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从菲律宾看中美外交博弈

 ·2018年1月6日

据最近菲律宾国内的一项皮优民意调查(Pew Survey)显示:自杜特尔特总统上台的两年内,民意支持对华加强贸易由两年前的43%增加到目前的67%,支持对抗中国的却由两年前的41%降至现在的28%。这个转变的数字不可谓不大,尤其是作为美国在东南亚区域的战略中坚伙伴,菲律宾出现这种大幅度转变,更令人诧异。


如果问这个民意转向是偶然抑或是自然?当有助于我们了解菲律宾今后的外交动向的风向球:第一,其与美国的关系会否越走越远?第二,其与中国的关系会否越走越近?如果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正面的话,其中最关键的肇因何在?中国或美国有何应对的政策可赢得菲律宾长久性的稳定关系?以下且试就这些问题作出分析。


杜特尔特调整南海问题政策

有关美菲关系自现任菲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以来,他对美外交关系作出了重大的调整,这调整涉及三个要点:

(一)在南海问题上,原有美菲的外交立场可说同声同气,当时的总统阿基诺三世在美国总统奥巴马力撑下,坚持单方将南海问题提诉到海牙的国际仲裁庭,要求裁决,即使在中国不同意的情况下,依然单独提诉,这种情况很不正常。一般的情况单方提诉不是务实的做法,一来仲裁没经双方同意提出,没有国际法的强制效果,二来争议双方会闹得更僵,而且代价太高,要嘛拿着仲裁的赢面出兵强行抢夺争议中的领土;要嘛发动外交攻势,与华展开长期外交战。


果然阿基诺三世这种相当反常的行动,除了叫奥巴马与日本首相安倍叫好外,国内叫好的支持度却不乐观,反对的民意反而高涨,这可以从杜特尔特的参选政纲看到,特氏拿着南海问题和阿基诺三世的立场唱反调,对华关系特氏认为要打菲律宾和中国军事实力太悬殊,不堪一击,要靠美国代打,那是一厢情愿。


特氏公言美国无可能为黄岩岛问题而向中国开战,何况中菲被美国推向战场,会把菲国与东南亚再度推向二十世纪中叶越南战争的境遇,越南被打得稀巴烂,东南亚也陷入冷战不安的遭遇。特氏因而看透对美国信赖不过,当选上台后他兑现了竞选承诺,一反阿基诺三世的政策,不顾美国不悦,主动搁置海牙仲裁转而向中国提出和平谈判。


经过特氏两度和中国领导人会谈后,南海问题采取双边谈判,取得“共同开发,搁置主权争议”,更还取得中国前来菲国投资与贸易。这种舍美取中的南海对策所取得的国家利益,对特氏来说,这才是务实可行的外交政策。


菲律宾再调整美菲军事同盟

(二)在国防外交政策方面,原有的美菲军事同盟也被特氏调整过来,在阿基诺三世掌权下,他一反其母亲科拉桑终止美军在菲两个军事基地的政策,用美军“访问”的方式让美军回访前美海军基地苏比克湾,访问可长可短,有需要时美海军可停留不走。特氏上台后,虽然没断绝美菲同盟关系,但原有对华备战的军事关系已冷却为反恐、救灾与人道援助的工作。


对美的关系调整由亲近到疏远美国的外交政策会否持久?会不会今后换了国家领导人又换一个光景,倒回亲美反华的外交?如果以过去美菲关系的历史记录来看,在冷战期间,美国用“围堵政策”全力打造反华同盟,确也成功把菲纳入其“东南亚条约组织”(SEATO)的一员,因而也捅出一个贪污独裁的马可斯政权,折磨了菲民二十年。结果由反对派阿基诺遗孀科拉桑用反马可斯“人民力量”和平推翻这个独裁腐败的政权,人民也因此认清为美反共的政治代价太大。


在科拉桑上台后也顺势结束美国军事基地,冷藏了美菲军事条约,之后的三届总统长达二十多年,也都调整他们对美的外交关系,虽不到特氏那么果决疏远美国,但阿基诺三世调整回亲美的外交政策只属短暂也非主流。


这趋势的主因出在美国利用菲律宾反共(反苏反华反越)对菲伤害太大,马可斯是美反共代理人而被放纵成贪污腐败,经济长期呆滞,五千军妓长期游荡在美军基地等严重问题。再加上冷战过后美国对反共失去火力,菲的反共价值失效,也是美国自行淡化菲待遇的结果。


再加上特朗普上任后,他联络过菲律宾说是要出席就地举行的东盟峰会,居然在会议前夕缺席返美,也不见他和杜特尔特有什么外交突破。这表现皆源于他在任内要以美国利益为先,对外也会淡化区域组织的外交,回到双边贸易为主。由此观之,菲律宾远美近华是洞察先机。


菲华关系渐行渐近常态化

(三)谈到菲华关系会否渐行渐近的问题,若然,会否维持常态化?
 

过去菲国远华近美,一方面是中国不像今天这么力求走向全球化,另一方面是美国祭出反共的意识形态斗争。加上越南战争打得轰轰烈烈,美国又宣传“骨牌效应”,说是越南战场挡不住,共军便会长驱直下全面赤化东南亚,东南亚各国刚从结束殖民地统治独立建国,民族主义抬头,有的国家乐见美国打越战,有的国家却宁愿守中立,反共亲共皆不沾,菲属前者,马来西亚属后者。前者伙同美军建立军事基地。

 

如今越战已是40年前的事,美国还被打败,中国也已经开放发展外贸而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而且还奉行不干预内政的外交政策,过去五年推行“一带一路”以基础建设全球化,获得八十多个国家参与建设“亚投行”,高铁高速公路与海港建设也遍及亚欧非拉四大地区,最近更召开了世界政党交流大会,会上讲解了中共如何建国成功找到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模式”,也强调全球各国政党互相借鉴互相支援,把世界建成美丽幸福的家园。所有中国过去四十年所做过的事,已强有力地向世界说明中国走的是和平共荣合作双赢的国际关系。


特朗普对外关系出尔反尔

反之,美国出于唯恐老大地位保不住的心态,还不断唱“中国威胁论”,一面又不断和中国谈如何建立“大国关系”,最近特朗普换上了奥巴马,外交政策更一夜翻盘,奥氏力推“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换上了特朗普却视此为出卖美国利益的东西,转而推行“双边贸易”,以美国利益为先。这一着无异陷TPP成员为唯利是图的宵小。特朗普又推出国家安全“白皮书”,把中国与俄国列为首敌,大有重塑世界冷战第二回合之态。


美国如此出尔反尔,严重犯了国际关系大忌,政策如此摇摆,自己拿不定主意,又叫别人如何跟从?由此看来,菲律宾远美近华当不是杜特尔特个人之举,这既是中国国际外交政策所使然,也是美国外交政策自作孽!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