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议员“拉布”破坏香港民主

 ·2017年12月9日

“拉布”这东西是由美国引进来的,起源于议院的议员无法拉拢议会多数议员支持他阻止或推翻某个议案,便想出一个办法,在提案辩论期间,自行发表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可以说上几个小时不停,因为言不及义,捣乱的动机一目了然,令到在场的其他议员不胜其烦,纷纷自行退席,最后迫使议会散场而无法如期有所决议。这种做法很不正道。但这种“乞人憎”的做法,引起公愤的结果也导致“拉布”者以后选不上当不成议员,其他人再不敢效法,“拉布”之举也就在美国“消声绝迹”。


想不到香港的立法会议员竟如获至宝,群起效法,而且采用“接力赛”的办法,结党结派、轮流上阵“发言”,每人二十分钟,三几人加起来可以提问4个疑点,整个议会便这样被三几人发言千次,每次二十分钟,便得花上二万分钟。整个议会便这样被“拉布”拖垮,什么正经事也做不成。偏是立法会主席以为这是议员的“发言权”,不能加以阻止,于是乎反对派突然发觉这是最有效的扳倒政府的做法,只要自己不认同的任何政府提案,便采用“拉布”办法,如此一年復一年,已经有好几年在两任立法会主席主持下,把“拉布”养成了“惯性”。


为什么立法会无法阻止“拉布”?归根到底,大家没深刻认识到“拉布”是什么东西!“拉布”的议员没认识,以为这是议员有不受限制的发言权,以为这是民主的好东西,连议会主席也没有好好认识这东西,以为议员由选民选出来,是选民的代议士,阻止他发言便是侵害选民的人权,因此即使眼见“拉布”已拉到无孔不入的程度,主席也宁愿叫全体议员回家,不敢去碰“拉布”,可见对“拉布”这东西认真认识不够。


然则“拉布”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一,“拉布”破坏“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游戏规则

民主的体观靠竞争决定多数少数,在议会取得多数议席的政党便可取得“多数决”(Majority Rule)的地位,这不是给予特权,而是执政所必须,否则政府根本无法做事。反对党必须接受“多数决”是“君子协定”,不是示弱,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有朝一日取得多数时成为执政党時才会得到同等待遇。由此可见,少数党因为沉不住气而采用“拉布”留难政府,到自己当政时,也吃到“拉布”的苦头时,受害的不单是自己,也因为“拉布”而令到政府无所作为时,受害的是整个社会。民主社会建立“多数决”的原则是出于公平竞争,公平与否不在竞选输赢,而在于输的人要服从多数,才有公平可言,输的人不接受“多数决”,谁还会在乎力争胜选?只有力求胜选,竞选便会迫使政党力争上游,愈做愈好。只要认识这个原则,便知道“拉布”在破坏民主,讽刺的是自称民主的人竟以“拉布”为荣!


第二,“拉布”是侵害选举人权的东西

“拉布”的议员自以为是民选的代议士,他们在议会的发言是代表选民讲话,而选民的选择权利又是联合国人权公约规定下来的基本人权,因此由选民选举出来的代议士在立法会的发言是不能被限制的。


可是议员的发言是否毫无条件地不受限制或制裁?只要证诸于民主老牌国家便可揭发其非,就以英国的国会来论证,国会议长要议员收回他们的不当发言;又议员发言或辩论都有一定的时限,而且很短暂,只三几分钟,还要预先安排,这都是限制议员的发言,否则国会有六百五十多位议员,不受限制根本就会瘫痪国会作出任何表决。此外,议长还可以把议员赶出议会,如果他不遵从议会开会规则的话。这些都是议员受到议长规范的惯例。除议长外,议员还会受到任何一位议员挑战他的不当不实的发言。一般做法是要他收回说过的话,否则要他到议会外去復述被挑战的发言,这挑战表示他将会被控以刑事罪,过去还会引发双方以死对决呢!更常见到的规范是政党都有“党鞭”(Party Whip),由党的资深德高的议员出任,他专责看管议员到会与遵守议会常规,不能乱来,否则会受到党鞭警告,百教不驯的,便会失去代表党出选的资格。


说了这许多,不外要香港选民知道,他们选出来的议员,在议会外要和常人一样守法,在议会内也不是什么特权而全不管制的人物。有了这些认识,选民便心里有数,下次应不应该再投他一票。


说回选举人权的事,“拉布”的议员由选举产生,但他在议会的身份顶多是代表投他一票的选民,但在议会中还有另外69名议员,就算是他还有自己派系的议员在支持他,但就“拉布”议员来计,整个派系抱在一起,也还是少数,否则自己一派占有多数,动议表决便可,还有必要去“拉布”吗?怕表决而去“拉布”,可见“拉布”不是议会正当的手法,表决才是民主的手法。因为一人一派的“拉布”而其他多数议员的表决权都报废了,连带他们所代表的选民的权利也被侵害了。因为一位议员所代表的选民而把其他议员所代表的更多选民的权利也报废了,公平吗?这种太不公平的现象,连立法会主席也不敢加以阻止,让“拉布”阻止立法会的正常运作,可见对“拉布”侵害选民人权有欠认识!


第三,“拉布”是破坏互相尊重的东西

从“拉布”的现场来看,看不下去的议员都会离开议会,这是因“拉布”而出现互不尊重的表现。一方是用胡扯来表现不尊重对方,而对方便离场来表示不听你的,整个立法会便出现互不尊重的场面,堂堂一个尊严的议会殿堂,变得尊严扫地,无此为甚!


更讽刺的是,“拉布”的议员竟公然召开记者宣告会采用“拉布”来板倒“恶法”,在他心目中凡不愿见到的立法便是“恶法”,如果凭一方的见解便可视为“恶法”,相反的,对方也可凭自己的见解视为“良法”,之所以有立法会,目的就是用议会的“多数决”来作定论,表决后不再有异议,便是尊重对方的表现。一般有自尊的议员便会采用惯常的表态说:我尊重表决结果,但我仍保留我的看法!这才是一个“君子”(Gentleman)的风度,不要因“恶法”而把自己变成一个“恶人”!由此可见,“拉布”是引发不尊重他人的表现,议会欠缺互相尊重,便失去民主的风范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