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国会拿俄国来向特朗普开刀

 ·2017年8月19日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一致通过一项制裁法令,将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三国绑在一起,成为美国制裁的对象。特朗普深知此时此刻国会那么高调地做这样的事,其政治动机说穿了不过是要借俄国来向自己开刀。为了要闪开这一刀,特朗普“打蛇随棍上”,不但不拒绝签署认可,反而迅速签准,反正国会有的只是立法大权,外交大权与资源却掌握在总统的行政权手上,要如何不受制于这制裁法令,更正确地说不要和国会一般的浅见,总统的外交棋盘很大,要反制国会来日方长,当下要紧的是避开这眼前一刀。


国会配合司法调查总统

诚如特朗普的解读,他之所以签署这制裁法令,因为他不想被国会设局掉入“分裂国家”的罪名。他这句话正好说明了摆在他面前感受最深切的政治危机便是国会有人正配合了司法机关,调查他有无在大选期间利用俄罗斯总统普京干预总统选举,导致希拉里大热倒灶,有的话,通敌的罪名便可成立。“通俄门”这一招便可像“水闸门”那样把特朗普迫下台,权充尼克松第二。就国会与媒体不断地催谷司法行动调查“通俄门”的政治形势下,被特朗普炒鱿鱼的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也在咬紧他不放!最致命的是这名关键证人不但指认特氏“通俄”,还要胁他不许对外张扬。对美国的司法公正来说,当权者若有要胁证人之举,那是严重的破坏司法公正,如此滥用权力,不但有罪,还要罪加一等。除这证人外,最新的发展竟然也指认特氏的长子小特朗普在选举期间与俄国的情报人员一起被拍到相片为证。如果这两位人证没有一个可以让美国公众释嫌的说法,特朗普要想轻易逃过“通俄门”,可就有难度了。


可是“通俄门”要成为不可原谅的罪名,对美国公论来说还需要一个先决条件,那便是俄罗斯是不是美国的敌国?是的话,特朗普的通俄便成为不可宽恕的罪犯了!自冷战以后的二十年来,以前美苏敌对情况一度已化解下来,苏联解体后,美俄还有不少的友善互动,而美国公论再认定俄罗斯为敌国的也不断在稀释声中。即使在奥巴马任内美俄曾因为普京强势提供庇护给中情局泄密者斯诺登与强硬对付乌克兰,再加上插手叙利亚内乱形成美俄对立,但奥巴马再不高兴也还不致要将俄国看成伊朗与朝鲜那样恶劣的国家。更早的小布什任内,他曾把伊拉克、伊朗与朝鲜三国列为“邪恶轴心国”,也都没把俄国当成“邪恶”,当然也没借口要去制裁俄国。因此在后冷战时代要美国全民敌忾同仇视俄国为敌,还必须加把劲把俄国丑化,而“通俄门”既然以干预总统选举导致民主党候选人落败,在选民票全国总和又是代表民主党的希拉里占有超过半数,如果用选举为“通俄门”立案,起码可以拿到超过半数的选民出来声讨特朗普。如果这还未足置特氏于死地,便有必要用“制裁法令”把俄国等同伊朗与朝鲜来丑化,希望这一招可以借美国敌视伊朗与朝鲜的公论去看待俄国,如此两道“板斧”,谅特朗普插翅也难飞了!


参、众议员在意的原因

本文要提醒读者关注的一点是:为什么国会有这么多议员那么在意特朗普所持的对俄政治立场呢?必须指出的是美国众议员与参议员要面对的是他们选区内的选民,在冷战那么长的反共反苏意识形态宣传下,有众多的选区存在着保守的选民,他们对选区内的选举利益问题自有自己切身利益在主导着他们的政治动向,但对国际间的问题众议院的选民就没那么“well-in-informed”(熟悉)了,长期留下来的意识形态的反苏反俄宣教,只要有心人有意去挑唆,在民主党主导下,众议院议员也就一窝蜂跳出来支持制俄法令了,反正他们选区的选民已是反苏反俄习以为常了!至于参议院更多是保守派的堡垒,尽管参议院有占多数的共和党议员,但在通俄问题上,他们不会苟同特朗普,他们也不想特朗普执迷俄罗斯不悟,也想借制俄法令叫特朗普回头,以这帮共和党议员的想法,只要特朗普接受制俄法令,他的通俄病便还不致病入膏肓,也许正是参院同僚的协调起了关键性的作用,特朗普知道如果不认可制俄法令,与两院对峙下去,自己便会成立“尼克松第二”,当年正是因为尼克松力排众议想逆转中美对峙的局势,令保守派接受不了,便利用“水闸门事件”把他搞下台,尼克松前车可鉴,国会再出这一刀,他已心里有数,不得不认同两院通过的制俄法令了!


会使中俄一起对付美国

但认同制俄法令,並不一定要走入国会的制俄法令阴影,诚如美国政界惯常说的:不要走进他人的阴影。对他来说制俄法令存在的缺陷不少,其中最大的问题令他担心的是会把中俄推向一边共同对付美国,以他原有的战略部署是从改变美俄关系以取得更大的外交空间去应对中美关系,在他估计中,美国必须在华身上争取到更多的经贸与金融让步。反之,若与俄交恶,便会把俄推向中国一边,让中国的“一带一路”可以长期与俄国合作,在俄国与中亚大面积版图上展开“带路”的大蓝图。有了中俄成为合作的大诱因,中东、非洲、东欧、甚至南欧以及英法也会跟进,处此前景下,让特氏担心的是美国一旦绑不住中国,让其打开亚非欧拉的出路,美国要想当老大的日子将一去不返!


既然已认签了制俄法令,既然也认识到不可因制俄而促成中俄一体化,特朗普当务之急便是与华展开良性的互动关系,因此制俄法令通过后,原本是要对华施压的重大国家问题也变得有商量的余地,例如在近日安理会上讨论制裁朝鲜提案时,美驻联合国的代表黑莉便罕有地公开在会上赞扬中国已尽其所能作出了贡献,类似这样重大的反常表态,美国今后将会不断向中国示好,以期他担心的中俄一体化不会发生!


制裁俄罗斯有风险

至于其他的制俄法令的缺陷,只好对美经贸发展不利的外交行动,对他来说,便是大缺陷。制裁伊朗与朝鲜那样的“小马铃薯”,问题不大,要去制裁一只“大灰熊”便有一定的风险,若真的与俄国打起来,他原本构想的一套“美国经贸复兴大计”便要变成“美俄大战的感受”了!还好,美国可以通过制俄法令,要不要制裁俄国,各国有自己的算盘,未必都回听从美国指挥,特朗普大可用这个国际现实,将制俄法令对他的约束淡化!让他在其他的国际领域争取到成就,也是一个好的对策!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