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平壤用热线突破制裁线

 ·2018年1月20

想用制裁孤立的办法去解决朝鲜的核子威胁问题,不是办法,与其孤立迫使就范,不如改用“建设性接触”(Constructive Engagement),收效会更大。消息传来,平壤主动去接触首尔,建议南北终止了两年多的高层热线重新启动。首尔闻言,马上作出了积极的回应,接着热线迅速恢复,才不过两天,双方已有了具体的进展,敲定双方各派出五人代表团举行高层谈判。


首尔表现得特别积极,比平壤先行发表了五人代表团名单,而且抢先表示善意,邀请平壤参与主办行将召开的平昌冬奥运动会,双方会谈的议题也很客气,把泛泛的国家统一置于首位,把举世关注的核武问题,当成“随机应变”,到时再相机行事。这一招真可说体现了亚洲人深层文化的面子问题,把敏感有失和气的问题先搁一搁,待建立了和谈的气氛后,势可迎刃而解。


利用冬奥运会谈判是高招

就双方初步接触所见报的议题来看,好似“有皮无肉”(Not Meaty),但在摩拳擦掌的关头,握手的皮肤接触,意义不可小看,尤其是用冬运会来过招,更见高明。因为在举世制裁平壤声中,首尔一直在担心平昌冬运会会有危机,怕平壤到时“捣蛋”(试射导弹),现在让平壤参与盛会,真是“化干戈为玉帛”,由于双方在会上敲定在冬运会合作,到时让各国健儿一道欢迎朝鲜健儿,大家欢天喜地,那道化解戾气的和气,真是难得的机遇。


只要冬运会成功落幕,原先在联大高调通过的制裁紧张气氛,碰到这个和平的奥运,制裁的火气会否能烧旺?可就要看朝韩的后续谈判能否拿回朝鲜半岛的主导权,不再落入美国主导的圈套。


因为追根究底朝鲜半岛的问题正是出于近代历史打从被日本殖民统治以来,历经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结束了日本的统治,但迅速落入美苏以北纬三十八线南北割据再受外强左右,为了想拿回朝鲜民族的自主权,金日成曾与李承晚打了起来。


双方也打出国家统一的名堂,但双方也都因为有苏联与美国的支持,而美苏却又因为战后发动了全球意识形态的战争,只要美苏将东亚的朝鲜半岛视为不可放弃的战略据点,金李两人的统一也就节外生枝,双方都被视为外强的棋子,金日成在韩战三年中,头一年几乎成功将美军逐出半岛结束李承晚政权而成功统一朝鲜半岛,但在美军借助联合国名义下大举反攻,反而把金日成迫到中朝边界的鸭绿江。


刚好中国也在1949年建立了人民共和国的政府,被美国视为眼中钉,其韩战统帅麦克阿瑟想趁胜从朝鲜打进中国,企图要退守台湾的蒋介石反攻大陆,以为可南北夹攻,使国民党江山在中国大陆重建。


可是美国的美梦很快便被中国的“志愿军”粉碎,美军在志愿军反击下,在长达三年的韩战中,始终没法改变原先美苏划分南北朝鲜分治的局面。最后双方谈判结束韩战,中国志愿军全都从朝鲜撤回中国,但美军却始终以维护韩国政权为名,以达到其据韩国围堵中苏的目的。


朝核反制美军 最有效武器

之后的六十多年,平壤与首尔便如此在美国驻守下分裂至今,尽管平壤早已不再受苏联或中国摆布,也不再有外国军队驻防,可是首尔却始终没法从美军驻守下拿回其自主权,而平壤却视美韩的军事联盟为国家统一的最大阻力,甚至把美军视为平壤政权存亡的最大威胁。打从金日成开始开发出来的核子武器,正是出于反制美军的最有效武器。


如果从拿回主导权的角度去看待朝鲜半岛的问题,当可发现,今天的平壤早已摆脱了俄或中国的左右而有自己的主导权,而首尔打从李承晚开始历经以后的几届总统,因为被美国把共产革命渲染到与自由人权不能共存的巨大威胁,加上受美国驻军的左右,都无法不受美国主导。


即使是最近下台的朴槿惠虽曾在对日政策上想要争取主导权,一旦面临到美日韩联防的问题时,却仍要受美国主导而不得不和日本妥协,即使在“慰安妇”问题上也被迫违反国内反日的民意主流作出退让,其中被认为有辱国格的接受微不足道的赔款去换取日本开脱“慰安妇”的罪行,令到朴槿惠下台后仍挨骂名。


文在寅突出取回 国家主权的政纲

也正是朴对日的妥协,令到韩国民意对于失去国家之主权问题越来越感到不满,也因此让文在寅在其竞选过程中,特别凸显出其取回国家主导权的政纲,这可从他提出要重新检讨对日所取得的“慰安妇”协议与重新考虑要否装配“萨德”的问题看出苗头。

 

更重要的是在面对美国高调打压平壤建核声中,文在寅仍不失其主张与平壤和解的态度。所有这些自主的苗头显然已让平壤有所感触,因此就在联大高调通过制裁方案后,马上抓住了机会向首尔提出了要恢复双边热线的建议。这提案不但让平壤借此凸显排除外力干预取回主导权,同时也借此助长文在寅的自主意识。


正恩在此时此刻向文在寅提出恢复热线沟通,而且是在美国强行用制裁去孤立平壤的时刻,金正恩此时会想如果不摆脱美国摆布,朝鲜半岛核战的危机将会迫在眉梢,核武的毁灭性祸害当把韩国拖进去,文在寅不可能有置之度外的侥幸想法。


如此一想,向文在寅提议自己国家的问题要自己主导解决,当是在最危险的关头该想到的最好最快捷缓和危机的办法。果然不出平壤所料,文在寅也在此刻求之不得,同意了平壤的提议,只要文接受建议便马上凸显了在和战问题上从美国手中取回了自我的主导权。


金正恩轻易“四两拨千斤”

果然,美国获闻其事的第一时间的反应是不接受不涉核武的会谈,这说词已充分表达了美国已意识到平壤是借助了首尔在化解联大的制裁行动,可是首尔已自行决定要恢复与平壤会谈。如果美国强行阻止,不但违反韩国的“自主权”,也会无功而退,更何况获闻朝韩打破僵局的消息后,举世已为之认可,与其自己献丑,不如只好静观其变,不过一天的功夫,美国的表态已由先前的不满,改口为模棱两可,特朗普还借此邀功,说是平壤回到谈判桌来还是出于美国的严重警告所使然。


无论如何,事态发展至今,已充分说明,正在美国花了天大气力发动联大制裁动议后,平壤却不慌不忙,向首尔找到突破口,在此时此刻提出南北会谈,速度之快,出乎意料之外,真是所谓“四两拨千斤”,轻而易举正是如此之谓也!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