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朝鲜问题史无前例 要有新思维

 ·2017年9月23日

朝鲜问题应如何归类?不但政界捉不到用神,连政治学也会摸不着头脑。


先说政界吧。美国一向以“世界警察”自居,就核子武器的问题来说,这个“世界警察”也一向束手无策。先是连自己该不该发展核子武器,也自制不了,又如何制人?等到看见苏联也在发展核子武器,无法阻止之余,竟然与苏联争先恐后,全力以赴,作出核武竞赛,结果美苏手上拥有的核子武器多到可以炸毁好几个地球。既然无法自制,只好把几个拥有核武的国家拉在一起,签下核武协议,约法三章;不许滥用,不许将技术转移等等,以为这样便可足以控管核武问题。


美国支持印度拥有核武

可是后来发现会有更多国家也在研发核武,知道无法制止,便退而增订协议,规定谁可拥有,谁不可拥有,不可拥有的国家,首先是美国说了算数,只要被美国视为“邪恶”的国家,便不容开发核武,否则便要遭到制裁。至于对美友善的,却又网开一面。像印度便由美允准而发展为核武国家,至于伊朗、伊拉克和朝鲜便因为制造“大杀伤力武器”而被定性为“邪恶轴心国”,非要除之不可。但消灭了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后却追查不到什么“大杀伤力武器”。如此误判,失去了其公信力。


对于伊朗与朝鲜,只好回到国际制裁的办法,拖拖拉拉,以为一般非武力的制裁可有效制止其发展核武,实则在玩外交游戏,与伊朗说是协商的余地,与朝鲜开了好多年的“六方会议”,毫无效果,却眼巴巴看着平壤不断研发,不断试射。美日韩三国联盟也不断展开针对朝鲜的军事演习,以为可以吓退平壤,事实却不然,金正恩掌政后,不但研发变本加厉,连试射也一点不示弱,最近索性还把弹道导弹飞越日本上空,更说明最终目标是美国本土,先是关岛,后是美国大城市云云。


美对朝非军事制裁失效

形势发展到非军事制载已无效,连军事演习的威胁也失效,甚至对方有多少核弹?能不能有效防范其核子攻击?美国防得了,日本是否防得了?韩国的首尔会否首先遭殃?真的发动核子战争的话,朝韩日起码要有三百万人陷入核战惨祸。当年投下长崎与广岛只有两颗原子弹死伤人数不到二十万,已然成为千夫所指的“人道沦亡”,现在美国即使能保证美国不死人,也不能不顾朝日韩三百万人的性命而断然对朝发动核子战争。


正是因为非军事制裁失效,军事制裁又代价太大,处此进退困境下,说明政界对核武问题已捉错用神。


说到政治学界,首先得指出的是政治学对于战争或是和平所做的研究工作,都是议而不决,对于终止战争一点也帮不上忙。对于和平建设也是爱莫能助。尽管政治学者曾用各种理论角度去评说战争的肇因,道德批判,国际组织等等,但是这些研究对于战争防范或制约起不了根本的作用。因为发动战争的政客可有上千上万的利益盘算,他们怎么想,怎么做,根本不会把学术研究放在眼里,打了再算,成则为王,败者为寇,像希特勒或东条英机,这类的政客会从自己发动战争的对或错去考虑吗?


他们心目中只有胜败的考量,只要有万分之一的胜算,他们也会孤注一掷,对于这种疯狂政客,什么道德批判,什么军事制裁,一点也起不了作用。希特勒与东条不是被国际法庭判为战犯吗?希魔自行了断,东条被吊死,但其灵位还被供奉在日本“靖国神社”,被当成民族英雄来膜拜,连现任首相安倍与其同僚也以坚持到那里去拜祭是件光荣的事。日本今后再有千千万万的东条英机冒出头来,政治学界能有什么奈何?!


“恐怖平衡”理论制止核战

对于原子弹氢气弹那样灭绝人性的武器,学术界有“恐怖平衡”的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只要人有我有,毁灭对方的机会一半一半,因为杀伤力太可怕了,到最后谁都不敢轻易动用,这种武器的恐怖作用令到最后谁都不敢用,也就达到恐怖性的平衡。


这个理论以美苏冷战为实证研究,指出双方最后都不敢用,尤其是以“古巴飞弹危机”为案例,指出代表苏联的克鲁雪夫与代表美国的肯尼迪都在核战一触即发的危机中双双怯退下来,不敢启动核子战争。


这个理论管不管用?一点也不保证,对于克肯两人也许管用,但是对于希特勒这位蓄意研发原子弹以求击败其敌人,把胜败视为民族和自己生死存亡的唯一机会几乎像是疯子的人,如果其研发成功早一个月,让他有机会用原子弹对付英法苏等敌国,后果真不敢想象。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原子弹有可能落在希特勒这种“疯子”的手上,从德国逃到美国的犹太籍科学家对研发核子武器的看法出现两极化,以爱因斯坦为首的一派极力反对这项研究,参与研发原子弹的“曼哈顿工程”一派则全力配合白宫日夜赶工这项研究,爱因斯坦知道阻止无效,知道其学生与同僚参与其事,还断然与他们断交以表其愤慨。这番纠纷都写在了史册上广为人晓。以后来不断有国家成功研发核子武器与其运载工具的飞弹来判断,最早最了解核弹的有识之士如爱因斯坦老早作出了警告;这武器早慢会扩散,政界也不乏希特勒之徒,控管不了,最好的防范办法便是不要去研发!


朝核问题考验人类智慧

爱因斯坦的警告已充分说明了无论是政界或学界,都没法控管核子武器。自1945年首次爆发原子弹以来,除1962年的“古巴飞弹危机”,世界目前再度面对到当前朝鲜的核弹威胁,而且这次的核弹正是掌握在一位无人能了解能预测的金正恩手上,此人生性残暴已多次体现在其对付政敌的表现,他可以用“狗刑”处死他的姑丈,也可用大炮来射杀其同僚。他成长的政治环境便一直在仇美仇日的政治氛围中,当下又被美日为首的强敌用尽制裁与军事办法威胁到其生死存亡。既然他已手握大批飞弹与核弹,既然外交谈判与种种制裁已失效。可是一旦美国动手先发制人去攻击朝鲜,他会用核弹反击已不在话下,最后能够消灭他也不在话下。可是要面对一场可能消灭首尔、东京、或广岛等其他地方,死人最少三百万的核子战争,谁敢担当得起这极为危险的决策所造成的后果与其责任?


人类有过层出不穷的政治风险,但是由核子武器搞出来的政治风险,却是史无前例,当前朝鲜的核子问题正是考验人类智慧的重大课题!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