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特朗普启动贸易战的政治后果

 ·2018年7月28日

经济学泰斗亚当·斯密深信贸易造福人类是毫无疑义的事,对于人的生活需求来说,贸易可以帮需求多元化,确也是福气的好事。但是一旦贸易出现竞争把对手淘汰,贸易是否好事一椿,那就要看你是不是受害者。是的话,是祸是福不言而喻。尤其是贸易出现在国与国之间,受害国的某项行业因竞争失败而造成失业与破产,采用增加关税来保证本国行业,也就成了一种惯常的做法。这做法危害之大不但大大局限了贸易的市场空间,最后回到完全没有国际贸易的时代,人人都是输家。


针对贸易提出“美国优先”

这到底是不是亚当·斯密的经济学误导了人,抑或是特朗普个人有什么创世高见而导致他出手那么重厉行打击贸易?如果他真的有什么创见与创举,早就应该在第一时间施展出来,而不是采用举世公认的恶名昭彰的关税手段,尤其看不到他有什么高明的地方才是他竟然针对贸易提出了“美国优先”,贸易有贸易的规则,就是没有“自己优先”的规则。一旦将自己置于“优先”的地位,谁还会与你做贸易,何况“优先”也者去定输赢胜负,那有荒唐到这种地步的贸易规则?


从经济学的角度,早已有数不尽的学术研究与专业学问指出看关税手段是损人又害己的事,这里不贅,本文要讨论的是从政治学的角度去评论特朗普的关税手段对他会有什么政治后果。毕竟经济也好,贸易也然,都与政治息息相关,一个错误的经济或贸易手段必然会导致负面的政治后果,就这后果来说,不但会累死他的政治前途,同时也会为美国带来严重的政治后果,以下且试论述之。


第一,关税触发贸易战带出来的集体失业是严重的政治后果

单只看中美因关税问题而正在发生的失业危机已然在美国酝酿着,而中国也因为反击美国高税手段作出数以百计千计贸易项目加征美国入口税。在农产品方面单是大豆一项便可令到美国的豆农不只破产而会大批失业,因为中国是美国大豆最大的买客,在无可另找出路的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而生产大豆的几个州正是特朗普当选的票仓,特朗普当选后出卖他们,他们也势必会倾群反对他。特朗普下届参选失去这些豆农选票,势必不会再当选已可预期。这是对他的政治后果,失去中国市场的豆农如何打农业翻身仗,更是美国政府势必面对的一个严重政治后果。何况大豆早已成了美国农业的一大支柱,失去了这个经济资源要如何寻求其他农业取代,不但对涉及豆农的州政府是个政治危机,对于豆农失业也是国家的就业问题。


除了大豆农业的危机外,加利福尼亚是美国具有四千多万人口的最大州,也是最具经济实力的州,最大的农业商业化与工业化的州。偏又是和中国贸易结下了不解缘。中国是该州的最大贸易伙伴,其经济总生产值还超越英国5%左右。对于美国整体来说,更是重中之重。如果中国针对该州作出反击,来自该州的众议院议员能不坐立不安吗?能不在众议院纠众制约特朗普吗?更何况上届大选该州的选举人票54名全落在民主党候选人希拉莉手上。由此可见,单是豆农与加州已足够置特朗普的政治地位于险境。至于其他全国靠中国贸易维持增长的大企业如苹果、波音飞机、沃尔玛、通用汽车等,都会因为中国的反击而导致生产收缩、工人失业。


第二,因为关税而导致物价全面暴涨,也是一项严重的政治问题

因为物价高涨令到消费缩减,连锁性效应势必横向打击到所有生产行业、工厂裁员、家庭有人失业,平时已靠借贷度日的美国家庭,像2008年的金融海啸正是由房贷拖累出来的全国全民面临破产的困局。现在因贸易战而触发出来的破产风险比2008年有过之而无不及。好在2008年还有中国与日本具有财力可伸出援手拯救美国于水火之中。如果贸易战打到不可收拾,美国全国政府以民间长期负债度日的处境,那还经得起再来一次更大的破产!


由此可见,物价暴涨对美国来说是最危险的政治炸药,政治毁灭效果极之大。在特朗普设定下来的今年8月加征10%税务的中国出口美国的商品竟然覆盖到民生日常必需品好几百项。这些商品以低价打入平民消费市场,因为低价而纾解了平民生活消费需求,可是特朗普是大富翁,不知平民如何靠中国货过日子,正如美国一位女记者平日工作忙,也没空没心思去考虑中国入口生活用品对美国家庭有什么意义,但平日到处接触到“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的东西,有所感触,与丈夫孩子开一个家庭会议,决定一年不买“中国制造”的东西,决定下来后第一件碰到的麻烦是到处找不到不是中国制造的玩具给孩子,因而搞到母子关系不宁,孩子还闹着不上学,因为上学看到其他同学不断有新玩具在手,而丈夫也因为要避开中国货而烦不胜烦。女记者也因此自讨苦吃,好不容易挨到一年,终于决定解禁,还因此写出一本书:(“A Year Without China”,《一年不用中国货》),还是畅销书呢,也可见这个议题早已在美国传开了。据笔者亲临美国的体验,因为中国民生用品打入平价市场,令到美国出现“一元店”兴起,抢薄了超级市场的生意,原来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也变为十二小时营业,而且规模也缩小,甚至沃尔玛这间超级市场也要靠中国分店来维持增长。总之特朗普向来自中国的平民日用品征税所造成的生活开支百上加斤,势必会引发中下层阶级的民怨,是他必须面对的政治问题。


第三,特朗普发动关税手段在国际上引发外交关系恶化也是一大政治问题

自他公布要在铁与铝加征入口税25%及10%的政策以来,已引起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与美国有这两项贸易的国家关系开始恶化,甚至连美国的传统盟友如日本、澳洲、加拿大与欧盟等,也都议论纷纷。接着下去在其“美国优先”的贸易关税手段强势推行下,真可说是无一倖免,齐都要面对无可妥协的困境。这一来,美国已成了“保护主义”的罪人,还要承担破坏WTO的罪名。过去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一直以贸易作为国际外交手段去笼络各国与区域组织,真是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如今不但不给优惠,反而要加征关税,如此类似惩罚性的手段,搞到最后众叛亲离,当可预期。由国际关系来看,美国的关税手段不但不让美国得到“优先”的好处,反而适得其反,变成“众矢之的”!呜呼哀哉:特朗普!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