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习李会能重修中新关系吗?

 ·2017年7月22日

习近平与李显龙在德国汉堡的G20峰会上召开了中国与新加坡双边会议。据新加坡总理公署文告披露,双方在会谈中肯定了:新中实质的双边关系,以及频密的高层交流和双边合作取得的进展。另,新华社发出的报道,引述了习近平在会议中指出:中新传统友好,合作成果丰硕,走出了一条与时并进,互学互鉴的合作道路。中方高度重视发展同新加坡的友好关系。


习:把握好两国关系发展方向

客气话说过了后,习近平也不忘提醒李显龙与新加坡:中新双方要继承两国老一辈领导人留下的良好传统,从战略角度和长远角度把握好两国关系发展方向,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相互理解和支持,要创新合作思路,深挖合作潜力。


至于具体的协作工作,被提到的有:要开展青少年的大学生交流项目,扩大人员往来,务实两国友好民意基础,要加强在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等多边框架的协调和配合。


此外,习还特别提到新加坡在东南亚的角色,要新加坡做好协调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尤其是明年新加坡将接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相信新加坡将引领东盟同中方一道,推动双方把务实合作提高水平,共同引导区域一体化进程;建设更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


李显龙与美日共声气

在此值得关注的是,中新关系在李光耀去世后不到两年竟急速由过去的良好关系剧变为外交公开龃龉,媒体舆论抨击,尤其是在南海问题上更见李显龙走去美国官访与美国同指中国不应不理会海牙的仲裁,接着白宫之行还到日本和安倍同声同气要共同维护南海的自由航行权,共同维护海洋公法。李还有言若大国不守国际法,像新加坡那样的小国便没有生存的空间。


在东盟的会议上,新加坡代表在昆明的一次外长会议竟然先前一天自行离去,让预先安排好的中国东盟联席会议告吹,作为协调中国东盟的主角竟然借缺席来杀掉“协议”声明。此还未了,接着在南美召开的不结盟国际大会上,新加坡的代表更被中国揭发在会场游说要将南海问题列入议程,此举两度引发中国的民意纷纷声讨新加坡多事。中国的外交发言也不断提醒新加坡,不要以第三者和不是南海主权纷争持份者的身份说三道四。


北京有意边缘化新加坡

中新关系出现逆转,接着也发生了两个让国际关注的事件:一是新加坡政府用商船运载军用坦克车,又没事先向有关海关申报。结果被香港海关发现扣查。这无异是反掴了新加坡一巴,声称要维护国际法者却不遵守国际法;二是中国在北京召开了“一带一路国际峰会”。与会者多达六十多国。国际纳罕的是,李显龙没有受到邀请,新加坡只由部长出席,也被认为是中新关系不好的后果。


作为战略地位不能被忽视的新加坡,无论如何,理应是“一带一路”的要津,马来西亚也被北京的峰会敬为上宾,中马还在会上签下了多达十四项的合作开发项目,涉及的投资数额多达千亿令吉;其中还包括马六甲的皇家港与贯通巴生港口与关丹港口横越马来半岛全长达750公里的快铁。这两个项目也被观察界视为有意架空新加坡物流港口的价值。


在此同时也传出了中泰有可能合作开发“克拉运河”,这条运河若成事,船运便可在泰南狭长的中部由印度洋穿越南中国海,省了一千五百公里的航程。这计划传说已久,过去也一直是新加坡关切的事。因为对新加坡的物流海港影响至巨。今时今日,新加坡的经济已走向高科技与金融等服务业,依赖物流的程度也大为减少。


但马来西亚与泰国热衷配合中国发展“一带一路”的商机,而且投资巨大,若新加坡仍是坚持与美日走在一起,有意无意在“杯葛”“一带一路”,眼见周边国家已然与“一带一路”共同繁荣的架势,新加坡能担负得起被孤立或被边缘化的遭遇吗?新加坡政府即使不加多虑,其民间与商界却不能不多虑了!


在这近年中新关系逆转下,今次汉堡举行的习李会是否有转机,诚如习指出的,新加坡必须要回归到两国老一辈领导人留下来的良好传统,尊重与理解彼此核心和重大关切问题,不要在南海主权纠纷问题“说三道四”,也不要再在东盟炒作南海问题,中国也不断在东盟重新强调主权问题是国家的核心价值,只能由涉及国家展开双边谈判,第三者没有置喙的余地。


要在南海和平相处,只能由中国和东盟通过协商制订“南海行为共同守则”,搁置主权争议,以共同开发南海资源,求取双赢。因为有着过去几年美日高调干预南海问题,中国对于新加坡在东盟和中国唱反调感到特别刺耳,因此在G20汉堡会外之会要特别提到来届新加坡主持东盟会议时,要引领东盟和中国一道推动双方合作打造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


习肯定中新在“一带一路”的商机合作

为了要鼓励新加坡向好向上发展中新关系,习在重新肯定过往良好关系之余,也指出了双方可以在“一带一路”的商机充分合作,李显龙也表示愿意配合。还有青少年和大学生交流工作也大有发展的空间,新加坡在培育青少年爱国的教育,特别是在大学入学前接受两年的强迫国民服役,让知识少年亲身体验保国护民的训练,可为中国借鉴。


还有双方人员往来的交换计划,过去中国曾派出数以万计的公务人员赴新交流,让中国观摩到国营企业可以和私营企业共存共荣的“新加坡模式”。今后也可在“一带一路”发挥合作创新之路。新加坡以“民主社会主义”求得经济社会主义之同时,也充分发挥政治经济资本主义而见容于西方国家如美英的认同。


习在“一带一路”高峰会上曾强调要在发展“一带一路”的基建下,同时也要建构文明的共融。新加坡能以多元种族建国,成功取得社会安定繁荣。若能像过去李光耀那样主动促成台湾海峡两岸的“九二共识”,要促成东盟与中国的文明结合,当是大好机会深挖合作的潜能也!


机会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靠人去追求得来的,相信中新会持续先辈建立起来的好传统,再进一步强化双边的关系!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