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军事上消灭分裂企图 主权统独的根本考验

 ·2017年10月21日

国际法承认一个国家主权的准则,要看这个国家的政府有无能力有效管治其所宣称的领土与领地的人民。这个国际法准则至今仍为联合国成员国所遵守。尽管过去长期以来,各国有过主权分崩离析的例子,也有过外国干预的例子。但说到底,与其说是国际法保证一国的主权完整,他国不可染指,不如说是主权完整与否根本要靠国家自己有无能力保证,有,国际法便会根据这个有效管治的事实承认其主权。即使如此,有没有的事实还得靠各国有无与其建立外交承认,如果没有众多国家与其建交,其主权的变数还会很大。如果出现这个情况,国际法也爱莫能助,只好以国家陷入长期内战视之。联合国也无法阻止各国自行选择与分裂的那一边维持邦交,甚至联合国本身要接受那一边为会员国,也都没有一定的条规。有时出现接受两边都是会员国(如当年的东德和西德都成为联合国的成员),更多的时候是只接受一边为合法的政府(Legitimate government),至于另一边得不到这个合法的地位,联合国也不会干预其存在的命运,只能靠这个国家自己找到办法解决国家统一的问题。


建基于国家有无管治能力

由此可见,即使有国际法承认国家主权的准则,但是这个准则的条件却建基在这个国家有无管治的能力。这个条件却存在无限的变数,其中最大最复杂的变数是外国的干预,尤其是当今意识形态对抗的世界。像过去半个多世纪出现的世界冷战对峙,不少国家分裂成两个对立的政府,也各有外国势力支援。如果纯粹是内战,彼此谁胜谁败,大抵不会拉得很长,可是形成东西两大敌对阵营后,内战可以拖得很长,像南北朝鲜,像中国台湾海峡两岸,像东西德,都是因为背后有外国势力在干预的结果。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除非对立双方不怕流血,硬行武力统一,像南北越分裂,哪怕南越一边有美国五十万大军支援,但不敌北越进攻,南越全面失败,越南便宣告马上统一。东西德也因为东德一方垮倒而通过和平手段恢复德国统一。此两案例也证明了东西冷战出现的国家分裂,也有可能用武力统一,其可能性是取决于武力的强弱。连苏维埃联邦也逃不过武力裁决的命运,当其军事强极一时,苏联不会解体。一旦其军队不听命苏联政府指挥时,加盟共和国也就把苏维埃联邦解体了!南斯拉夫在该国强人铁托统治下,连强大的苏联大国也拿他没办法,可是铁托死后,强人政府不再,南斯拉夫便告分裂。科索沃便在美欧支持下自行独立建国,塞尔维亚变成南斯拉夫的化身。印尼的东帝汶也因为美澳出兵力挺,印尼军队不敌,也因此从印尼主权分裂出去变成另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非洲的苏丹在英殖民地进侵期间,曾是英帝国的“恶梦”,其强悍可见一斑,但独立建国后却出现南北对峙,最后也因为外国干预,南苏丹得能独立建国。


动武要能够快刀斩乱麻

国际上采用武力以确保主权完整的做法,虽然是常态,但动武却要讲究简单利落,能够快刀斩乱麻,人命牺牲少问题不大,牺牲难免但能速战速决,不要搞到乱世后患无穷,问题也不大,只要战事结束能证明有效管治,像北越征服南越那样,连强大如美国也无话可说,逃出来的越南难民再多,只要其国内不再有乱事,已足以让明其管治能力胜任有余。反之如果动武搞到常年累月,拖而不决,甚至还出现杀戮战场,招来外国干预,这便会证明管治无能,统一便会夜长梦多,不分裂也几难。这情况最易引起国际讨伐的是由统一主权发生种族灭绝与宗教压迫,便有可能导致联合国出兵重建和平,一旦如此,主权不分裂也不由自主了!


“公投”独统不受各国承认

正因为动武难以保证不过分暴力,不过分流血,因此国际间的分裂主权游戏转而采用非暴力的办法。这办法也简单,最常见而又可以很复杂的办法便是“公投”统独。正因为公投很容易被人“机关算尽”,当今世界各国多不承认公投属合法办法。即使承认其合法性,因为问题可变得很复杂,往往又会把公投节外生枝,难以认同公投的办法。像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便是一例,从上世纪六十年代魁省的法裔人口便要公投表决独立建国,但没法取得法定多数而失败,但分离势力不放弃,从六十年代开始,公投好几次都告失败,2015年有公民提出释宪、指公投不合宪。理由是魁省不属独统正反人士享有的权利,不但省内的每个人有表决的权利,省外的加拿大人也有权利参与表决。不但如此,连省内外的领土生态既不能独立于其他省份之外,森林、河流,一切生物,都有生存的权利,都应取得他们它们的同意,否则公投不合宪。这次官司打得很大,各种专家都参与论证。最后法庭裁决魁省公投不合宪,从此魁省公投也画上句号。


加拿大的这次案例,曾被不少国家认同,但所持的理由一般认为不应由一省一地的人决定公投结果,应由全国人民参与公投才算合理。用生态观点去看公投倒是很特别,以后会否被国际认同而成为常态化,仍有待演进。但公投由国家部分人要求公投分裂主权的做法,已惹起不少纷争,像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公投独立,不被国家政府许可,派出警察打压不在话下,其地方自治地位恐怕也不保。单靠群众运动为公投护航,没有自己的军队,又未见欧盟与美英的强下外力支援,最后只能是孤立的公投,不会有作为。


除了公投的办法外,其他非武力办法,常见的是向联合国投诉,希望由联合国出面调停。但这办法要通过安理会这一关也有难度,因为安理会有五个常任理事国有否决权。而五个常任理事也各有自己的盘算,要取得五国同意不投否决票,还没见过这种案例。


抵消港、藏、疆、台独

总之,本文的论述已充分说明,无论“港独”、“藏独·”、“台独”,或是“疆独”,只要中国军事强大到能抵制消掉外力干扰,便有可能在军事上灭掉分裂国家主权的企图。只要当事者无法用武力护航其独立建国的企图,世界无案例可证明港、台、疆、藏分裂国家主权有什么可行办法!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