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政治短打 · 郑赤琰教授

经济“软肋”之说有失中肯

 ·2018年2月10日

某日报的副执行总编辑在其专栏撰文高谈阔论,把经济说成是“国阵最大的软肋”,在他的笔下,国阵政府几乎一无是处。

例如棕油价下滑,让65万名油棕小园主与逾11万名垦殖民,以及相关行业和员工受到“打击”,此其一;石油价格预计将暴起,也预见到石油消费者要买贵油,令到大家“生活费”失控,此其二;外劳人头税、体检、就业保险、女性员工享有90天产假,调高最低薪金等,最终都会转嫁到消费者,此其三;一些领域人工短缺,没有人手,产量锐减,产价高昂,又是消费者受累,此其四;银行业人员精简化,裁员问题浮现,失业横生,此其五;关税局去年征收430亿令吉消费税,令民间大笔资金流入国库,还导致民众只能节约开支,此其六;近来马币兑美元涨破4令吉,高官以为经济好转,其实马币仍未收复失地,真相不是经济好转,而是美元下跌,此其七。


此外,该篇鸿文还借马哈迪的话指大学生毕业后选择去当Uber的司机或卖椰浆饭,因此证明政府在制造就业机会的失败,还有约40万名大马人在新加坡工作,说明大马薪酬太低,破产人数逾29万4000人,反映许多人无力还债。眼下问题未能解决,高谈2050年国家转型又有何用?


作为一份大报的副执行总编辑,读者期望享有这高职位者,不但是知识、学识、阅世等,都会有全面的学问,而且还会对国家社会的议题持平去论去看待,否则误导读者,教人对问题作出错误的认识,做出偏激的看法,那不是建设性的做法。


社会对他们的期望是言必持平,论必观点全面,写出来的东西就算不是自己的研究心得,也必须是学术上言之有据,任何人,在今天网络信息发达到可探手必得的条件下,只要他不太懒,不太自负,像上述所提到的七大“软肋”问题,任何国家,不论其多先进多发达,只要有民主有反对党,都可以拿出类似的七个议题,站到反对面去大事炒作。


为了争夺执政权,争夺选票,反对派如此做,无可厚非,这不是问题本身不是黑就是白,而是政治本身就在鼓励其政界与社会用不同的“角度(Perspectives)”去思考问题,转而找出可行的方案去求取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利益,找到最大多数人对一个问题的最大共识。作为一个多元利益多元文化的国家,任何政府的决策,都是众多可能决策的一个选项,每一个决策都会引发无可避免的各方利益矛盾,这是政治的客观现实,世界上不存在绝无利益冲突的事物。


因此像上述被渲染为“软肋”的议题,不存在绝对错或对的看法。例如40万人选择高薪的新加坡就职,若以赚取外汇来看,有何不好?何况看到40万人出国就职,为什么不看看超过百万以上的外劳来马工作?这不是失业的问题那么简单,更多的看法是国际劳工互补互惠的好事一宗。


大学毕业生走去驾Uber,反映的问题是为失业所迫吗?为什么把Uber就业机会看得那么绝望?为什么不是个人的临时或兼职工作?


棕油价这一波下滑,是欧盟藉口环保问题排斥棕油产品入口,在媒体工作者理应知道棕油生产过程中早已实现零二氧化碳,马哈迪当首相时也曾公告于世不再为垦殖油棕园而砍伐森林,马来西亚的森林覆盖面积高达全国土地的七成,是世界之最。说到开发棕油下游工业,马哈迪还指出政府在这方面的成绩不菲,棕油工业已达先进国家的水平。


说到石油价格问题,要在国际市场价格波动与国内消费价调整应如何取得平衡,政府也从来小心从事,油站的零售价还是低到举世少见,指政府不顾消费者的利益,也是偏激之言。至于外劳的种种措施,也与催生经济转型有关,并非一般所指对工业发展乱投药!银行精简人员,是服务业资讯自动化的结果,也是出于提升自己的全球竞争力的考量,是进步之举,是好事!


消费税对高消费者看法很负面,对低消费一族却未必如此,就负责资源再分配的政府职责来说,政府取得430亿令吉进账,舒缓贫富不均大有帮助,因此先进国家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征收消费税,道理在此!


由上所述,可见所谓经济“软肋”之说,政敌之间借题炒作,无可厚非,对于手握媒体言论笔杆子者,言论偏颇,对政府不公平,对读者是误导!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