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学术自由没有挑战 国家主权的权利

 ·2017年9月30日

大学享有学术自由的权利,指的是有研究、教学与发表的权利。但研究什么?教学什么?发表什么?全世界没有一个大学可以享有绝对不受管制的自由。至于有什么东西会是学术自由的禁区?多的是!其他有什么“禁足”?这里略下不谈,只谈国家主权与学术自由之间的互动关系。在此时此地讨论这个议题很有必要,因为过去三几年来,香港的大学不断发生“港独”事件。


在事件中,有学生刊物接二连三发表有关“港独”的看法,也有教授维护学生的“港独”言论。最近发生在各大学的“民主墙”更有人贴文主张“港独”,在出现的布条上更写着“香港独立”,如此观察到的发展情况是由最初学生刊物上的讨论到现在的贴文高调主张“港独”。再看布条上四个大字“香港独立”,处此情况下,有人仍认为他们不过是讨论而已,不能“以言入罪”,更何况这里是大学,有学术自由,大学当局无权管,政府也无权管!


这说法是耶?非耶?只能从国家主权的角度去看,才能辨明是非!


香港是中国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首先得指出的是何谓“主权”?香港曾有政界人士大谈主权,说人民就是主权,主权就是人民。这不是国际法定义下的主权真义,也不是政治学的定义。国际法的定义是一个国家拥有其最高无上的立法权威,他国也是如此,国与国之间的立法权威地位相等,互不超越,这便是国家的主权。


政治学也指出:国家的组成要件有四:人民、领土、政府,与主权,缺一不可。因此可见人民不等于主权,因为任何国家都鲜有单一民族与文化,因此人民的利益也必然有分歧,若人民即主权,主权便无可能不分裂,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国家法律权威至高无上的做法,只有这样人民才能在法治生活下过着安定与繁荣的生活。


香港主权在1997年回归到中国后,虽然在行政特区地位下享有原有法律维持不变,但在“一国两制”下,国家主权(即国家的制宪权力)的存在,无可能让香港原有法律成为独立自主的宪法地位。为了说明这点,香港特区的《基本法》第一章与第二章已有多处条文写明:香港原有法律五十年不变是因中国宪法第三十条所授权,而且也写明香港是国家领土主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港独言论是分裂国家主权的叛国行为

从这个主权的角度,可见任何有关香港独立的言行,是违抗国家拥有的最高法律权威,是分裂国家主权的叛国行为。这样危及国家与人民生死存亡的严重违宪行为,作为一国的教育机构的大学,可以祭出学术自由的名堂去分裂国家主权吗?答案是绝对的“NO”!


本文作者已多次在报刊或公开讲座上指出:当美国政府判断“恐怖主义”已威胁甚至危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时,就在“911事件”后不到一天的功夫便立下紧急法令,全力扑灭“恐怖主义”,无论是个人或组织,都要被制裁,连阿富汗与其他国家只要涉及恐怖主义,都要被美国军事制裁,美国的大学也不能藉“学术自由”之名而逍遥于法网之外。


读者如有兴趣大可上网去翻阅有关美国大学教授因为涉及“恐怖主义”的教学或研究而被革职查办坐牢的记录。由美国那般如临大敌为反恐布下天罗地网消灭国敌的做法,可见危害或威胁到国家安全是非常敏感的,哪能任由人用“学术自由”之名去行分裂国家主权之实,可以不闻不问的?


学生在校园掛“香港独立”布条

“港独”的言行因校园刊物开始至今,大学里仍不停地有人反抗大学管理层移除“港独”布条与“民主墙”的贴文,他们坚持大学当局的做法是“以言入罪”,试问:情况已发展到学生之间为“港独”贴文而公开用言语与行动对抗,各校园也掀起了“香港独立”的布条。这四个大字,不会说话,也不会行动,但谁敢否认已远远超出了普通的言行,用布条的方式标榜政治主张已是公认的政治行为,而且还由学生会的名义去挂布条,拒绝移除布条,甚至还出现几间大学的学生会代表前去中大学生事务处与副校长争持要不要移除布条与“港独”贴文。双方对抗之势已到了咄咄迫人的程度,尤有甚者,还有号称“鸠鸣”的外来组织闯入校园声援学生的“港独”事件。所有这些事件的发展,有法律界的资深大律师已公开表明这些“港独”言行已是以构成危害社会秩序的“煽动罪”!


还有一点也必须指出的是:在与大陆学生对峙过程中,曾有学生恶言辱骂大陆生“支那滚回大陆去”!此生受到新亚书院院长发公开信指其行为无礼而不当。但此生不服的说,他是师法钱穆与唐君毅,反共有何不可?但院长公开信却指出钱唐两位学术前辈即使不认同共产主义,却坚持自己是中国人,不要忘记中国与其历史。


此生言行犯了一个混乱国家与政府两个不同层次的概念,正如上述指出的国家定义,政府不等同国家,国民可循合法途径反对政府(记住要循合法途径,否则非法途径可导致颠覆政府以致颠覆国家,例如结合外国势力颠覆政府便易导致颠覆国家之罪行,尤其是在战争期间),但却无权分裂国家主权!学术自由业不享有这个权利!众大学师生们,切切记住!


(编者按:香港10间大学的校长发表联合声明反对“港独”,并将取下“香港独立”的布条。)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