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华人选民的明智选择 不被同化的唯一选择

 ·2017年12月30

在政党竞争执政权的制度下,选民选择要投票支持那一个政党的首要考虑,自最初建国以来,便面对到那个政党能确保作为外来移民的华人能否不被迫返回原居地的中国。不但要确保华人能留在当地当上国民,而且还要不被同化,原原本本保留自己华人的身份认同。


这个选择乍看起来是天公地道的事,可是时至今日,事实已经证明,全世界的各国华人都不被赋予这种选择的权利,只有马来西亚的华人不但在1957年国家独立的时候,有这种选择的权利,过了六十年从那时第一代人到现在已有第四代人,华人依然能保留华人自己的种族认同,而且是从教育、文化、宗教信仰、社会传统、经济、政治等等,全方位完整地保留着华人的身份。这样的成果,不是单靠华人争取得来的结果,更重要的是要当地原住民的合作,共同争取到的结果。说白了,就是要马来人与华人合作,才有这种可能!


印尼排华最为严重

读者诸君,如果你们不信,且看看世界各地的华人的遭遇。近的先看东南亚各国,印尼是令人最难过的例子。无论是荷兰人管治的年代,或是1945年独立以来的日子,华人在印尼不断地遭受到严重的“排华”动乱。


1740年,荷兰人杀害多达数万名印尼华人,巴达维亚(即雅加达)的华人区的一条溪水被尸体堵塞,河水被鲜血染红,史称“红溪事件”。1959年,印尼苏卡诺总统下令禁止华人从事零售业,并对丧失生计的华人实行迫迁造成数十万华人流离失所,中国在1960年初租用轮船把6万名华人运载回中国,把他们安置在国营华侨农场。1965年苏哈多掌权后,大事屠杀华人,遇害华人据称有数十万之多。


说到1998年代排华动乱,被杀被赶走的虽比不上1965年那次,但是全国各大城市华人的商铺被抢被烧的,能逃过的,只能说是幸免,但更丧失天良的是各地华人妇女被当众轮奸的镜头,不胫而走,引发全球华人与世人声讨。


越、柬、缅大批华人沦为难民

如此惨无人道的事件,也发生在越南,在南北越统一战争结束后,越南政府排华,数以百万的越南华人被迫“投奔怒海”,成为“船民”。据联合国的估计,单是葬身南中国海的难民不下五十万,成功逃生的超过百万,创下海外华人逃亡的历史纪录。


柬埔寨在越南侵占后,发生大批当地华人也沦为难民,逃经泰国后被安顿在欧美。华人在柬几乎因此绝迹。直到战后才陆续有人回流,但已不复有旧观。


缅甸在独立建国前,曾是华人移民的热点,但独立后民族主义的排外情绪高涨,加上军人的政权与西方世界不咬弦,被长期制裁,经济长期陷于低潮,加上华人被排挤,留下来的已所剩无几,缅甸至今仍被华人望而却步。


泰、菲华人被完全同化

其他东南亚国家像泰国与菲律宾,虽然没有像上述国家那样暴乱排华,但却种族同化到几乎完全“去中国化”,已经没有多少华人的精神面貌在他们身上。就以阿基诺总统来说,他的妈妈科拉松访华时,曾亲自对邓小平说她的祖先来自福建,她若不自我表白,谁能在她身上看到有丁点的华人文化与血缘。至于她的儿子阿基诺三世当上总统,其对华外交政策更是六亲不认。在南海岛屿主权争议中还几乎与中国开战,像科拉松一家正是菲华典型的例子。


泰国的情况也和菲国不相上下。曾由华人郑信建立王朝,但他的王朝被泰族人的却克里王朝推翻,他本人被杀害。却克里王朝延续至今。据1968年的调查统计,当年的泰国内阁有68%有华人血统,而泰国历任首相多数是华裔。但华人文化传承却是零,泰语已成为他们的唯一母语,与泰族通婚,完全与中国的同乡断绝交往,一切风俗习惯完全“去中国化”。


华文地位在新加坡消失

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新加坡的案例,新加坡建国才不过五十二年,建国时人口也以华人占有76%之多数,除了其中约有一半受英文教育出身者惯用英语奉行西方文化习惯外,另一半受华文教育奉行中国风俗习惯,只用华语或华人方言在自己社区沟通。他们在新加坡出生的孩子也在华文学校受教育,传承中华文化。


