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特金谈和不可能弃中国一边

 ·2018年3月24日

金正恩一句话说愿意和特朗普面谈,美朝关系立即引发美国有人遐想:特金一旦搭上关系,平壤很快便会飞走中国,转而和华盛顿结盟,中国失去朝鲜的缓冲,便要直接面对美国兵临鸭绿江,东北亚的势力均衡也会因此改观,对美日更有利了。


60年来“妖魔化”平壤政权

这个遐想反映了华盛顿的战略家一直有这个期望,想尽办法在驻军韩国之余,再取得朝鲜,加上日本,便可以在东北亚建立反制中苏(俄)的战略联盟。在1946年开始“围堵”苏联的战略部署便有此打算,1950年至1953年的韩战也有所策划要“围堵”中国,但一直没法拿下朝鲜,只好驻军韩国,伺机再动。六十多年来不断“妖魔化”平壤政权,正是为消灭这个“邪恶”政权的备战宣传手法。


最近特朗普上台后,其政治抱负正是要美国更强大起来,而且还要找一个地方证明美军势不可挡。眼见金正恩连番试射飞弹,马上见猎心喜,将太平洋的舰队部署到东北亚水域,军事演习更是作势要进攻朝鲜。在国际外交战线上,也发动联合国大会与安全理事会全面制裁朝鲜。这是为进攻朝鲜的舆论攻势。现在看到平壤主动想借平昌冬奥举起橄榄枝,接着还有一连串与首尔领导人文在寅展开谈判,甚至邀请文在寅访问平壤,金正恩还设宴招待首尔机要代表,借他们送出愿和特朗普展开双边元首会谈有关“非核问题”。这一下,特朗普也迫不及待,把金正恩的“转变”视为自己施压的收成,依照美国一贯的战略目的,当然不会错过机会当面把平壤首脑“杯酒释兵权”,化敌为盟,几十年的战略目标一朝得逞,华盛顿有人有上述遐想並非无来由!


然则金正恩当真会在中朝关系来个“改变”吗?这个答案从华盛顿手上,不可能拿到,只能从平壤那边去寻求答案,才是可靠的方法。


金正恩不会背弃中俄

金正恩会不会在一夜之间去“化敌为盟”?这就要看他对特朗普的信任有多大,虽然特氏不断在自吹自己是个谈判能手,但是自他执政以来所体现出来的形象,反而是更像个“喜怒无常”,“能共谋,但难共事”的领袖,因此与他打江山的谋臣,一旦和他共事,一个个却被他“FIRE”(被炒鱿鱼或忿而辞职)。金正恩能在朝鲜高风险的政治环境中上升到最高领导地位,已说明了他並非“省油的灯”,他不会想不到,一旦他背弃了中俄两个战略盟友,走去和特朗普结盟,在美国盟友堆却又举目无亲,日本人信不过,与首尔又有千丝万缕的政治矛盾,他与美国斗争多年,不可能不知道美国的国际政治非常复杂,长久以来,中情局与白宫谁领导谁?白宫主和却横遭中情局人员从中作梗的例,时有揭发。金正恩与其执政班子不可能不留意到。因此要他急速投向白宫主人,那是匪夷所思的事。由此可见,若要从金正恩身上找寻答案,要他从俄长期盟友关系一下变节,是很不可能的事。


再拿中国和美国比较,美国背弃盟友的例子,不胜枚举,在南越便有吴廷琰与吴廷儒兄弟两人以南越政府首长的地位在白宫参与密谋的政变中被杀害。菲律宾马可斯总统被美国扶持专政二十年,最后被里根一个电话获悉美国的“保护网”已被解除,只得落荒而逃。印尼领袖苏哈图由美国扶持他以军人专证三十二年,最后是被美国金融狙击手掀起金融风暴,在内乱中被推翻。又,东帝汶武装独立也是在美澳出兵促成的,而且还是在苏哈图任内发生。这些案例发生在东亚,金正恩不可能不看到。


中国对盟国没有二心

反之,中国标榜“五大原则”中的“不干预内政”,对盟国也信守没有二心,中国曾派出“志愿军”帮助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击退美军,守住“三十八线”,战争结束后即时全部撤军,比起美国驻军韩国不走,中美谁个干预朝鲜半岛内政,平壤自有定论,想到这一层,要平壤弃华投美,在朝鲜没有这种政治土壤。


也许还有人想到越南统一的例子,认为越南南北统一后,北越不再需要中国的支持,立刻由结盟中国变为反中国,两个共产国家可以反目:如果美国不向朝鲜施压,一旦金正恩和特朗普会谈进入“蜜月”,美国自会促成首尔和平壤谈和,只要美国保证不推翻金正恩,平壤和中国愈走愈远,最后重演南北统一而反华的事也会发生在朝鲜半岛。


靠中国支持和美国谈和

这个比较最大的弱点是北越用武力促成统一,南越政权被消灭,内部矛盾也告瓦解,加上越南蓄意要迫柬埔寨和老挝和它结合成“印支联邦”,引起柬埔寨反击。中国反对越南的势力不当扩张,中越因此不和。在朝鲜半岛,一来存在两个政府,和平共存不难摆平,要统一却矛盾重重,用和谈促成统一,长路漫漫,五十年未必能成事。因此只要南北两个政权分立,平壤要放弃和中俄结盟很难想象,二来平壤周边都是强大的国家,不像越南可持强凌弱。因此也不会因为扩张问题而被中国叫得感到不爽。


由上所述,本文倾向的想法是金特会谈,不可能架空中国,反而还要靠中国支持才能给金正恩信心去和美国谈和!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