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国没殖民地 海外华人何来势力扩张角色

 ·2018年4月7日

海外华人的议题被看好被看坏,在国际上,真可说是各取所需,需要到他们的时候,便会看好,不需要时,便会看坏。由此说来,要判别他们的好坏,並非没有一个标准,最客观的标准应该取决于他们能否就地生根:能,便证明他们能融入当地社会,被当地接受。本文试就这个议题作出探讨。


首先得关注的一点是,近期的美国、澳洲与纽西兰等又再度指海外华人有助长中国国际影响力之嫌。澳洲还有两名高级政要被指收取在澳华商的政治献金而被迫下台,澳洲总理还因此公开指此事件影响了中澳关系。但此言也引起澳洲前总理陆克文提出异议,认为中国在华人问题上不造成对澳的安全威胁。
 

 李文和事件被判无罪

美国更是长期佈下安全网,明查暗访美籍华人有无替中国偷科技情报。李文和事件便是举世轰动的案例,李被起诉的罪嫌是将美国的库存科技资讯情报传给中国,罪名多达3大项,罪成可坐牢百年以上。经法庭审判结果却是罪名不成立,还要赔李名誉损失好几百万美元。李案不成立正说明了有高达30%以上的美国高科技人员属华裔,在美国科研服务(李便是负责处理科技资讯的一员),李被起诉已然引起这批华裔科学家人人自危,因为他们参与的科研工作全属美国极之敏感的机密材料。李案爆发说明了他们周围已有国安人员全天候侦查着,他们的中国出身却又排除不了说不尽的人际关系,被怀疑的机会也是防不胜防。一时之间李案在30%科研人员之间所涉及的安全问题,已不是他们有多少人为中国服务,而更严重的是他们有多少人会被吓跑!他们已深深卷入美国硏科工作,美国承受得起失去他们或失去他们的信任吗?这样的考量导致李案紧急刹车。


除了美澳等案例外,新加坡去年也发生了黄靖一案。黄被指采用发表文章与提供部长咨询服务,从中影响新加坡政府官员和议员作出对某国有利的决策,黄被取消永久居留权,他出身中国的背景也导致猜测的“某国”正是中国。作为一个学者,发表文章与提供专业咨询是他们的天职,竟也可因此入罪。但新加坡不是特例。美国已有法律规定,任何人撰文或提供专业咨询必须向当地政府预先通报收入情况,否则被发现会被起诉。美国这项法律在反“中国影响”会大派用场,海外华人因而被难的机会、风险也很高。


早期海外华人受到不人道对待

这是中国崛起后的二十一世纪,海外华人的历史遭遇可说又开了新的一页。与过去十九与二十世纪的历史遭遇可说万变不离其宗。过去西方殖民地主义者在他们扩张殖民地需要劳动力时,把中国劳工带去南北美洲、欧洲与纽西兰、东南亚的英国与荷兰殖民地更是依赖华工。美国开发西部的金矿与建筑铁路可说全靠华工,待遇刻薄到被称为“猪仔”。可是他们的待遇低薄却引起白人劳工的不满,他们因此组织工会向他们的政府施压,还采用暴力攻击华工,在金矿的华工被攻击到群起逃难,科罗拉多州石泉矿场便有五千华工逃上山好几个月自生自灭。当地政府怕了工会,不敢出面保护华工,还是教会转向清廷求救,这段历史是海外华工最惨烈的遭遇。之后铁路工程完成,矿场荒废,不再要华工时,却弃之不顾,甚至还立法驱赶华工出境。这种“排除亚裔条例”直到战后五十年代才因犯着种族歧视而不容于世。


澳洲这块英殖民地更恶劣,英人占有澳洲后,把原住民赶尽杀绝之余,用的手法丧尽人道,到今天生存下来的原住民后代还在大选时提出控诉,其中一项令人齿寒的消灭原住民的方法是将他们初生婴孩带走,一去不复还,以此来断绝土著的后代。为了要彻底将澳洲“白人化”,华工用完后也急速驱逐出境。


