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新加坡在中美之间何所适从?

 ·2017年10月14日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于九月中旬访问了北京,受到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接待与会谈。据报道李此行希望修好两国关系,事缘过去三年来,当菲越在南海问题借着美国势力不断向中国施压,菲律宾更不顾中方反对自行将南海问题交到国际仲裁庭去裁决,仲裁庭虽有裁决,但不得双方同意仲裁,裁决对华没效,而菲律宾在这时刻也换了总统,主使仲裁的总统阿基诺任满下野,杜特尔当选总统,对华立场立刻逆转,认为仲裁结果根本无可执行,他直言菲国无可能用武力把黄岩岛从中方手中抢回来,他也信不过美国会全力捍卫菲律宾,因此转而疏远美国去和中国言和,以会谈方式,成功取得中菲合作让双方渔民在争议海域捕鱼作业,甚至还启动双方合作开发争议海域的资源,至于其他的经贸投资项目更获得中方大力支持。


这项中菲关系大逆转让新加坡措手不及,更令到新国预料之外的是连美国的总统此时也换了人,换上了特朗普这位与奥巴马处处唱反调的总统,不但南海问题,连TPP也不感兴趣,令到先前全程信任美国的东亚国家都摸不着头脑,对美国无所适从。


李显龙大谈南海仲裁

就在这转瞬间,菲律宾的外交可以大转变,美国也可大转变,偏是新加坡没及时转弯,仍在南海仲裁问题作出评论,指中国应执行仲裁结果,加上其他问题如东盟会上与不结盟国家大会上的发言令到中国感到被Offended(冒犯)。因此中新关系急转直下,中国媒体开腔数落新加坡。九架装甲车事件在港发生,在北京举行“一带一路”大型高峰会中国不邀请李显龙出席等等,被国际观察视为中新两国关系出现低潮!因此李显龙总理此次北京之行,而且接着又会有访美之行,被认为是与中国修好之举,而且还会借此两地之行重当中美关系交好的超级说客。


对中国来说,中新要交好,过去那一套办法已过时,中美关系好坏,即使是李光耀的年代,经常会到白宫去指出其对华外交政策不当之处,也曾得到三届总统器重的基辛格把他当成是东亚通。基氏曾以著作《去问李光耀》为题表示他有时感到困惑的东亚问题便会向李请益,尤其是中国的问题。但对中国的领导人来说,无论是毛泽东周恩来时代;或是江泽民、朱镕基时代;胡绵涛、温家宝时代,以至现在的习近平、李克强时代,中美问题不能“一本通书翻到老”,每个时代都有一定的利益矛盾主宰着两国关系,局外人左右不了,顶多权充说客美言几句,矛盾能否纾解,还得看利益有无转圜的余地。像南越问题,李光耀在美军全力投入开打时便曾告诉约翰逊总统必败的理由,但劝说无效。要到尼克松上任后出现全美青年杯葛赴越当兵,而中国也一直按兵不动,证明胡志明不是中国的代理人,才说服尼克松决心赴中国访问,打破中美的僵局,台湾成为中美关系的“绊脚石”,李何尝不想从中当“冯妇”。也都曾向美力陈干预的危险,对台独问题更因此而与李登辉没来往。可是李虽有一口辞锋,就是劝不退白宫,也劝不退台独。因此,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中美关系千头万绪,矛盾重重,要开解还得靠中美当事人。


中新高峰直接沟通

由此看来,中新关系即使没有李光耀这位“超级说客”,也无碍于两国关系,怕的是捉错门神,说客变成“掮客”,从中谋利,那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有关这点,在这次习李会面时,前者已说得很清楚:中新上一代领袖所建立起来的高峰直接沟通,是个好制度,应该继续维持。这谈话表达了中国一贯的外交原则:即两国关系有两国问题,两国问题的最佳处理办法便是展开双边谈判,不要走到第三者面前说三道四,以为这样可以拉帮结派向对方施压,这样纠缠不清,会把两国问题闹成区域问题。这个外交原则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中国已一再向主权争议国强调,要由争议国展开双边谈判,不要拉东盟出面交涉。马来西亚与汶莱心领神会,不认同菲越把南海争议列为东盟的议事日程。新加坡作为东盟协调的要角,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走得更远,走到美国日本去“告状”,走到不结盟国大会去“告状”。也正是因为这样,习近平这次才再三强调(已不只一次说过这话)两国领导人的高峰沟通传统要维系下去!指的就是有什么话可直接与我说,不必走去安倍和欧巴马面前投诉!


新加坡应加入“一带一路”

中新关系经过了两三年退潮,今后能否回潮?这次的高峰会面,双方也有很好的交流,习已清楚告诉了李显龙,中国在推动“一带一路”的全球大计中,新加坡地处东南亚交通的要冲,对“带路”有很关键的战略价值,一来新加坡已成为东盟发展的示范,有一定的影响力,有新加坡参与“带路”的基建项目,有助长的作用;二来新加坡无论是海陆的基建发展,对“带路”是关键的据点。陆路基建有计划中的“新隆高铁”,李克强总理已面告李,中国很盼望能成功中标承建这条铁路,在双方会谈中,中国强调中心在四川的合作项目。既然有了四川的合作,由北向南建高铁至新加坡的陆地终点,由新加坡北上四川直通中国大西部接通中亚欧洲的高铁,是个高铁发展的宏伟蓝图。中新合作顺理成章,但日本也展开外交行动力争取得新隆高铁建权。在中日之间应如何选择?中国用四川已有中新合作项目来提醒新加坡,选择中国的好处是借中新高铁可以让新加坡打通中南半岛与中国的广大发展腹地,日新合作也只不过取得350公里的发展好处而已。如何取舍?相信聪明如李显龙应该知道,美国可以在TPP出尔反尔,在东亚再平衡进退失据,日本吃了特朗普的闷棍后,向东向西看已看不到东西。如果新加坡仍一味靠向美日,与其追求渺茫的方向,选择加入中国与六十八个国家合作的“带路”大计,正是顺合东盟的“十加一”发展,形势比人强,李访华此行,对中新关系今后如何发展,应已胸有成竹!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