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特金会成功与否要看“Ending”

 ·2018年6月30日

美朝峰会能够成功于6月12日在新加坡展开,只可说是双方才只踏出了第一步,而且还是在建立信心的第一步,从见面交谈摸底去建立对彼此的信心。按这点来说,彼此的目的都已达到了。再走下去,还有第二步、第三步,甚至更多步走下去,才是真正把问题与麻烦摆上谈判桌。


到时有无好结果,不能在这次客客气气,又拍背又握手,笑脸相迎,彼此说几句好话,便可以迎刃而解。还要看问题的全局有无办法被一一解套。


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部署

而涉及全局的问题,却又是千头万绪,积重难返。这其中单是涉及美国在东北亚的战略部署,便让人看到朝鲜半岛的问题。其实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自1946年开始,美国为了要“围堵”苏联在东北亚的势力扩张,不但把日本与朝鲜半岛纳入其包围苏联的围堵战略,同时也在中国全力支持蒋介石打内战,企图在中国、日本、朝鲜半岛建立反共联盟。


最后中国变色,蒋介石败退到台湾,朝鲜半岛发生南北战争,打了三年鬼哭神嚎。美国在联合国发动联军攻打朝鲜,在中国出动“志愿军”“援朝抗美”之下,朝、韩也只能回归到原先美苏对峙的北纬三十八线,日本与韩国则由美国以重兵防守,随时准备和苏联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


接着下来的东北亚国际局势呈现在冷战六十年所见,美国在此展开全方位的反共战略部署。军事上,不但在日韩建立强大的军事基地,政治上也全力推动附从美国的日韩政府,经济上则开放美国市场协助日韩市场经济,文化上也不遗余力西化日韩社会。经过六七十年的反共经营下,时至今日所见,日韩两国的政治生态、文化生活、社会习惯、经济运作与中俄朝三国如果不是说格格不入,最少也是南辕北辙。


特朗普要把朝鲜“韩国化”

这正是美国所要与极力改造所致。这是美国对东北亚以至整个东亚的战略要求,不但不会放弃手上已有的日韩,当然还会以此向亚洲大陆推进。这是时至今日吾人观察美朝会谈最基本的认识,特朗普自己也说得很清楚,他领导的美国是要让美国再强大起来,把这话用在朝鲜上,便是要用美国的势力把朝鲜“韩国化”,从而依附着美国。


认识到美国的意图后,东北亚的政局便一点也不简单,首先不单只金正恩要担心由其祖父及父亲打下来的江山会不会送给祖孙三代视为世仇的敌人(美帝国主义)。自金正恩继承父祖留下来的核弹事业以来,他所面对到的美国威胁也是空前未有的,即随时要面对到伊拉克、阿富汗与利比亚的下场。


好在他并不笨,懂得借首尔举办冬奥的机会抛出橄榄枝,接着借文再寅送出与美国言和的讯息,金不笨的表现是懂得单靠自己的能力与智慧不足以应对美国的巨大政治军事与外交布局,懂得在与特朗普开展谈判前先去拜会习近平,这一着是向美国展示他不是孤立无助。


习接见两次,便已表明金已取得中国全力支持他与美国和谈,为了表示金不但个人受到中国的祝福与保护,中国还用国家领导人的专机加上战机一路护送金到新加坡的会场。这样对朝最高领导人的关照,也就是表明中国不会眼光光看着朝鲜被美国吞噬。


特金会摸清对方的要求

有了这样的新加坡会谈的开局后,以特金发表的联合声明来判断,这次的会面只是先摸清对方的要求,联合声明可看到美国要朝鲜全面放弃核子武器与飞弹,也要求送回埋在朝鲜的美军遗骸。而朝鲜提出的要求是要美方保证平壤政权的安全,停止美韩军事演习,还有美军撤出韩国,停止对朝的制裁。


平壤这些要求在联合声明没有全部列明,只泛泛地写着美国保证朝鲜的安全不受威胁,至于军事演习与驻军都只在特朗普的会后记者会上提到而已,据特朗普的说法具体要求会在随后双方的外交代表逐项敲定。由此可见,美朝的谈判要留在双方代表多次会议去敲定。


但就特氏在记者会所透露,他可预见到的难题是朝方如何兑现变成“无核化”的诺言问题。反之,他自己对撤军也没作出任何承诺。总之,联合声明着墨最多的是双方保证要建立朝鲜半岛的和平安定与繁荣。


至于终止制裁的问题也没有具体的承诺与时间表,看来这问题要留待以后双方谈判有无满意结果再行决定了。而平壤最心切的也正是国际制裁,由特氏记者会上说到协助朝鲜经济发展可由日韩参与的说法,显然在现阶段仍没法在联合声明着墨,只能在口头上公开在记者会上说说。


必须把“三大问题”谈妥

由联合声明与记者会所说的看来,这次的“特金会”有无真正取得双方的“信心”,还要看接下来双方的工作会议有无办法把“三大问题”具体谈妥,即“完全无核化”、“终止对朝的制裁”,与“保证朝鲜政权的安全”。

第一个问题涉及的“完全无核化”,中国的意愿也如此,相信中国会极力促成,问题应该不大。


第二个问题涉及制裁事项,问题对美国来说,解除制裁可让日韩介入朝鲜的经贸发展,这样对朝的作用是可借经贸来“和平演变”。


第三个问题是过去长期以来,美国对朝的情报收集可说相当被封闭。有了日韩与朝经贸频繁后,政治的渗透与情报的收集已可水到渠成,到时要对朝展开政治颠覆与制造内乱,双方会展开攻防,不在话下。这次陪同特氏在在新展开的“午餐工作会议”有两人值得关注,一是蓬佩蒂,他任国务卿前是中情局的首脑,而中情局的专长正是在搞颠覆敌人的工作,相信今后的工作会议,蓬氏可大派用场。另一位是国家安全顾问布尔顿,这个部负责美国与外国的安全攻防工作,他参与美朝工作会议,从中大可找到攻防的灵感,也是不在话下的。


中国可以大有作为

面对美朝上述三大问题,中国是不能置之度外的,中国能够做的,而且可做到最有效果的应是为朝打开制裁。到现在为止,朝鲜九成的入口靠中国,一旦美朝出现和谈过程中,中国大可趁势加大对朝的经贸来往,赶在日韩或美国介入前,中国大可借朝鲜市场一片空白的机会,趁机填空。尤其是在“一带一路”与“亚投行”的发展机遇,在朝鲜与韩国都有发展的空间。


中国这多年来一直想说服朝鲜仿效中国搞经贸开放的政策,可惜平壤没早听进去,现在金正恩被形势所迫,恐怕会不求自来了!中国既然不能自外于东北亚的政治格局的演变,如今朝鲜将会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形势迫人来,何况美国的朝鲜战略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中国能不奉陪吗?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