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制裁是“美国优先”的商机

 ·2018年6月9日

特朗普的执政班子被视为鹰派,而保守至极的有蓬佩奥与布尔顿(Belton)。这两人是利用特朗普以推行其强硬的美国外交路线,抑或是特朗普利用两人作鹰派的外交门面以期阻吓其外交对手取得更多的妥协?从美国总统制去了解,正确的答案应是后者,在制度上美国总统有外交的实权,加上特朗普用人动辄炒下属的作风,很难想象他会被下属架空。因此蓬佩奥与布尔顿再强悍,也可以想象他们可利用特朗普的机会很微,反而被利用的机会很大。这样一来,我们观察美国近期的外交动态,大可不必太重视两人说了什么,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想做什么?


就上任一年多的外交行动来判断,哪怕他出手很狠很果断,仿佛毫无转圜的谈判空间,其实不然。只要其谈判对手照顾到他信誓旦旦的“美国优先”的利益,他便马上不再板着面孔,立地成交。像退出TPP与NAFTA便有这种表态,他已表明两个组织都让伙伴在美国身上拿尽好处,却又不肯照顾到美国的利益,这是美国过往总统太笨、太无能。现在换上了他,不能再当笨伯,只要伙伴肯优先照顾到美国的利益,TPP与NAFTA便有再谈判的空间。对TPP或NAFTA如此,对中国的贸易战谈判也是如此,看他出手显得一派毫无谈判的余地,一定要对中国货课以重税,还刻意对中兴下杀手,可是一旦中国还以软硬两手,他便摆出可谈判的姿态,从中取得中国同意减少对美国出口盈余,用加大买美国货的办法去照顾到美国利益,符合了他的“美国优先”的要求。中美贸易战的形势马上急转直下。由此也可见,所谓“美国优先”不过是他要减少美国的巨大赤字,不是真的要把美国市场与世隔绝。


把“美国优先”用在外交上

他的这一套“美国优先”不但用在贸易上,对其他外交关系,表面看来与贸易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在他的“美国优先”处理下,也都被他转化为助长他的外贸谈判的筹码。这也就说明了为什么在处理朝鲜无核化的关键时刻,正在全球关注与期望“特金会”能成功取得协议,解除朝鲜半岛长达几十年的高危状态,出乎举世预料之外的是,他的国务卿蓬佩奥突然提出“利比亚模式”,要求金正恩照足当年卡达菲完全销毁核武然后再谈解除制裁。这一下金正恩想到的是卡达菲销核后的命运却是美国为首的联军彻底消灭卡达菲政权,还把他本人与家人杀个清光。应该是不出特朗普预料之内,金正恩立刻翻脸,首先是终止与首尔原订的一个高层谈判,接着还警告说随时会取消“特金会”。为了彰显他的“美国优先”,特朗普来个先发制人,写了一封不短的信给金正恩,亲自告诉金说6月12日的“特金会”不再举行,不过在信中他也表明如果金正恩有诚意有退让,“特金会”可随时召开。否则他说美国已准备了举世无敌的军力可马上销毁朝鲜云。他这信传递不过二十四小时,接着他又宣布说金正恩表现温和,而且也说有意愿要谈判成功,因此“特金会”可如期在新加坡举行。


把朝鲜无核化转为贸易谈判

特朗普如此对待“特金会”,充分显示出他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势美国外交,这不单只做给金正恩看,同时也做给中国看。在特朗普心目中,区区一个朝鲜微不足道,在朝鲜身上一穷两白,也挤不出多少银两,在中国身上才是金山银山。既然习近平两度接见了金正恩,说明中国更在意美国如何处理金正恩。这正合乎特朗普的口味,因此他看到了朝鲜无核化的问题大可转化为对华的贸易外交的谈判筹码。


在特朗普的估计中,习近平第二次在大连接见了金正恩,很可能对金面授机宣,要金在销核谈判中坚持同时要美解除对朝的制裁。只有这样,中国与其他国家才能对朝鲜进行正常的贸易,也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协助朝鲜今后的经济发展,在平壤身上打造第二个韩国的繁荣景象!中国在朝鲜身上有这个打算,特朗普却在中国身上有更大的打算。他知道中国顾虑到若是美国不解除制裁,中国对朝贸易便要担心美国报复而转嫁为对华制裁。


为了要避免走到这一地步,特朗普马上提高了对朝的谈判要求的筹码。办法是把“利比亚模式”转为“伊朗模式”,就在“特金会”有了时间与地点的关键时刻,特朗普马上加快把伊朗的制裁提出了新的动议,要求伊朗停止所有铀浓缩行动,并停止对区内武装组织的支持,否则美国便会对伊朗施用“史无前例”的制裁。要害的是启动金融制裁,所提出的新制裁方案多达12项之多,包括终止弹道导弹计划、从叙利亚撤军、不再威胁摧毁以色列,释放所有美国公民等。特朗普这一招可说是他的“一石两鸟”的算计,因为中国在伊朗和朝鲜都涉及制裁的问题,在国际制裁行动下,中国都必须遵守国际行动,也正是因为美国抓着制裁的“皇牌”,才能予取予求地惩罚与伊朗有商业来往的公司,包括欧盟的各国企业与中国或香港的公司,过去汇丰银行与渣打银行被抓住而被惩罚重款,中兴被抓也同是“违反制裁条例”的问题。


把“伊朗模式”用在朝鲜身上

特朗普在“特金会”正式召开前,突然提出了“伊朗模式”,无疑也在提醒中国,美国既然可在伊朗提出退出原有的对伊朗制裁协议,从中加大对伊制裁的广度与力度。这一招无疑也在提醒中国:他这个最新的“伊朗模式”也可援用在朝鲜身上。表面看来,这是对付伊朗与朝鲜的“一石两鸟”之计。实质上,特朗普更大的利益盘算不在伊朗制裁身上,而是借制裁的名义转化为“美国优先”的商机,既然欧盟与中国那么在意伊朗的商业利益,尤其是石油与“一带一路”更是中国志在必得的经济利益,美国在此关节上大可提高呼价,趁机为他的“美国优先”谋求中、欧市场更大的商机。中国既然那么在意朝鲜问题,特朗普把“伊朗模式”摆上谈判桌,要中国开放更大的市场来换取对朝鲜解除制裁。美国这个盘算也早在华尔街的证券市场反映出来,华尔街一见到特朗普说要取消“特金会”,股市便应声而跌了几百点,而且也认为中美贸易战也会因此凶多吉少。可见市场如此反应,也非过分敏感。


当然,中国也可效法美国,不理美国制裁,自己退出制裁,但是特朗普也会看到,区区的伊朗与朝鲜的微小市场远非美国的巨大市场可比,“美国优先”不是美国会如此考虑,中欧也会如此考虑的,因此特朗普这一招转化制裁外交为“美国优先”的经贸商机,也未尝不是特朗普的商人本色,把政治转化为商机的本色。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