可是独立建国后,受英文教育的菁英得到英殖民地政府的信任全面掌权,受华文教育的菁英被排斥,指他们企图把新加坡建成“第三个中国”,一旦新加坡变成“共产国家”将会变成“古巴第二”,无法不被周围的反共国家扼杀。因此因着“第三个中国”的防范,以李光耀为代表的英文教育菁英在新加坡全力打造一个以英语为“工作语言”的国家,华文地位也在华人社会迅速消失。现今45岁以下的华人已对华文华语无法在工作上运用自如,他们之间的社交也以英语完全取代了华语。


除了东南亚的情况如此,在澳洲、纽西兰、加拿大、美国、欧洲各国所有先进国家的情况也都和新加坡类似,华人移民下来不过第二代,便因为当地工作语言用不上华语华文,很快便被英文、法文、德文、西班牙文、意大利文等等所同化,加上他们的后代也未能接受到华文教育而迅速被“去中国化”。


马华公会维护华人权益

说到这里,再回来看看马来西亚,马来西亚的华人或马来人,他们早在独立前便已开始组织维护种族自我认同的政党,巫统在1946年正式成立,只招收马来人为党员,专为马来人的利益诉求去争取执政权。同样马华公会在1949年成立,也以纯代表华人的政党,要为华人利益诉求争取执政权。


基于政治现实的需要,两党都深知单一种族政党争取执政权有困难,但跨种族政党又难以打破种族文化宗教的鸿沟,要争取国会多数执政有困难,因此折衷的办法便是用华巫两党联盟的方式参加议会选举,争取执政权。


自1957年独立建国以来,联盟由华巫印三族政党扩展到后来十四个政党的国阵从未失去联邦政府执政权。联盟/国阵在执政过程中,始终尊重各种族的文化与宗教认同,即巫统不要其他种族被马来人同化,同样马来人也不要被他族同化。


这样的政策通用全国各个种族,因此迄今建国已六十年,马来西亚既是马来人的马来西亚,也同时是华人的马来西亚,印度人的马来西亚,卡达山人的马来西亚,达雅人的马来西亚。大家同是马来西亚的公民,同时也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达雅人、卡达山人!


欧美华人备受白人歧视

然则保留自己种族认同的好处何在?本文作者从事学术研究工作超过六十年,也研究华人被同化的问题不下半个世纪,最重要的发现是:一旦华人被别人同化了,再也没有华人文化传统,华人社会网络也消失。


在欧美所见,华人被同化了,变成了欧美人的个人主义,也失去家族的网络关系,父子家庭亲情失落,华人社会人际网络也失落。除了是欧美公民外,什么也不是。悲哀的是欧美的白人对非白人的歧视,并不因为你是公民而接受你融入欧美的白人主流社会。一旦中美、中欧国际关系出现不和,华裔被歧视的情况便更恶化。


以日本人在美国为例,第二次世界大战,美日属交战敌国,所有日本人不论是当了多少代的美国公民,竟一律被关进特为日本人设立的“集中营”,情同“战俘”对待。可见亚洲人被归化为美欧人民,失去了自己种族认同后,得到的公民身份却又得不到公民的平权对待,真是两边不是人,惨不堪言。


欧美的遭遇如此,在印尼的华人被文化语言完全“去中国化”后,也被法定归化为印尼公民,但是仍逃不掉被“排华”的命运。菲律宾也然,已在文化传统上完全“去中国化”,但菲华却始终不被当成菲国公民来对待,也令到菲华不敢认自己是华人,也是两边不是人。人格不被尊重的代价,失去的是精神的损伤,但是这点,华人在马来西亚所享有不被同化的权利,真是无价之宝。


大马华人维系华人文化

华人仍能维系华人文化传统的其他好处,数之不尽,就以一年到尾的各大传统节日庆祝来说,过新年的最大喜庆是一家团圆,远自世界各地的儿孙都会回来过年,如此珍惜家庭亲情,是文化传统崇扬家族亲情文化所使然。其他的节日:清明节扫墓是对先人感恩,中秋也是亲人团圆的节日。除节日的好处外,华人社区能够聚族而居,不单是社会人际网络相濡以沫,做生意也有市场网络,华人经济之所以在马来西亚不断成长,正是拜华人种族认同之赐。


还有华巫两族认同的分别更具有一个种族互相提醒的作用,例如在经商方面,巫族自认不如,因此而制订《新经济政策》鼓励华巫合作做生意,因此提升巫族的经商能力,消弭华巫经济鸿沟,有助华巫经济平等,对于种族融洽大有助益。


总之,华人在马来西亚的选举,有机会投下一票支持坚持种族自我认同的政党,不但是维护自人族人的权利,也是维护这个国家的公民权利。这种机会已是海外华人唯一仅存的地方,华人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也是权利!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