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美国最擅长法为政用

 ·2017年12月16日

据马克思研究得出的结论直指法律是资本主义统治世界的政治工具,他这话在帝国主义和殖民地主义盛行的世代,更是如此。他们在遍及全世界的殖民地制订了无数法律,配合着全套的法治制度,包括警察、内政部(便衣探员)、律师、法官等,把所有反抗殖民地主义与帝国主义的人,绳之以法,短则坐牢几年,长则几十年,更严重的是就地正法,如此把世界“法治”了好几百年,也就此触发了不少学术研究,把法律论证为政治的工具。如果读者有看近期美国制作的黑奴电影,当可看到美国有无数的法律剥夺了黑奴的人权,目的正是为资本主义的私有产权加以保护,其中描述了大量的剧情叫人惨不忍睹!


没有公平正义人人平等可言

尽管美国宣称已解放了黑奴,还宣称滥杀印第安人的时代已成过去,比起印第安人黑人的法定地位更有保障。乍听起来,美国的法律在公平的概念下已是人人公平,不再有政治利益的考量。但在骨子里,只有变本加厉,完全没有法律的公平正义人人平等可言。


过去美国的法律与法治,碍于其国力有限,只能在美国境内运作,现在美国国力挟着其军事无远弗届之强势,其法律与法治也可遍及全球各地,无一能幸免于美国的法律强制。尤其是“911事件”藉着反恐的名义,美国的法治也跟着全球全面反恐遍及所有被认为威胁到安全的领域,一概都难逃美国的法网。例如一句“洗黑钱”便可把世界所有银行都在美国法律监管,任何人在任何一间银行有大额银码转账,该银行便得向美国通报,一旦被怀疑有问题,而问题也者,可以是资助恐怖组织。既然恐怖组织可以无孔不钻,银行转账的追查也都可以无孔不入,查不到有满意的结果,还可以无限期扣押,变成变相的“充公”,此外更常见到的是把许多国家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任何个人、公司、非政府组织、慈善团体等一旦被发现和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或高官达人有钱银来往,不但要扣住钱,还要扣住人。美国的司法人员便可援用美国的法律,当成“贪腐与洗黑钱”论外,只要他们踏入美国境内,警察便可配合法庭扣人审查。在他们提堂的论据中,从中可看到为了追踪嫌犯,美国司法人员用尽法宝,既有他们遍及全球的情报人员,也有他们高科技的偷听器,所有手机文字通讯或口语通话,都在他们的监控下,只要发现有钱银来往,不论是商人、官员、私人身份,便可援用“洗黑钱”/贪污条例来加以起诉(参阅:“The US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and of Money Laundering”)。类似这种个案不绝如缕,往往还是百口莫辩。


法庭可缺席裁判发通缉令

尽管涉及的外国高官首长无权抓拿到案,甚至指是诬告,只要有人有钱入案,法庭也可缺席裁判,还可发出通缉令,只要“嫌犯”抵境便会随时扣留为案。两年前发生一件举世轰动的案子,一位刘姓马来西亚富商被指为马政府一位“高官”“洗黑钱”,他在美的银行户头与经商业务都被呈堂作为证据,事主辩称经商何罪之有,控方却一口咬定是为官方“洗黑钱”,要通过民事诉讼拿回这些钱或相关资产。官方何人?法庭可不透露,引发媒体纷纷报道,国内反对党也借此发难追查。经国会特设调查小组调查,没证据有什么顶级官员涉及,反对党却振振有词指首相纳吉访美会被捕入案,结果首相在两个月前访美返抵机场的记者招待会上,揭穿反对党在造谣,首相选择在来届大选前访美,就是不想美国在“洗黑钱”一案为反对党利用来抹黑政府以打击执政党的选票。事情真相如何,已经引起议论纷纷,反正提案其中一方被告不现身,在庭的被告没认为他释疑,不坐牢也几稀!


有借法律为政治工具的强制印象

自“911事件”以来所发生的众多事件中,当会发现这类“洗黑钱/贪污”案件非常偏颇,往往发生在某类国家,被美敌视的国家(如朝鲜、伊朗、非洲与亚洲不少国家),被美视为重要战略资源国家(如石油与铀生产国),被美视为意识形态对立国(如俄国与中国),还有,当亲美反对党须要被扶持的国家(如缅甸、马来西亚、柬埔寨,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众多国家)。因为案件不发生在美国同盟或友邦身上,便有借法律为政治工具去打击政治对手的强烈印象。


除了自反恐以来出现的“洗黑钱/贪污”案以外,美国利用法律这个工具来打击政治对手的例子重大的还有林林总总的商业案例。其中把关最严的有高科技商品的出口限制条例和农产品入口限制条例。前者立法禁止所有具备战略价值的高科技产品清单多到成本册子之厚,营商者必须随时放在身边检视有无违禁,否则可被当成“商业间谍”论处,这种条例的政治目的不外乎借此去维持美国的国力优势,其次说到农产品入口的禁止条例也多大整本书之厚,主要内容是将各种蔬菜产品的虫害检查,列出的虫害多达几千几万之多,全世界的农业国家全都没能力可以找专家一一列出不含几千几万种虫害的能力,没有金钱与专才的能力,因此,美国便能一面自称是农业最先进国,一面既可有农产品出口的优势和保护自己农产品市场的优势!


除上所述,已足见美国把法律当成政治工具已是全球无去其右者,其他还有众多的法律足以写成巨册,在此限于篇幅,只好带住。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