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行宪是中国全球化竞争的优胜保证

 ·2018年3月10日

如果以现代版的宪法发展史来观察中国,可以明确地看到2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宪法和推进全面依法治国举行第四次集体学习,並得出结论指出: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加强宪法法律权威,是最大的安邦治国利民的保证。习近平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在学习会中也回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制发展历史:1954年9月成立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而现行的这部宪法则为1982年制订的。在1954年到1982年之间,曾出现过“四人帮”冲击1954年宪法的事件,他们在1975年推出一部政治宣言式的所谓“宪法”。“四人帮”下台后,才告拨乱返正,在1954年宪法的基础上,制订出1982年宪法。两者的连贯性持续性很强。这一点对宪制稳定的发展很重要,因为宪制发展最怕的是“改写”(Revision)。1975年的版本是“改写”宪法。1982年的版本则属“小修小补”(Amendment),大体不变,只作局部或增修一些条文。这样做是“与时并进”,可增强宪法与其权威。“改写”则破坏其权威,会产生无所适从、朝令夕改的危险。自1982年以来,中国在宪制发展工作上便属“小修”,虽然到现在不过六十多年,但就以制宪与维宪的记录来评比,不下于美国行宪的记录。美国在1787年制订的第一部宪法,间中有过数十条“Amendment”,以美国的行宪表现来说,是属全球一流的。由六十多年的表现来说,中国也称一流的了。


英国是最早行宪国家

这次中共“政治局”为行宪而特别要中央领导人集体学习,这是很好的向全国人民示范的工作。因为制宪的历史由欧美首创,英国是第一个发现“君主立宪”可以成功将“绝对皇权”和平转化为“民主立宪”,于是英国的国会利用了超过四百年的时间,全面将皇权转移到国会的“内阁”,因为内阁阁员由民选议员当选的最大政党负责执政的“内阁”管治国家的工作,皇帝则退居到象征的统治者,而不是实权的统治者。英国成功将皇权转化为民权的经验,稳定了英国政治安定发展的优势,在欧洲国家中可说是第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也在工业革命后,国力迅速上升,成为欧洲之冠。


这种宪制创举被法国政治思想家孟德斯鸠视为“三权分立”的宪法制度。美国建国后,认同孟氏的研究,以英国宪制内容为模式,用成文的方法写出了第一部“成文宪法”(Written Constitution),与英国有别的是其“不成文”(Unwritten)宪法。“不成文宪法”的组成重要是以国会的重大立法为具有宪法条文的地位,是国家大法,为政府三权所奉守。美国的“成文宪法”参考英国的制宪范畴定下立宪四大案件:第一是民权;第二是行政权;第三是司法权;第四是其他,包括国家主权的各个领域。英国的不成文宪法不容易被后来独立建国的国家所抄袭,反而是美国的成文宪法在世界通行,中国便是效法美制的国家。
 

 中国行宪的五大优点

中国自1911年推翻封建皇朝实行立宪以来,已近百年(1927年民国政府制订了首部宪法)。好不容易才把列强赶走,好不容易才把全民制宪守宪的制度建立起来。在今天国家全面走向全球化,经济发展也成世界第二大国,奉行宪制正是全国上下走向全球化的必要工作。


第一,要全球化中国,必须要用宪法才能对外关系好好联系。只有稳定的宪法才能向国际保证中国是有法可依,法制守信的国家,而不是人治国家,不是人亡政息的政府。


第二,要全球化中国,必须先要做到国家稳定发展,政局安定不乱,不会自顾不暇,无法给外国有十足信心和中国展开有信用、有持续政策的外交来往。


第三,宪法制度是最有效展示国家主权的制度,对内它是政府与人民的最高法治权威,是合法与非法的终极裁定的国器;对外它是国与国平等交往的国际公器。


第四,宪法是消除人治的最有效制度,防止个人独裁专断的有效制度,任何管治国家最高权柄持有人,都必须拥有权力的威严,可是权力往往是腐败的麻烦制造者,要消除这种麻烦,只有宪法能判断权力运用的是与非,也只有宪法能赐予当权者应有的权威。这也说明了有宪法的管制权远胜过无宪法的人治,因为法治带来的国家发展能长久稳定,不像人治那样沦于缺乏法治秩序。


第五,宪法可提供政权稳定交接过渡应有的合法性。全球现行惯见到的总统制或内阁总理制,对于最高行政首长有两种做法,一是任期一至两届的有限规定;一是任期可长可短,没有硬性的限期。但两种不同规限都能做到政权稳定交接过渡,有限期的好处是提供人才竞争,无限期的好处是不会因为当政者上台下台太过频密而无法有重大建设的作为,国家的重大发展计划往往不是十年八年可以完成的,因为任期有限往往令重大发展计划望而却步,而接任者又不想“拾人牙慧”,往往叫停前任大计。最明显可见的例子是特朗普取代奥巴马后,奥氏的许多大计像TPP、医疗改革、吸取海外人才的移民计划、税务改革等等都被特氏废除,变成半途而废,既叫人对政府政策失去信心,也叫国际伙伴失去信赖,这是美国自我消耗国力的要因。


打破领导人任期十年的限制

反之,中国的今次宪制发展计划将国家最高领导人的两届共十年的限期规定,改为可打破两任的限期,这做法的最大好处是在全力推行“一带一路”大计中,政策必须向所有参与建设的国家保证不会“朝令夕改”,可预见到的好处是“一带一路”要在全球落实成功发展,宪法赋予多过两任的首长任期,可让习近平有更充足的时间去落实这项惠及全球的发展大计。


有了上述的宪制好处,中国下定决心去推动宪制发展,是中国现代化、全球化、长期国家稳定发展、党政之间如何合法互动、政府与人民之间如何能有法治的确认;中外之间可加强法治关系,都可有透明度、信心高度、合作法制度等等,都可加强。这也是自清末以来,中国改革最有力度的重大改革。梁启超在清末民初期间,曾访问英伦看到英国议会制度的优点,希望中国改革要效法英议会制度;孙中山在其辛亥革命中,突出了类似美国的“三民主义”(For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但都没有聚焦在英美的宪制发展,议会也好,三民也好,没有宪制保证,都要功亏一篑,唯有这次力行宪制的做法,加上过去六十多年来的宪制实践,才算得上是中国改革开放真正开始!资本主义放任竞争,都可有序发展、社会主义讲求全民发展(不是精英发展),更好发挥宪制功能,社会主义可胜过资本主义,当可预期!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