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印太”构思为谁作嫁衣裳?

 ·2017年11月18

特朗普上任的亚太访问,第一次便抛出了他的“印太”的战略构想,这是不是他今后要重组美国的“亚太”外交蓝图;把原有的“亚太”政策重组为“印太”政策?即把原有的“亚太”国家扩大到包括印度在内,在原有亚太国家包括日本、朝鲜、中国、俄罗斯、东盟十国的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汶莱与菲律宾,再加上印度?


据美国国务院官员初步透露,特朗普想把印度拉进“亚太”区域成为一员,敏感的国际观察界马上便怀疑特氏此举志在改变他之前的美国外交政策。自第二次大战结束,冷战开始以来,美国外交政策便以太平洋两岸周边国家构成“亚太区域”,从中分成敌我两边,把日本、菲律宾、韩国等非共国家纳入其亚太的“围堵”成员国,藉此阻止以中苏为主的共产国家向这些非共产国家扩张。

战后亚太地区政局风起云涌,美国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在朝鲜打了三年激战,又在印支半岛打了十五年战争,更面对东南亚殖民地独立运动,好不容易才在1980年代让亚太政局尘埃落定,期中把日本与韩国落实为军事盟国,东南亚十国自组为“东盟十国”的区域组织,以区域独立自主、政治中立示人。整个亚太只得日本与韩国成为美国的军事同盟国,其他东盟十国和中国都对美“敬而远之”。


最近连最有希望拉拢的菲律宾也和奥巴马翻脸。甫接过政权的特朗普,看到美国用了七十年的军政深耕亚太区域,竟然是每况愈下,还眼光光看着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外交与军事影响力也不断提升。虽然奥巴马任内曾兴起“重返亚太”的外交政策,並企图在中国沿海地区筑起“第一岛链”的军事围堵中国的战略部署,还想发动东盟介入南海主权纠纷以期孤立中国。知道奥巴马任满,连新任菲总统的杜特尔特也不再听任美国主使,搁置海牙国际仲裁,主动和中国言和,並成功取得“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放资源”。


试想想,奥巴马丢下这个失败的“亚太政策”,叫特朗普如何去善后?正如其上任后在国内不断修理奥巴马留下来的“手尾”,他此行亲访亚太五国,从东北亚走到中国,再到东南亚,从他公言要放弃“泛太平洋条约”组织,在国际上如此高调修理奥巴马来判断,他此行又如此展示他的“印太”政策构图,可见美国动用了七十年的“亚太政策”将在特朗普手上接过,代之以“印太政策”当可预期。


至于这个“印太政策”能否落实?会不会又像奥巴马那样,又来个“人去楼空”?本文且试分析如下:


  第一  “印太”动机是 成败的关键

如果美国兴起的“印太”构图的动机是藉此把东北亚的日本和南亚的印度拉在一块组成“印太军事同盟”,以期再度“围堵”中国,其成功的机会最有可能又会落得像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的企图。


首先得指出的是,如果美国的“印太”动机是军事的,无论是日本或印度都无可能奉陪美国而向中国展开大战。问题的根本出在日本与印度的现任两个政府,都由民选上位的,安倍最近虽然再当选,已算幸运,选前其民意支持度已告急,要不是反对党不济事,他早就会像前任那样来去匆匆。


何况民选政治的选民最在意的是不愿看到其国家领导人无端发动与一个强大的邻国开战,而且还会掀起核战。过去日本与中国开战,中国战场拖垮日军,最后挨了两颗原子弹的惨痛经验,印象仍新,今后任何一位当权者要想伙同美印再和中国开战,要通过选民这一关,难以想象。


日本如此,印度和美国也是民选政府,美国的民意基本厌战,要扭转这民意,要发动很大的宣传,除非受到对方军事攻击,难以逆转民意。对日宣战,还是珍珠港受偷袭才告逆转民意;对苏联始终不开战,因为苏联没攻击美国也!


印度要和中国开战,也有民选的顾虑,尼赫鲁与华开打,也还是局部冲突,被华打败后,民意支持一落千丈,连建国之父的声望也保不住。莫迪虽然又和中国启动边界纠纷,但要伙同美国和日本向中国发动全面战争。首先得顾虑能不能挡得住就在边界上的华军。日本和中国只隔一道海,日印都在中国军队攻击范围内,而美国本土却远在太平洋彼岸。如果只是为美国而战,日印人民想不到和中国必战的理由,更加上过去眼见美军放弃越战,最近又有“TPP”言而无信的问题,因此要日印为美做卒子,难!


  第二  “印太”动机弱势 出于经贸还得靠双赢才行

中国经济崛起虽然迅速,但由过去五年来的实践总结出来的国际发展战略,是要推动建构新型国际关键,摒弃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的丛林法则。根据这原则所推出来的“一带一路”、“亚投行”与“金砖五国”等系列政策都是经济“挂帅”。可见中国要的是经贸与金融举世共同繁荣与安定。


印度与日本虽对“一带一路”抱持观望,但也不敢掉以轻心,两国的回应是合作开展自己的“经贸走廊”,由东南亚向印度延伸到非洲,与中国的“丝路”有重叠,如果中国的“一带一路”主打经贸投资与基础建设,日印的“经贸走廊”要想和中国一争长短,无可能不依同一口径展开竞争,即使想另有邪念,“丝路”上的各国也不会放弃建设的思想而去搞破坏。


既然早在特朗普提出其“印太”构想之前,日印也已开步展开了他们的“印太”结合,要想改变两国原有的规划,由经济动机改为政治动机的图谋,即使日印同意,两国“经济走廊”的沿线国家也不会依从。以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即使他很想拿军火来当商业去做,也不会傻到想用战争来卖军火。卖军火的有利条件是自己不打要人去打。如果要自己也打埋一份,兵陷险境,不是卖军火应有的做法,作为商人的特朗普,他看到的中国是一盘生意,而不是一个战场。何况美中的经贸、金融、与世界安全已出现“命运共同体”,不和中国合作已变成对自己过不去。


总之,由上两点来分析,特朗普抛出的“印太”构想是正面多过负面,前者是预料中,后者只会是预料之外才会变成负面。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