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坚持中立是朝鲜半岛自救之道

 ·2017年6月24日

从过去两百年的历史经验来看朝鲜半岛,这块地方的最佳政治出路就是维持中立,政治上不偏不倚,对其周边的大国要能做到不友不敌,让他们都感受到他们的政治危险不来自你这块地方,只要他们对你感到朝鲜半岛是安全的邻国,他们不来搞你,你自己也安全,他们也安全,彼此也就相安无事了。


日本把中国势力赶出朝鲜半岛

可是过去两百年来,日本先感到不满的是朝鲜只向清朝的中国进贡,显然就是要依附中国来保护其安全,让日本看到中国的实力已进来朝鲜半岛,不但自己没法伸展势力过去朝鲜,恐怕早慢自己的安全也会有问题。基于这个想法,日本对朝鲜便从此不怀好意,处心积虑要到朝鲜半岛去和中国争一日长短,于是乎中日便展开了一场斗争,日本在甲午战争打胜后把中国势力逐出半岛,结果朝鲜便成为日本的殖民地,主权全断送给日本。


这一改变,中国不忿自不在话下,估计日本打下朝鲜,下一步便是要拿下中国东北,即使想尽办法还击,但最后果如中国所料,日本大摇大摆进军东北,抉植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立“满洲国”,最后便全面进攻中国,只不过是从十九世纪到1930年代不过半个世纪,日本便从东北亚惹上了世界大战,最后自己也惹来大祸,在第二次世界被打败,被美军占领着,到现在仍没完结。想当初如果日本不介意中朝关系是好是坏,便不会跳进去惹祸上身。可见朝鲜半岛不能洁身自爱,经常自己人打自己人,还拉外人打自己人,自误误人。可见朝鲜这个国家要自保得先要学会先自己创造条件排除内斗,才有条件在国际间创造严守中立的条件,才不会引狼入室。


二战后朝鲜半岛南北分治

十九世纪的历史经验如此,二十世纪的遭遇依然无法创造国人团结自重,继续卷入国际势力的斗争。这次的斗争更严重,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把朝鲜半岛中间一分为二,用北纬三十八线为界,与北边的苏联两军对峙,形势之紧张让美苏各不相让。苏联怕美欧反革命势力借朝鲜半岛作为军事“桥头堡”,威胁到其西伯利亚与其在中国东北的既得利益(当时苏军也从日军手中攻占了东北,大连还曾是其租借地),另一边的美欧也藉口要“围堵”苏联向中日的势力扩张,把三十八线当成其反共的最前线。受美国扶持起来的李承晚政权也配合美国反共,这一下可就立即与北边受苏联军事保护的金日成政权形成势不两立,1950年开始南北开战,金日成先是把李承晚与其南方军队压缩到几乎全面溃败,美国哪堪示弱?在联合国拿到舆论声援,把美欧军挂上联合国军的名义,大举反攻,这一回却把金日成压缩到中国的边界鸭绿江边。美军总指挥麦克阿瑟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企图拿下了朝鲜便和败退到台北的蒋介石军队联手,一北一南,反攻大陆,把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推翻。可是美国总统杜鲁门却不认同麦克阿瑟在此发动反共的全面战争。早在1946年开始,杜氏已筹划了全面“围堵”共产势力的全球战略,他深知西欧国家被希特勒蹂躏后元气大损,苏联又占据东欧八国并将其赤化,而东方的中国也在1949年变成共产国家,要在此形势下向中苏全面发动战争,美国怕自己独力难支,因此怕麦克阿瑟用热战打乱了他在只围不打的冷战战略,还怕麦氏自把自为,断然把他在朝鲜战争撤职。但杜氏的战略早已被麦氏搅乱,也因此威胁到中国而派出“志愿军”协助金日成抢回其三十八线的立足点。1953年双方停火,仍以三十八线为界,变成南北两个政权军事对峙。中国为了展示自己对朝鲜没野心,不干预其内政,把志愿军撤走,但也要求美国用国际的政策对待朝鲜,但李承晚还是让美军好几万人留守不走。自1953年以来,韩国成为美国反共军事同盟,支持美国围堵中苏与金日成,于是金李两个对立政权既展开内斗,同时也成为国际冷战的据点,无法创造国家中立的条件。


美国以朝鲜半岛为反共基地

本来冷战进入后期的八十年代,李承晚时代也换上了金泳三与金大中两位有意和朝鲜讲和的总统。金日成换上了其子金正日再换上了其孙金正恩的子孙三代,可是一日见不到美军撤走,也都坚持国家统一必须先要撤走外国军队。偏是美国从反日到占领朝鲜半岛,再由反日到反共,都拿着朝鲜半岛为其反共军队基地。美军一日不走,平壤一日也不会和首尔谈和,更遑论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了。也正是朝鲜半岛没法以建立中立自主的地位示人。朝鲜半岛成为东北亚的火药库,便一直挥之不去!


尽管平壤政权想发展核子武器来自保,但是要靠战争来要求民族自强的想法,全球历史已证明行不通。古希腊的斯巴达城便因为迷信战争而自取灭亡,日本东条英机与德国希特勒也迷信战争而被消灭。既然战争不可取,战争的武器哪怕是够怕人的核子炸弹也都无济于事。因此朝鲜的政局发展到今日,全球应看得很清楚,要朝鲜半岛大家和平相处,首先在半岛打造中立的条件,而且必须要先从国际做起,中国早已认识到这一点。因此1953年韩战停火后,立即召回志愿军,但美军却不走。到1979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走和平建设的外交内政路线,邓小平还特意邀请金正日到经济特区的深圳考察,要其效法,但美国没做出相应的鼓励,结果首尔无法中立,平壤也更无法开放了!


从南北和谈打开新局面

现在既然美国与日本口口声声说不能忍受金正恩发展核子飞弹,甚至又再一次挟持首尔政府要其配合日本联手进攻平壤,韩国民选总统文在寅在选举时声声口口要和平壤议和,但美国却不以为然,反客为主,甚至不理文氏反对持续在韩布置“萨德”防导弹系统去刺激平壤,当然也叫中俄不满。由文在寅欲和又无可奈何的困扰,可见现在朝鲜半岛的新局,已初步出现了韩国要摆脱美日,现在中国早已不想干预朝鲜半岛内政,而美日的威胁已烧到金正恩的眉头,此刻要促成南北和谈,似乎比促成“六方会谈”更有条件。只要让南北双方知道走国际政治中立的路线才是大韩民族自强自救之道,南北和谈一旦成事,国家统一有望,如果中俄联手在联合国主持朝鲜不结盟的中立路线,相信美日再有私心,也抵不过联合国主持和平正义的压力!


中国在“六方和谈”早已用尽心机,不妨改从南北和谈打开新局面,成功的机会会由南北自我反省自我发力而更有希望!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