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IS要在东南亚建国没有条件

·2017年6月10

乍听起来,中东的“伊斯兰国”要在菲律宾扩张,在菲南棉兰老岛建立另一个伊斯兰国(简称IS)确是骇人听闻的大事。想到IS在中东侵城掠地,先在伊拉克占据油田,政府军反攻乏力,在美军的协攻下,依然无法将其扑灭。更糟的是,接着还在叙利亚的政府军与叛军交战中,竟然异军突起,引来美俄不约而同连环轰炸,依然无法加以消灭。其神通之广大,早已举世轰动。


  菲政府派兵围剿枪手))

想不到的是那边厢战火方興未艾,这边厢却忽然传来IS已然在菲南登陆,攻占了棉兰老岛西边的马拉维市,而且用其一贯的残暴恐怖手段,将天主教神职人员处决。这个城市人口只有二十万人,IS枪手有多少,政府也无法确定。但惊闻如此突如其来的惊天人祸,菲总统杜特尔特立即派出空军陆军两路包围马拉维市,同时也宣布整个棉兰老岛戒严,呼吁市民疏散。不过三两日市民已从该市逃离到附近城市,估计IS人员也不多(最后政府估计约百多名武装分子),无法将全市封锁作为人质,经政府军迫近与空军及坦克连日攻击下,最后约有二千人被IS劫持作为人质,准备与政府军决一死战,而政府也有消息揭露IS菲国首脑哈比伦先前逃脱政府军围剿受伤,正在马拉维市熟人家中隐藏疗伤,也就更下定决心全面包围市内约四平方公里的IS据点,也小心盘算着如何安全减少二千平民的伤亡而将不到百人的恐怖分子消灭。


就军事围剿行动来看,IS在马拉维市无可能建立“哈里发国“的据点,其成员能安全撤离还是凶多吉少呢!至于传说中要在东南亚输出“哈里发国”更不具备应有的条件。兹试论述如下:


  大马和印尼以世俗国自许))

第一,东南亚即使有两个回教国与两个回教人口区,即印尼有二亿伊斯兰教徒,马来西亚有五成多回教马来人,泰国南部四省与马来半岛接触的地区有四百多万回教徒,菲律宾南部最大岛屿棉兰老岛与苏禄群岛也有四百多万回教徒。但这四地的回教徒与中东的回教徒有很大的差别,中东回教徒是伊斯兰的发源地,从穆罕默德创教开始,便与基督教发生宗教战争长达一千四百年,即使到了帝国主义侵占了中东作为欧洲强国的殖民地,基回之争从未间歇过。1948年犹太人建国于特拉维夫,在美国为首的基督教国家扶持下,再度刺激到阿拉伯国家,一度还有十六个中东地区的回教国联合一起反对以色列,打了三场战争。


就在这种宗教战争不停对峙下,中东的回教徒也就远比东南亚回教徒的危机感强烈得多。因为东南亚回教徒不是创教的地方,是被归化的,是否基本教义也不会很执着。加上这里的政治环境远比中东平和,回教徒的宗教危机感也很淡然,所以不会轻易为宗教战争而群情汹涌。就以印尼这个拥有二亿回教徒的国家,九成人口属回教徒,但国家信奉的却是崇尙‘五大原则’(Pancasila),以不论宗教一视同仁为第一原则,也不将回教当成国教,也不自称回教国。马来西亚人口五成多属于回教徒,但当政的最大政党“巫统”,只接受马来人为党员,但该党以世俗教派自许,与回教党的基本教义派分庭抗礼。巫统势力遍及半岛十一州,回教党只集中在吉兰丹州。在声援阿富汗塔利班的反美战争中,来自马来西亚的微不足道,即使是前去伊拉克与叙利亚参加“伊斯兰国”的也少到轻易就被政府通缉。可见要在东南亚建立回教国的条件,微之又微。


  在泰、菲没有条件建“哈里发国”))

第二,就算被中东“伊斯兰国”相中的两个地方:泰南与菲南。但这两地回教徒对泰菲两国的人口比率以四百万对七千多万,不到5%。而且两地的分离主义势力早已存在,但他们长期闹着要自行独立建国,都没有成功。现在要借IS来立国,举世千夫所指,更是渺茫。若从两地回教徒与两国政府的矛盾症结来看,泰南回教与佛教不和,菲南回教则与天主教不和。他们在两国都属少数,即使泰国的“北大年解放阵线”打出的政治口号是要脱离泰国自行独立建国,但他们采用武装斗争,也受到政府军长期追杀,要埋身到回教社区也不安全,还得逃到森林躲藏自保。菲南的回教分离主义也有武装斗争的问题,也长期受政府军讨伐,得不到当地回教主流人口的认同,很容易被暴露或被孤立。这次马拉维市事件,他们是被动不是主动,因为在此之前的自杜特尔特选上总统之后,便下定决心要解决两件积害已久的问题。一是扑灭吸毒贩毒,一是消灭南部的回教极端组织,这次受伤躲藏在马拉维市的恐怖组织首脑哈比伦正是老巢被炸后逃脱出来的,二十万人口选择响应政府而大批撤离,以利政府搜灭IS成员,可见IS要在此建立“哈里发国”,没有主流人口提供安全网是没希望的。


  马印菲联合围剿IS ))

第三,不像中东IS,哪里的战斗可以轻易打破国界,东南亚要建立IS却没有这种流竄的方便。更不巧的是,杜特尔特的政治出道也是来自棉兰老岛的,而且得到岛民普遍支持。让IS在此建国,无异要和他抢夺政治基地,和过去来自北岛吕宋的总统不同,他们即使有心也无力在此深入民间去对付极端回教组织。杜特尔特却不然,他当选总统之前在棉岛首府达沃市当了市长二十年,都得到当地选民支持高票当选的,有了人民普遍认同他的政治主张,他有决心与能力抵制中东IS入侵,不在话下。更重要的是,他当上总统后,与马来西亚和印尼两国政府的关系很合作,这次眼见他出动军队清除IS,马印两国也马上在同一个海域的边防加紧派兵协防,以防IS人员入境避难。三国如此迅速作出军事配合,IS孤立无助当可预期。他们要想在此建立IS基地,没有可行的条件。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