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香港政党与社运破坏民主

 ·2017年12月23日

Ethan B. Kapstein 与 Nathan Converse两人联名撰写“Why Democracies Fail”(《民主为何失败》),发表在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出版的“Journal of Democracy”Volume 19, Number 4, Oct 2008 PP. 57-68。该文参考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两类新兴民主国家的成败经验,一类是后殖民地独立建国采用了西方民主制国家,一类是东欧共产国变天后采用西方民主制国家,此外再加上有关拉丁美洲的国家。作出此全球的检讨,该文得出的结论指出:不令人感到意外的,政治科学家发现在长期印证下,民主之所以存亡和其求生的机会有密切关系。换言之,一个民主政权愈能持久,其走向专制统治便更无可能。


由挫败转而破坏民主机制

在考究民主失败的关键问题时,该文也发现最大的要害是有关政党在他们展开权力斗争时,由挫折而转向破坏民主机制。例如在机制外发动群众运动,在议会内捣乱,想尽办法瘫痪政府运作,采用极端政治手法破坏法治。如此这般把民主机制搞到完全失效,最后便会触发专制统治的苗头。在政治学者研究全球123个案例中,清楚见证了民主成败的根本问题。


由此可见,若问民主是什么玩意?一句话就是:民主的玩意就是要维护民主机制,所有民主参与的人与组织,包括选民、政党、议员、官员、司法人员、非政府组织,甚至国际力量等等,都要一致做民主的建设工作,不要搞破坏,只有这样,民主机制才能生存,其他包含在民主概念之下的什么人权、自由、民主、法治等才能有发展的空间。


香港“一国两制”将会崩溃

如果用这个政治学的发现来检验香港民主发展的情况,令人担心的是香港的参政者,尤其是所谓“民主派”政党与社运团体,在过去二十年所做的民主玩意是在破坏民主机制多过维护的工作,而且破坏的行动愈来愈严重。再这样下去,民主机制变得无法运作时,可以预见到的结果将是“一国两制”首先在香港的一制崩溃,原有的“一国两制”设想将失去意义,当初的设想是港人要保留原有的生活方式与其价值观。在制订《基本法》的咨询过程中,港人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中力争市场的自由机制,金融制度,原有的结社自由、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私有财产权等等所有在国际人权法应有的,都应享有。虽然港英政府时代,议会与行政并不开放由选民自由选举产生,但在《基本法》起草时也列为可“循序渐进”地实现立法与行政双选举。国际人权法也列为《基本法》条文内。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得来的上述的民主条件,过去二十年所见,我们的参政者不但没珍惜这些民主要件结构出来的民主机制而加以维护,反而极尽破坏的能事。


要知道民主的玩意是否有建设性?根本在参政者须遵守民主机制,从而本着机制去争取各自的权利。多元社会的利益分歧也多元化,各自利益的分配都靠着各种利益团体或个人去争取,有人有得有失,此时失他日得,是社会正常的现象,不能因为一时之失而怨天尤人,走向极端,进而怨及民主机制,愤怒破坏机制,失去了机制的效能。所有民主条件也会因为失去机制而无以为继,社会陷入分崩离析,诚如全球见证到的经历:机制败坏,民主不再。香港前景面对到的危险正是如此。这不是危言耸听,政治科学从全球实证研究(Empirical Study)得出的论据正是如此,不由得你不信!


功能组选举与美国参议院选举相似

当前所见的香港破坏民主机制的实情当以立法会的机制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而立法会由过去的港英时代延续下来的机制,就算九七前由委任议员到部分民选议员的机制,以民主条件来说,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九七后也在《基本法》的宪制条文保证下,所有重大的民主要件都在《基本法》得到安排。单看立法会的机制便比九七前跨前了一大步,原有九七前立法会不由民选产生的,也都开放为民选,就算其中有部分议员由功能组别的选举方法产生,但其议席是由开放选举产生,有人指其非一人一票直接选举产生,不民主,不接受,因而连带抱怨到这个选举机制,进而想尽办法去抵制或破坏这机制。这不是建设性的取态,建设性的做法应从《基本法》第68条规定,循序去实现立法会最终由直选产生所有议席,在这天到来之前,建设性的做法是根据功能选举制度去争取自己的议席,既然 其选举是公开自由参选,机会平等,不能说功能选举就不民主。


用美国参议院选举办法来看,参议院五十州分开选举每州应有的两名联邦参议员,五十州人口分布大小悬殊,以加利福利亚州与阿拉斯加来比,前者四千万,后者只有七十五万,七十五万可选出二名参议员,四千万也只选出两名参议员,相差53倍。但在100个议席的参议员却票票等值,更甚的是参议员与众议院相比,参议员代表州权益的功能选举设计,与众议院平起平坐,其政治影响力还高过众议院,但美国参政者並不因此而要打倒参议院,可见其尊重机制的民主修养很到位,也可见到港人不满功能选举而要去之而后快的取态是在破坏民主机制。


用不民主行为破坏民主

此外,在立法会拉布拉到议事规则被破坏,也是破坏立法会机制的行为,利用立法会选举取得立法会议席及在立法会不依法定宣誓程序宣誓,违抗议会主席命令搞到他没法维持议会正常运作,为了反对,重大立法不依法议会“多数决”(Majority Rule)的办法,转而发动群众上街示威,甚至借“公民抗命”等等,种种不依机制去表决高下而用机制外的群众运动去决定输赢,公开挑战执法机关(包括警权与法权)的公权力。所有这些行为都是破坏民主机制的恶例。如果我们的参政者不自检讨,不早日回头,民主在香港没有前途!


记住,大家这样的参政玩意,不是民主的玩意!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