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认清中印关系分水岭的问题

 ·2017年8月5日

喜马拉雅山是世界的顶峰,在这巅峰上长年积雪,到了春夏雪溶时,一山两面分头流向中国与印度,流向中国的主流有黄河与长江,流向印度的则有恒河,这个地理命运的安排也恰恰为中印制造了分水岭。两国对河流的文明思想也因此迥异,例如中国怕河患,想出了无数的工程去克服河流造成的水患。因此水之为灾的心防特别重。反之,印度却把恒河当为水之圣,人死了要拿去河葬,把尸体放到河去感染圣水,来生才能成圣。此外,每年还订有水节,是日沿河居民远近都浴在河上,希望圣水带来好运。


河的文明中印有此分水岭,不巧的是连政治也有这个分水岭,让两国的政治没法合流,久远的历史可以印证到。尽管中国一厢情愿的心仪印度发源的佛教,可是印度的佛教却被其兴都教淘汰出局,今天全印度信仰兴都教,信佛教的反而绝无仅有,在锡兰岛仍在盛行佛教,但印度却与锡兰无宗教之缘,政治上格格不入。而中国的佛教由唐朝变成鼎盛,后世也沿袭不断,至今在中国留下的巨大佛教文明古迹,也非常壮观。读者要亲见其盛,不妨上山西的五台山,那里的佛教庙宇非常壮观,也非常有历史。


  印度不参与“一带一路”

过去长远的历史出现分水岭,近代的政治发展,中印也出现分水岭。如果大家有留意的话,当会发观中国在热衷团结各方积极发展“一带一路”,並以建设基础建设为主导去带动参与国家的经济发展,这本质上原来是很具政治中立的国际合作。而印度是地处印度洋最大的国家,也是中国最想争取合作的大国。中国领导人也虚怀以待,亲到印度去邀请加入这世界大计,並倡议中印可合作开发印度境内的高铁网络。可是印度却落实无期,反而公开挑剔中国与巴基斯坦的高铁项目,指中巴借高铁侵犯了印度在喀什米尔的领土主权,这块地确曾引发印巴交战,也远远解决无期,以中国向来对待领土主议纷争的建议来说,争议双方可搁置主权争议,启动共同开发,以争取双赢。


本来印度若能看到中国提出的这个办法正好为印巴提供一个机会,用“一带一路”路经喀什米尔的计划,趁机作出中巴印三方合作开创这条高铁。这一来不但可为印巴关系创造和解的机会,进而化解印巴长久以来的交恶,同时也不必再多心去提防中巴联手和印度过不去。但印度领导人穆迪一面说要与中国展开合作,一面却又和中国杠上了种种矛盾。


  印军越界进入 中国境内

中印边界纠纷的问题近来又在锡金的中国边界发生印军越界问题,还受到中国的严正警告,直指印军进入中国的领土。这个中印边界纠纷早在六十年代初当周恩来与尼赫鲁共同推动“第三势力”情同手足,以为彼此可合作无间,不料那边厢尼赫鲁趁机把英国搞出来的麦马洪线草约私自定案为中印界线,把中国多达好几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据为己有。经中国严正交涉不果,中印爆发了一场战争。中国军队把印军赶回开战前的边界,以维持现状,以后中印一直无法解决边界纠纷,问题的症结在印度强行认定麦马洪线为中印边界,中国则坚持草约无效,英国自行划界而且强迫清廷接受,好在还未签约清廷已被民国所取代,上台后的国民政府不承认此草约,共和国政府在1949年当政后,也都不承认草约,並主张中印通过谈判解决纠纷。五十多年过去,中印军队仍在边界对峙。最近锡金段边界紧张,中国政府也发出警讯,要国民在印出入注意人身安全。


中印日在南海举行军演

在此时此地,印度一面在边界令军队越界,一面又在南海声援越南与菲律宾与中国的岛屿主权纷争。更一面高调纠同美国和日本在印度洋和南海展开连串海军联合演习,最新的一次巴拉巴尔三国演习,还号称是出动了最大规模的航母战舰群。在中国积极推展“一带一路”以期在南海,马六甲海峡与印度洋营造和平合作发展的当下,日本在东北亚,印度在南亚如此高调配合美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制造军事紧张,印度此举是否有意借外力向中国施压,想用边界战争打乱“一带一路”的布局。同时展开美日印海军联手制约中国海军走出东海、南海与印度洋?这个企图会否成真?


军事上,即使没爆发战争,也都不能没有防人之心。尤其是对印度,中国可真的不会掉以轻心,即使其处身英国殖民地的年代,如此逆境,印度也都仍然能借英国势力为其扩张领土,办法之一是加入英军东征西讨,印度军人参加了对华的“鸦片战争”,在太平洋的英国殖民地岛群例如斐济群岛便是印军参与英军打下来的殖民地。比起中国,英国在中国占据沿海各大战市成为其殖民地、租借地,但中国人没加入英军,只被当成“猪仔”卖去当苦役。两者的不同是英殖民地结束后,印度人在其十六个地方握有政治势力,华人却没有这种政治地位。


  印度在南亚借英帝国扩张领土

办法之二是在南亚借英帝国而扩张领土,包括纷争中的麦马洪线把中国多达几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据为己有。连英国殖民地的锡金(锡金已被印度并吞)与尼泊尔也不放过。现在竟然又结合美日,会否借美日势力去扩张海陆版图,尤其是怂恿达赖喇嘛在印度建立藏独流亡政权,並让其在印度国内串联藏独、疆独、台独与港独分裂中国。同样面对到中国分离组织,马来西亚与泰国却禁止“四独”人员入境。印度如此为“四独”张目,岂是印度睦邻之道?


回顾过去百多两百年的历史,只有印度有负中国的信任,由宗教信仰到政治外交都有负中国的信任。历史的教训是弥足珍贵的教训,中国对印度今后的外交基调不能不有防人之心,如果借英国名相丘吉尔的名言,他从印度得来的外交经验,竟然毫不客气地说:要嘛,扼你咽喉,要嘛,向你跪下。这话说的是当你对印度太客气,她便会当你好欺负。中印关系所呈现的历史,确也是对印度太客气了,连中印1962年的交战,中国把印军逐出中国的领土,自己也退回原有的界线,一点也不占印度的便宜,还把从印军缴获的战车军器修好悉数奉还,把印俘也送回去,对印度如此厚待,也委实太客气了。但印度对达赖喇嘛,中印边界纠纷,现在串联美日,挑剔“一带一路”等问题,哪一样不是要卡住你咽喉的?看来对印的外交基调非要认清“分水岭”不可了!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