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要全面应对港独

 ·2017年7月29日

如果用“法律永远跟不上政治”这个观点来看待香港高等法院前后判决梁国雄、姚松炎、罗冠聪、刘小丽,与更早前的游梁共六人为违反宣誓而失去立法会议员资格,当可预见到,只要这六人所玩的政治游戏不变,这次政府用法律办法去应对他们,戏码仍会是没完没了。尽管他们六人这次失去了他们的议员资格,又或是失去今后参选议员的资格,没有了这六人,还是会有更多的人打着“港独”/“本土自决”的旗号去参选,因为只要他们背后栽培他们出来的政治组织“留住了青山”,便不怕“没柴烧”了,如果再看选举他们出来的选民,问题就更难搞了。


香港没有政党法

先说说现存法律跟不上政治的问题。最起码的认识是本港连政党法也欠奉,那么多的人出来参政,有政治组织、有成员、有活动资源、有钱有人有组织,就是没有政党法,所有参政的人都用“社团法”或“商业注册法”去硬充政党,並用政党的名义去找人找钱找政治议题找到选举应有的资源。好笑的是,这班从社团或商业注册身份的人出去竞选议员(区议会或立法会)的过程中,却有选举监管机关与选举法去管治一应议会选举行为,而不是用监管社团或公司的机关去管治这班政客。这一来,“社团法”与“公司法”便远远跟不上这班政客所打造出来的“环境”。最明显不过的是,“社团”也好,“公司”也好,都不会像这班“政党”那样朝九晚五出去公众场所去搞示威游行,更不会去区议会或立法会去成为政府机关的一员,这一来便出现一种社会“怪物”:身兼两重身份,既是民间团体又是政府机关的人物。


这样的身份便大大限制了法律对他们管治的有效性。举个实例来说,一间公司或一个社团,因为他们的注册身份简单明瞭,就财政来说,每年向公司注册官或社团注册官员呈报的财政会计审核报告,也有数可循。可是这班政客财政年报却像“猪笼浸入水”,到了水里,满满的,四面八方注水入笼,但拿出水来查看时,却是一笼空空如也。这样的政客财政状况,发生在所有政客背后不同的组织,如大学学生会,按照大学条例,学生会的财政来源与开支简单明瞭,可是近年各大学学生会变成最活跃的政客来源,他们祭出学生组织进行大大小小的政治活动,据他们校内学生揭露,竟有学生会的财政会计三年不报,按法律应每年呈报,他们会否滥用学生会会费?没法查!会不会经费来源不明?像港大法律学院的院长与教授竟可以拒绝大学财务组的要求,不肯透露捐款姓名与来源,如何开支也可不受监管,大学教职员竟如此,学生组织被揭发也就不奇怪了!再看政党人员,最少有三五位议员被揭发私人接受外来捐款进入自己银行户头,还不向政党或税务局申报收入,私人胆大如此,更遑论他们领导的政党。


无法阻止“港独”分子参选和当选

正是因为这班政客政党成群打混出来的新“环境”没法让法律跟得上,这次出现了这帮政客变成“无法无天”,就在这个“新环境”状况下,鼓励了政客变本加厉,“港独”/“本土自决”更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他们既然敢去挑战国家主权而主张香港主权独立,说明了他们目中已无《基本法》,其他什么“社团法”、“公司法”更是形同虚设了!据非正式估计(没注册),全个特区大约有五十多个主张“港独”与“本土自决”的组织,因为没注册或注册了不依法行事,参选打进区议会与立法会去搅乱政局,只是他们众多政治策略之一。单是面对他们指出主权独立/自主,政府已非常被动而无法主动阻止他们行动,像梁、游竞选立法会过程中,其选举布条与街头宣传单张或宣诸于口,都明言主张“港独”,但管治选举的人员却无法阻止他们,更无法叫选民不投他们的票。

这连串的事例,说明欠缺政党法等法律去应对政治新环境,类似六人借立法会宣誓的平台去玩他们的政治游戏事件,将会没完没了,不进入议会搞,他们也会用无穷无尽的政治手法去搞,举世所见,法律是无法跟得上政治的。因此除了用立法的手段去处理政治问题外,同时也要用政治办法去处理政治问题。


必须立法完善社团与公司法

诚如上述所指,在新的政治环境下,原有法治已远远落后于政治形势,除了要订立政党法之外,也有必要立法完善社团法与公司法,借鑑其他后殖民地国家的做法,他们想出了严格界定政团(党)与社团之法定分别,目的在防范政党滥用社团的名义去发动舆论攻势,社团只可以专注其注册份内的事务,不能借社员之名去搞政治。这种政党与社团“鱼目混珠”为害甚大,最严重的是把社团政治化,民意自由发挥的空间便会被大大压缩,这不是民主之福,更不妙的是被政治化的社团往往会恶化政治两极化。因为社团一旦被政治归边,左右分明,彼此也就难理性沟通矣!

说到政治问题政治处理,就“港独”/“本土自决”来论,问题主要源于对国家的认同薄弱,也是殖民地统治留下来的遗毒,过去二十年,有关国家认同的工作做得很少,唱国歌与升国旗只是表面功夫,最有实效的国民教育也感受到阻力而停滞不前,语文教育方面,历史科目的中史方面,也都停留在殖民地时代,尤其是英文地位,中文根本就无法与其同起同生。《基本法》第九条明写着中文与英文要有同等地位,但英文的地位早被港英政府牢固打下基础,要改变旧习谈何容易!因此要根除“港独”/“本土自决”最文明的做法,如果有的选择,不是当“政治犯”处理,而是从栽培国家认同的工作下手,教育工作要做,社会工作要做,文化工作要做,政府工作要做,企业工作要做,等等,而且要用时间去争取发展的空间,急不来!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