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政治短打 · 郑赤琰教授

新闻制造假实属煽动罪行

 ·2018年3月10日

假的东西是害人不浅的东西,当今世界造假者可说是无孔不入,重大的造假案俯拾即是:假钞票啦、冒牌货啦、卖假药、伪警员,近年还兴起一种国际诈骗集团,通过电话越洋作案,林林总总,什么都可以用来行骗,例如谎称你的孩子出事啦,等着要钱应急;偷取银行户口提款等等。但是比起新闻造假伤害之大,确是匪夷所思,祸害之极可以覆国。最常见的是在战争期间,给敌人造谣,可以乱其军心,叫敌国人民恐慌,用离间计使敌人内乱互相残杀,例如《三国演义》发生董卓与其义子吕布互相残杀,证实两人中了“美人计”,用美人去实施离间,叫做“骗情”,这是被惯用的伎俩。又,美英联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动“诺曼底攻势”,战略上叫“声东击西”,佯装攻打西面,待德军正面迎敌时,联军却在东部出现。由此可见在军事上造假战略非常经典,叫人防不胜防。


政治假新闻引起轰动

近期在马来西亚的新闻造假,本质上也属政治战略的运用,也只有政治新闻的社会效应最大,危害也最钜,因此也只有政治假新闻才会引起轰动,否则芝麻绿豆不关痛痒的新闻,谁会去理?反之,如果在重要新闻人物身上制造假新闻,利用假新闻去丑化他,一旦新闻传得满天飞,对他破坏已造成,待他澄清时,已无法补救。这种假新闻每当国会或州议会大选时,最为流行,而且举世如此。英国著名作家杰克·伦敦在其小说里便有这种故事:话说政党之间竞选非常剧烈,台面上活跃的政客早已被假新闻丑化到不是人,因此便有政党想到物色一个政治“素人”代表该党出选市长,找到的人选是该市的望族,家族清白早已有道德之家的著称,可是一旦这家的家长被提名后,第二天报上所见到的新闻适得其反,不是德高望重之家,而是祖宗三代男的行骗,女的不是当娼便是偷汉子。如此新闻突如其来,完全出乎全家预料之外,澄清吗?又如何做起,受到如此奇耻大辱,全家已意见分裂,最后唯有被迫退选以减损破坏。这故事上了著名作家杰克·伦敦的写作题材,可见政坛藉假新闻来破坏对手,已属司空见惯。


陈菊靠假新闻当选高雄市长

台湾在这方面也是名闻天下,政党之间斗争剧烈,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要制对手于死地易如反掌,要将自己公众形象完美包装,终其一生也难办到。于是政党之间流行一句话:见缝插针,只要看到一个痕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缝,只要插上一针,保证要叫痛。高雄选市长曾发生这样的一幕,国民党市长候选人在投票前一天,有辆巴士车上有不少乘客在座,突然间有人上车声称是国民党吴姓候选人的义工,在车上火速派发“利市”给每位乘客,跟着又有一人提了相机猛行拍照记录,新闻见报后竟成为国民党候选人当众收买选票,还有人报案抓贪呢!等到吴招待记者澄清时,新闻见报当天已开始选举投票,民调原本是他领先最少八万票,结果倒输三万票,让民进党候选人陈菊当选。


马来西亚自2008年以来,政党竞选热烈,换政权之声叫得天高,也开始不断有假新闻出现,正是政党斗争剧烈的通病。此风不可长,必须严厉对待是政府刻不容缓的工作。如果要另行立法禁止,远水难救近火。当务之急,大可采用煽动法令绳之以法,举报官府,煽动罪用来克制假新闻也很合理,因为制造假新闻搞破坏的目的,无非是要煽动他人反对新闻受害者,例如误导选民相信假新闻而导致投票反对新闻受害者,此举正是典型的煽动手法!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