在印尼的荷兰殖民地统治,将华工数以好几百万计带去后,用他们去垦殖农场,更用他们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例如,用他们去征收各种叫原住民仇恨的苛税,用华工去开闢甘蔗农场更为后来印尼独立建国埋下了排华的恶果。


英国招华工到新、马、砂、沙

英国在缅甸、马来半岛、新加坡、砂拉越与沙巴殖民地,也从中国招去数以百万的华工,用在开锡矿与种植橡胶,还有以胡椒为主的香料。这三大产品成为世界总产量的八成,都是华工的贡献。因为大规模开发需要大批劳动力,华工在新加坡占有总人口76%,马来半岛的比例华工人口一度也超过半数。可是华人在殖民地却没有合法的地位,直到英殖统治在第二次战后无法立足,才将华人居留身份的问题丢给华人与马来人自行解决。长期以来英殖政府将华巫实行种族隔离政案,巫人不参与橡胶与锡矿发展,也停留在他们传统的“甘榜”居住。华人劳动力集中在开矿与橡胶,居住在新开发的小镇,华巫百年分隔。


战后从1946年开始应该结束政权时才把独立建国的问题丢给华巫去处理,长期不相往来,彼此不了解,没政治信任,双方对如何建国而谈不拢,是预料中事。在短短十年(1946至1956)要达成政治共识,有很大的困难。但英伦居于自身经济利益,要维持胶锡业的成就,非要华人留下来不可。在英伦力保与华人力争下,华人成功留下来和巫人共同建国。由1957年开始磨合,巫人终于认识到华人在经济建设方面是建国不可或缺的力量。
 

 马来西亚华人处境最好

经过六十年体验,华人以七百多万人之众,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等权利得到充分发挥,马来西亚是海外华人被看好被接受首屈一指的国家,比起其他国家如印尼、缅甸、柬埔寨、泰国等国的华人遭遇好很多。像越南统一后,华人几乎全部被排斥变成难民逃出来。印尼冲击华人的事件从未停过。缅甸留下来的华人也所剩无几,泰国与菲律宾则以通婚的办法同化了华人,华人在文化上和血缘上已非华化。新加坡人口不过五百多万,有七成多是华人,但通过英文教育去改造华人认同,已变成西化的国家。


由上所述,中国人走向全世界各地,是近代西方殖民地带出去的。在两百多年的历史中,欧美需要他们的劳动力而用之,不需要他们的劳动力时便驱而逐之。像加拿大、美国、澳洲与纽西兰便深怕华人会妨碍他们将国家“白人化”,竟然立下歧视亚洲人移民的法令,也因此成功建立了美国、加拿大、澳洲与纽西兰四个英语系的白人国家。其他没有被视为有建国价值的殖民地,则将华人弃之不顾。反而是华人自己想尽办法留在美欧殖民地继续发展。他们在后殖民地持续发展所造就的经济领域方面的金融、市场、物流、城市、教育、农业等重大发展,用他们的成就去赢取当地人民的信任与器重。


值得郑重指出的是,后殖民地半个多世纪以来,事实让世人看到的是西方人在亚洲殖民地全面溃退,几乎一个不留,反而是华人留下不走。他们没枪没炮,不为祖国抢占殖民地(西方殖民地源起是靠他们的探险家与商人用砲船占领后才叫他们的国家认领建立殖民地政权)。反之,清朝实行海禁,对海人华人视为“天朝弃民”,民国革命后根本自顾不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与中国签约终止华人双重国籍的是印尼,保留中国籍的则奉行国籍通例受到外交保护。当1965年印尼政变,1975年越南华裔难民事件,北京本着护侨的责任采取非常有节制的国策,派船去接侨回国,全没帝国主义那套借护侨去侵略。日本侵略中国便用这一套。
 

 移民不是中国侵略的“先头部队”

邓小平实行改革开放后,数以百计的中国留学生出国,最多的是留在美国科研行业,得益的是西方国家。这一批最新的中国移民,以知识分子为主,与十九、二十世纪的劳工移民不同,劳工也好,知识分子也好,都证明着海外华人从未都不是中国侵略世界的“先头部队”,中国也从来没借他们发难。近期西方国家禁止中国借海外华人扩大海外影响力,那是没有历史实证的胡扯!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