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制裁孤立不如让东盟“建设性接触”化解朝鲜危机

 ·2018年1月13日

日前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通过决议加码制裁朝鲜,其中一道板斧采用能源禁运的办法,目标要达到其入口九成以上。至于其他禁运的清单在原有的禁运项目下全面加码,任何有助于困死朝鲜政权的东西,都想到了。
 

 制裁对古巴、伊朗、缅甸无效

这办法有效吗?看对谁来说,对韩国的话,恐怕不出一年其政府便要扯白旗了,因为“青瓦台”有太多的反对派。对类似朝鲜这么样的政府,成效很微,像过去便有过古巴、伊朗、与缅甸。这三个国家都被美国视为眼中钉,不拔不快,古巴在美国腋下,也被困得“水泄不通”,甚至还用“核子战争”来吓退克鲁雪夫,但古巴的卡斯特诺强人却始终没怕过美国,反而因领导反美势力成为英雄!最后无灾无难,寿终正寝。


伊朗也被美国发动安理会全面制裁,不但其政权不屈服,连其人民也对美“敌忾同仇”!现在换上了特朗普把原先与伊朗取得的协议(用放弃发展核子武器来换取终止制裁)视为失败论。说到缅甸,何尝不是制裁了几十年,哪怕最后以扶起了翁山苏姬全面开放选举,但其军人却仍未退到幕后,只要缅甸民族矛盾的国家安全一天没解决,缅甸的民主开放仍是夜长梦多。


偏是古巴、伊朗与缅甸三个案例,都有反美反到义愤填膺的共同点,朝鲜也如此。这个共同点会有什么玄机呢?!政治学对政治的了解,一句话道尽其中恩恩怨怨:政治就是利益冲突(Conflict of interest),一切冲突始于利益矛盾,能摆平利害关系便能摆平政治关系。


每当美国执意要强行国际制裁对付一个政府时,这个政府便会发动举国上下敌忾同仇,全民一心,锁定美国为敌,把一切宣传集中在反美,而不是联合国。过去的古巴、伊朗与缅甸如此,现在的朝鲜也如此。


为什么人民能追随他们的政府对挨尽苦日子也要反美?美国的说法是在独裁专制统治下,人民没有自由选择,对世界没认识,于是便盲从跟随政府,而不是反对政府。这种解读不能道尽个中真味。试想想,在全面禁运的制裁,令到生活必需品奇缺,人民再封闭也都会感受到自己的利益受损,他们不反自己政府,反而支持政府反美,个中玄机正是出于仇字当头,人民一旦出于仇恨,个人利益可以走上绝路也会和仇人拼个死活。


这个玄机可预见到哪怕安理会通过全面制裁的禁令,必须先要看朝鲜举国上下的仇美情绪有多高涨,其次还要看美国在这国际制裁中是否会大公无私?抑或是趁人之危伺机图利?
 

 美国分裂南北朝鲜

先说仇美这一笔账,平壤最感到仇视美国的是分裂南北朝鲜,1950年朝鲜半岛战争爆发,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挥军南下,把韩国军队打败,几乎统一朝鲜半岛,结束南北两个政权对峙,但美国发动联合国的名义合力反攻,几乎把战争延烧到中国,中国感受到威胁(当时美军第七舰队在保护着溃退到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毅然派出志愿军,打了三年,最后仍以战前南北分界的北纬三十八线将平壤与首尔两个政权对峙,并以好几万美军驻守韩国,以防金日成统一韩国,令到金日成有生之年未能完成民族统一的大业,含恨而去,遗愿其子金正日去完成统一大业,结果第二代人也走了,统一仍然落空,金正恩是第三代人。


现在大家看不到金正恩有什么魅力可呼风唤雨,可是金日成的爱国形象从打倒日本殖民地主义者,到带领游击队参与抗日战争,再到反美朝鲜战争,一路走来,都以民族统一为其矢志。其爱国爱民族的英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即使不在三十八线南边,整个朝鲜的人民奉其为爱国英雄,是韩国总统李承晚无法与其匹敌,靠美驻军好几万来保护,已是形象的大污点。


美驻军不但是首尔政权的政治包袱,更是朝鲜人民仇视美国的好宣传材料!哪怕金正恩政治治理乏善可陈,但由其祖父那里继承下来的仇美政治资产趋势日久弥新,所谓世仇难忘是也!
 

 美国趁机大卖军火给日韩

其次说到利益是否超然的问题,当安理会制裁通过后,美国便有评论指出,制裁成效与否需要很长时间,但平壤开发核武确是旬日间的事,要以制裁打击核武仍是无济于事。在持久的制裁日子里,美国可趁机向日本与韩国出售防核的高端高价武器当不在话下,即时见效的是日本政府已然在其国防开支花上一大笔购买美国防核飞弹,创下历史新高,韩国政府被摆上神台,也无得选择。


特朗普竞选政纲也早已计算好大笔财政收入可从售卖军火取得。由此可见,特朗普上台后不断在朝鲜半岛加码军事演习,甚至还作势要采取先发制人的核攻击叫朝鲜陷入血海,经过连番制造战争紧张气氛后,最后也不过借安理会通过制裁行动,长期制裁,长期紧张,长期军演,长期卖军火,这是何等如意的算盘。美国之所以热衷制裁,一面又大发战争财,以为可借打压独裁专制名利双收,但被制裁国家却能长期不就范,正是美国的正义形象在仇美心目中行不通。


今次制裁朝鲜失控的风险比过去任何制裁都要来得高,因为朝鲜手中有核子武器,又有仇恨,仇字当头的人怕的是武器不够厉害,因为朝鲜半岛无核武是长远之计,眼前敲锣打鼓搞制裁,怕的会使朝鲜变成“困兽之斗”,在制裁声中不妨考虑“驯兽之计”。缅甸当年在美国力持制裁过程中,好在东盟想到了泰国人驯象的老办法,最佳驯服野象之计是用驯服了的家象混在野象之中,再通过家象让野象平静下来,假以时日,野象便会跟着家象习惯与人接触。


东盟用这套驯象办法邀请缅甸加入已有九个成员国的团队,美国见缅甸加入东盟大表反对,认为这会“助纣为虐”,但东盟认为这样做是“建设性的接触”(Constructive Engagement),可近身伺机带引缅甸变成建设性的政府。后来事实证明东盟帮助了不少缅甸的改革工作,包括释放翁山苏姬,美缅关系也因此化解危机。
 

 东盟应对朝鲜“建设性接触”

韩国既然已和东盟建立了“10+1”的半个成员国,日本、中国和韩国也和东盟简称“10+3”的建设性关系,如果也让东盟邀请朝鲜变成“10+4”,再用“建设性接触”感化平壤,这未尝不是朝鲜一个和平落幕的下台阶,东盟此刻大可再一次启动“Constructive Engagement”,韩国可以“10+1”,为何朝鲜不可以?为何要厚此薄彼?非常时期有非常做法,联合国还会感激呢!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