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走出美国的阴影 要靠朝韩自己

 ·2018年3月31日

自平昌冬奥会发生朝韩展开运动、文艺,与高层人员接触后,出现的南北关系有可能排除外来干预,自行采取主动化解半岛危机,也引起国际多方关切。国际奥委会更乐见其成,但来自美国的反应,白宫的看法是金正恩在“骑劫”冬奥,並警告韩国总统文在寅不要被利用,还声明任何南北所达成和解内容没有彻底销毁朝鲜的核武,美国不会接受。美国官方表态如此强硬,大有朝鲜问题完全操之在我之态,政界如此表态,美国学界也多认为朝鲜问题没有美国同意不可能解决。


  德国人自行促成东西德统一

如果用实证的例子(Empirical Cases)来看,欧洲有东西德、越南有南北越、中国有海峡两岸、朝鲜半岛有平壤与首尔。事实已证明德国的统一,是德国人自行拉倒柏林围墙,迅速促成东西德统一,西德更负起金融、经济、安全等重大责任,完成稳定的和平统一,一切发生有如迅雷不及掩耳,一个统一而有可能消除内耗而迅速强大的德国,未必是美国所乐见,但已来不及反应。至于越南的统一更是活生生地把五十万美军逐出南越,把美军强力保护的南越反共政府彻底瓦解。这个案例更突出了美军即使用上十五年和五十万大军,用地毯式的52轰炸机轰炸北越超过十年之久,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德越这两个实例,无疑已给台湾海峡与朝韩的统一问题有所启示,也可藉此证明美国的干预不起决定性的作用,尤其是对于一个民族主义情深义切的国家如德越朝韩,中国与越南,更是不会听由美国话事。


  美苏把朝鲜半岛一分为二

至于朝鲜民族统一拒外的历史,能够在中日两大国之间立国千年以上,已说明这个民族自力更生的能耐是不容质疑的。日本曾把朝鲜沦为殖民地,最后彻底被赶走。中国早在清朝时已尊重朝鲜的自主,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是美苏两国用军队把南北朝鲜在纬度三十八线强行划分各据一半。但苏联很快告退,平壤也见美国驻军未稳以为可一举击退美军统一朝鲜半岛。但苦战三年(1950-1953),最后仍是到回三十八线南北分裂。在三年的韩战中,中国曾因美军将战争越界到自己领土(轰炸鸭绿江水埧威胁到中国安全),在全国号召志愿军入韩参战,三年战争结束后,中国志愿军急速撤回国,美军则留下来不走。中美一走一留的事实,可说明中国有远见,对朝鲜民族的认识比美国客观,美国则是主观用事,一来看不清朝鲜民族排外的统一意志,二来将自己的利益凌驾朝鲜民族利益。美国驻军韩国的用意也不讳言要将朝鲜半岛建立军事基地作为其“围堵”共产国家的目的。


中美关系也由尼克松1972年访华而告正常化,之后苏联在1990年解体,冷战也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落幕,但是美国却始终没有撤军的打算,那怕是冷战结束,南北领导人也开始展开自主性的和平谈判以求取统一的有利条件。可是美国却在后冷战开始迅速在东北亚建立“东亚安全平台”,以美日为主,把日本地位摆在“平台”上,高东京而矮化首尔之局不言而喻。何况日本和美国在对华问题上互相利用,日本想借美国的势力和中国争夺钓鱼岛,更想借反华而全力建军。日本这两个目的却对首尔有利益矛盾。日本既借美加强其与华争夺钓鱼岛领土主权,也可借美加强其与首尔争夺竹岛领土主权。更令首尔有远虑的是一旦日本建军成为军事大国,对韩的威胁方是个大问题,想到和看到了日本尽量讨好美国推动“东亚安全平台”,名为对抗中国,实为借美来称霸东亚。而美国扶持日本去平衡中俄势力以实现其“势力均衡”化解中俄威胁的战略目的,已不是秘密。


  美日战略合作对韩国不利

由此可见,美日在东北亚的战略合作,一旦卷入中俄对抗美日的战略格局,战后冷战开始时美苏在朝鲜半岛各推一端牺牲朝鲜民族的利益,把半岛作为战场的噩梦将会重演。这个担忧担怕也就说明了为什么韩国与日本的关系不是借“平台”而愈来愈接近,而是背道而驰。“慰安妇”问题把双边协议推翻,岛屿主权争议白热化,这是南半岛政府与民间和日本有宿怨与新怨的表现。而北半岛政府致力发展核武,还试射到日本上空,还不讳言要用核子飞弹对付日本。外界对朝鲜民间对政府的向心力有怀疑,但高压的理论却始终无法证实平壤政局不稳,反而看到平壤政权对美的抗压力有增无减,不断在美日军事演习迫上门来也毫无懼容,联合国通过全面制裁朝鲜也毫不退缩其反美的勇气。这也可说明北边反美日的情绪和南边不谋而合,否则平壤与首尔不会借平昌冬奥来探索国家民族息战的可能和寻求民族和平统一的途径。

  朝韩自行寻求国家统一

南北之所以出现愈危险便会愈寻找自我和解以排除外力干预的现象,正是因为南北上下都体会到一旦无力抗拒外力干预,民族永远无法自主,“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命运便会发生在韩朝身上。这次看到冬奥促成韩朝接触,美国不但不正面助成,反而说出没我同意的谈判都无效的话,平壤闻言势必会加码反美的力度,而首尔的无奈也很快会演变成理性的思考。只要南半边不盲目配合美国的战略部署,一旦坐下来“文静地思考”,首尔不难发现当年中国志愿军全撤出朝鲜,美军却驻着不走,平壤可以摆脱莫斯科的驻军,也可不听从中国的任何说话。反之美国可祭出民主的名堂,干预韩国总统的执政,还可施压叫李承晚不得有始有终,政治异见分子可被保送回国上台执政,李承晚之后的几个总统无一不在美国干预下受到种种限制,限制可来自贸易、国防、投资、外交、安全、金融等领域。长期以来,外界看好的一面是韩国变成“小龙”,是得到美国扶持,但却看不到美国的政治干预却把朝鲜半岛整个民族推上战场。半个世纪来的经济繁荣能否善始善终,取决在能不能消除战火。


只要能坐下来静心静气思考,平壤要苏联撤军,中国志愿军也可自愿撤走,首尔只要从中体会,自可发现与其把自己安危的筹码押在美国手上,不如借此冬奥带来的机会把自己安危的筹码押在奥委会这个和平机构。如此一来,便可得道多助,其他世界各国也可乐善好施,尤其是中国更会乐见到朝鲜半岛“无核化”,同时也可顺势促成朝鲜半岛“非美化”。只要首尔愿把自己安危的筹码拿回到自已手中,自由下注,不必多久便可看到“三十八线”的围墙很快被拆除。只要首尔拿定主义像西德那样去拥抱东德,一个穷的朝鲜很快会变成一个富足的朝鲜半岛了!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