在通讯技术发达的时代,政府无法遏制“风水轮流转”—它将受到一部分国会反对党支持者对其政策的质疑,有些纯粹是为了政治目的。我们不认同把一些议题过度政治化,但我们能够阻止其他人发言的自由吗?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我们有没有奉公守法?


新上任的交通部部长陆兆福新官上任三把火,其中一把火是要消除“包”考车—也就是考kopi-o驾照。这是个非常值得支持的做法,因为它除了可以杜绝考车所涉及的贪污贿赂,也确保公众人士是凭“真材实料”考取驾照的,除了驾驶技术,对陆路交通规则更需了然于心。


但是我们可以预见到这风行数十年的习惯,要改不容易。不过,华人社会对新的政府非常信任,应该听取陆部长的建议,在考车的时候千万不要有抄捷径的心态。


新政府新希望,我们殷切盼望华人抛弃“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恶习,如果在驾车超速闯红灯等被交警逮个正着,敢敢面对法律的制裁。唯有通过提高民主素质与公民意识,政党轮替才有实质意义。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