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马新关系开启历史新页

 ·2018年2月10日

一月中旬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去访问新加坡,拜会了新国女总统;同时也和新国总理李显龙展开会谈,并共同为两国合作开发的投资项目落成揭幕。双方在此次的公开交谈中,带出来的讯息标志了两国关系已展开了新的一页,即从过去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转向“藕断丝连”的情结。这个讯息可从纳吉致词的一句话道尽了两国过去五十年的无奈。纳吉说自己上任以来与李显龙展开的合作项目是半个世纪来史无前例,也打破了人为的障碍,哪怕今后政府领导人改变,也改变不了两地关系。因为两国好不容易开发出来合作项目,不但突破两国地域的隔阂,也舒缓了两地行政的冷漠。


李显龙听了纳吉这番话的即时反应是:他问纳吉是否很有信心会赢得来届的国会大选?
 

 马哈迪执政马新关系僵

李这话可说是弦外有音,纳吉听了也报以会心的微笑。媒体报道出来后,两地人都心知肚明,知道在马哈迪任首相的二十二年,新马关系从两地分家的僵持,虽然马方已换了三届首相,新加坡也换了两届总理,时过也但境却不迁。轮到马哈迪上台,双方在重大问题交手时变得更僵,例如两地陆路唯一交通管道的新山长提已有百年历史,人口的增长早已把长提塞爆到天怒人怨,凡是通关过境的人都会一肚子怒气,就是不明白两地政府为何没法解决长提的交通阻塞的问题。马哈迪任内本来有关部门已拟定了改善长提道路的计划,但最后的“修道”的问题变成“治标不治本”,塞车塞人的问题跟着两地人流车流年增月加,叫人苦不堪言。


其次两地由历史遗留下来的新马铁路问题,两地分别独立建国,但新国地段的长达十五英里铁路两边土地全为马国领土。对新加坡而言,他国的铁路建在自己国内的感受不言而喻。因此新国政府早在第一任总理李光耀任内便要求和马政府谈判,新方提议买回铁路沿线所有土地,或用其他的方法补偿,但马哈迪任内谈谈停停,就是没法有协议。


还有新加坡向马买食用水早在新马分家已有长达六十年的条约,价钱有效期也写明约满再议。可是马哈迪任内发觉经处理后的食用水由新转卖给马方竟然出现十倍之差,马氏认为不公平,坚持要重订合约,新方却坚持合约如此规定,再不公平也要等到约满再议。双方为此也搞到很不愉快。总之,在马哈迪长达二十二年的执政期间,新马两地的关系不但不会因时过境迁而把1965年两地分家的不愉快有所淡忘,反而还出现不咬弦下的伤痕。
 

 纳吉解决两国间问题

马哈迪之后,换上了阿都拉当首相,但他却在种种执政压力下自行引退,由纳吉接任。经过2008年与2013年两度国会与州议会选举,由安华领导的公正党结合了由林吉祥父子领导的民主行动党,趁阿都拉的弱势,祭出推翻国阵政府的口号,但两试两败,反而助长了纳吉的执政信心,他也感受到由马哈迪长达二十二年的执政,留下了不少有待改革的执政问题。单是在新马关系的问题上,他见证到两国由历史累计下来的恩恩怨怨问题,再不解决,两国关系没法创造双赢,反而会搞到双输。为了创造两国合作发展的优势,纳吉毅然走出了马哈迪的“阴影”(马氏对新加坡的阴暗见解),主动找上李显龙开谈两国合作的计划。这次纳吉访新揭幕的合作项目,包括已落成的“滨海盛景”与“双景坊”,这两个合资合作项目源自两国间达成的新加坡铁路协议,让新加坡收回铁路沿线土地,以兀兰两块黄金地段做交换,双方合资合作开发了“滨海盛景”与“双景坊”,其特别处在兀兰靠近新柔长提,是亚洲最大的A级办公大楼,已有《财富》级别的世界500强企业迁入营运。
 

 “柔新捷运”解决长提塞车问题

此外纳李两位还正式公布:为了要彻底解决新柔长提不断恶化的交通问题,双方已取得协议,在新柔长提边上建设“柔新捷运”,由新山的武吉查卡下至兀兰,只需30分钟便可互通两地,长达几十年的塞车塞人的民间疾苦,2024年捷运建成后,宣告解决。


此外两国更大的合作项目还有“隆新高铁”也会在今年招标揭标,由吉隆坡至新加坡的裕廊东全长370多公里,也会将高速公路需时五小时的车程减到乘坐马新高铁只需要90分钟,到时新马两国的交通问题将大大改善,双方的合作领域也会全面改善,过去在通关措施上不断留难对方来车来客的问题得到纾解后,两地的消费市场与投资环境也会出现“1+1大于2”的好景。
 

 外来投资纷纷注入柔佛

外来投资也早已看到新马交好的机会,纷纷到“大柔佛计划”来发展,像来自中国的“碧桂园”在此开发一个二十年的“森林城市”,日本企业也大张旗鼓来马投资,印度也不甘落后。其中,“隆新高铁”便在柔佛新山、峇株巴辖、与麻坡设立三个客站,全程七个站,柔佛州便有三个站,是高铁最获利的一个州。而柔佛州发展的潜力也正是因为能打通新柔的地缘优势,再加上新加坡个人年所得六万五千美元的先进水平就近溢流到柔佛州,而把柔佛州打造成全马最发达的地区,也当可预期。对新加坡来说,吴作栋任总理时便提出了新加坡和柔佛与印尼的巴丹岛建成“成长三角”,巴丹岛已经成为新加坡的“工业区”,但柔佛却缺了一角,现在两国心结已打开,三角成长之势也会应运而生,这对新加坡工业发展也会解决了土地与劳工短缺的问题。


由上所述,可见由纳吉与李显龙创造出来的两地合作项目惠及两地人民,开启两地合作发展的优势,从而修复两地自1965年分家的伤痕,告别历史,走向将来。以过去分家后五十多年来,两地人民面对通关的种种挫折,仍然阻不断彼此的通往,可见纳李两人为新马关系打通经脉是顺应民意之举,也是顺应时代开放的潮流。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