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中美“贸易战”有无消烟的机会?

 ·2018年8月4日

中美“贸易战”自美方提出要征收钢25%入口税和铝10%入口税以来,中美双方曾因此举行过几轮高层谈判,没法达到协议,美方再次扩大征税,一次又一次加大征税项目,扬言要在八月针对2000亿美元中国入口货商品增收10%税务,接着再威胁说要全面增收所有中国货的入口税,这些入口货价值高达五千亿美元之多。中国感受到霸凌,无法退让,双方谈判也告停顿。


如此下去,到底“贸易战”会否因此全面全球爆发?抑或是美国单方掀起的“保护主义”不打自败?又或是中美双方最后找到“Happy ending”的解决办法而把“贸易战”圆满落幕?本文试就这些疑问讨论之。


依美国的说法,这次启动的惩罚性征税涉及所有出口货物到美国的国家,不是只针对中国。但是中美贸易额之大,很快便把关注的焦点落在中美身上,加上特朗普也明言中国是美国的“经济敌人”,因此这场贸易摩擦会否演变成“贸易战”的主角便落在中国与美国身上了。


怕中国取代 美国第一经济大国地位

国际也有一种说法认为美国针对中国的动机,是怕中国早慢要把美国经济第一大国的地位取代过来,因此便采用征税率加倍,科技产品禁运出口中国,严控中国投资美国市场,严厉制止美企技术转移中国,立例管控中国留学生入读美国大学研究院等措施,目的是要打击中国经贸、投资、金融等全面发展,最后期望中国会像过去阿根廷、沙地阿拉伯、日本那样被挫败,再也无法与美国竞争,对美国的威胁也告解除。


过去阿根廷曾崛起到超越美国之势,沙地阿拉伯也因为对美采用“石油限额输美”,产生威胁到美国与世界的能源危机,日本也因为在美国市场出超获得大量盈余,大有“日本第一”之势(连美国哈佛大学名教授Vogel也如此大赞日本第一“Japan as No.1”)。但给美国采取贸易、投资、金融手段,三国都告不堪一击,阿根廷之后不断发生金融与经济危机,日本也出现“十年低迷”,阿拉伯手上赚到的大量美元也都双倍奉还!有过这些显赫的战绩,也难怪头脑跑惯“直线”的特朗普胆大到要霸凌中国了。


到目前为止,可以听到的说法,认为中国经受不起美国的霸凌,最后会落得阿根廷、阿拉伯与日本的命运,而美国既然能保住其“一哥”的地位,“贸易战”会让美国“班师回朝”,世界经济再由美国主导,不会失控。


美国军事与科技领先中国

持这种看法的要点主要看好科技与军事的优势,美国遥遥领先中国。科技与军事二合为一,科技优势令到美国的军事善用资讯武装。在卫星战中,美国资讯优势令到美国拥有优胜的制空权,海军、空军与陆军因此得利,中国无法抗衡。就算不用军事,美国的科技优势也令到美国在科技产品市场远远超越中国,被援用的例证是中兴公司因为芯片靠美国,一旦被美国制裁,中兴在世界手机第一的地位,应声而落到没法自拔。而特朗普也正自恃美国的科技市场的优势,启动“贸易战”的第一步便是立法禁足中国进入美国的投资与贸易市场。


有了科技与军事的优势看法,论者有一边便认定中国会经受不起美国的霸凌。


美国会被迫退回太平洋东岸

但是,持相反看法的一边也针对科技与军事作出分析,其中值得在此援引的有Bill Hayton的专著《南中国海之亚洲权力斗争》,与Hugh Peyman《中国之变:地球上最巨大的展示》。前者著论点在中美之军事战争,后者著论点在科技的竞争。


前者的研究难能之处是从“五角大厦”被揭发出来的档案文件显示:美国国防部长期有个秘密研究组,专门研究中国的军事发展,这小组锁定中国为美国最危险的军事对手,在揭发出来的44页文件中,由Ryan Clark负责写成,他是潜水艇的退休将领,退休后被赋予专研中国之威胁。该文件揭示美国要及早对中国作出诱战,以免中国军事强大后,造成无可抵御的危险,而诱战的地点最好是南海。


2012年,此研究被奥巴马采用,美舰与军机频密挑战中国在南海的主权,正是其诱战的战略。但Bill Hayton全面援引军事评述,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不会轻举妄动,即使美国要先发制人,中国现有掌握的国防武器正想到善用其地理空间的优势,令到美国无法进入中国的射程内,否则便有被攻击的危险,加上担心中国洲际导弹的军备也对美本土有一定的威胁,同时最擅长军事机会主义的俄国会否伺机伙同中国攻击美国,也是没法有十分把握的判断。

因此Bill作出结论指出:正如十九世纪西班牙帝国被美国赶出美洲的形势相似。西班牙敌不过美国拥有本土的战略优势,最后被美国打败而非要退出美洲不可。美国远赴太平洋西岸走来和中国斗,距离便是美国最大的战略弱点,最后也非退回自己太平洋的东岸不可!


Hugh Peyman援用了大量的发展数据,证明美国的科技优势不会是日不落的“科技帝国”。他指出教育是科技发展的最大资源,中国2017年的大学毕业生超过六百万,美国只有三百万,中国留学美国的大学生学成回国的在2016年开始高达八成以上,十多年前回国的还不到10%。中国的科技产品也有不少是世界第一的,其中高速火车、无人机、电脑等,不但技术先进,而且还成为发展消费市场的主力。


Hugh还指出中国市场之大与追求新产品的速度,已吸引到先进国家的先进企业非要到中国市场求取一席之地不可,包括美国企业。因此可见市场的磁场效应才是保证科技的优势,单是靠发明科技与行政命令不会给国家带来科技优胜的条件。


不会出现“修昔底德陷阱”

除了Bill与Hugh两位外,另一位以援用“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论研究中美会否卷入战争的哈佛大学教授Graham Allison虽然也相信中美虽然已走向非战不可之势,但他的研究相信中美不会走到古代希腊城邦雅典与斯巴达为了争霸而非战不可的“陷阱”,近代的政治环境有别于古希腊,因此西班牙与葡萄牙之争,德国与英法之争,美国与英国之争,苏联与美国之争,最后都没诉诸战争而决定胜负,挑战者与被挑战者成功将权力和平过渡。


Allison因此得出权力和平转让的12个clues(线索),其中极之恐怖的核子武器是避免美苏战争的关键因素。此外现代经济、政治、社会机制密切联系,区域组织或国际组织(如联合国)等也都是息战的要素。


由上所述,再加上观察中国为了抵消美国的“贸易战”威胁,已然主动通过“世贸组织”、“金砖五国”、“上合组织”、还有“一带一路”等国际合作平台,以反对“保护主义”,维护全球化自由贸易为号召,甚至加大加快开放中国贸易与投资市场,同时又促进中欧、中非、中国与阿拉伯、中俄、中国与拉丁美洲的贸易与投资,从而团结国际市场以抵消掉美国增税与贸易/投资限制的市场收缩的效应,这一来因贸易战争可能引发军事冲突的危险,因贸易战有可能触发“大萧条”的危险,也会化解于无形矣!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