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实践二十年评析2)

 ·2017年6月3日

(二)通过《基本法》实践国家统一碰到的问题))

根据过去二十年观察所得,97主权回归后,有以下四个问题出现挑战国家主权的情况:第一是司法挑战国家主权;第二是立法挑战国家主权;第三是行政首长要由中央任命被挑战;第四是国民教育被挡是拒绝中国国民的身份认同。


第二个是涉及立法会有人挑战国家主权的问题

在「一国两制」与「港人治港」的框架下,特区立法会作为香港地方的立法机关,所有涉及香港特区事务都在其立法范围内,中央不会干预,那是浅显的道理。反之,香港立法会无论是其议员选举、言行政纲、就职宣誓、立法提案、辩论话题、会议规则等等一旦触犯国家主权、踏到国家统一的法规时,立法会或香港行政机关又或是香港法院便得及时依法加以处置,否则中央便会直接介入依法加以管治。即使中央介入,也只能是涉及国家事务的问题,因此不属违反「一国两制」,也不破坏「港人治港」,因为港人管治的只属港人港事,国家的事务港人无权管。


  彭定康“直通车”企图被挫败))

可是自九七主权回归以来,立法会却出现层出不穷的问题,不断在试图建立一个「准国家立法机关」,或实体自主立法机关。这种企图早在彭定康出任最后一任港督时便被想到用立法会议席全部开放让选民直接选举的办法。彭相信中央左右不了香港选民的选举意向,只要实行全民普选立法会议员或特首,即使香港没法定的建国地位,有了不受中央左右的立法会与最高行政首长,香港的独立自主即使没名也会有实。


但是彭定康的意图被中央识穿,即刻正告彭定康收手。为了确保被彭造成事实将直选产生的立法会与行政首长坐「直通车」过渡到九七主权回归后的情况不会出现,为了杜绝彭的后患,中央还特别在《基本法》条文中写明立法会与特首选举要循序渐进,要等到适合的时机,最终才实现双普选。


彭的意图不得逞,但经港英政府通过政改扶持起来的政党却冒出头来,九七后更以政党合作的方式组成「泛民主派」(简称泛民),全力继承彭未实现的双普选及完成香港立法、行政与司法三权独立自主于中国主权管辖之外。为了要实现他们的双普选目标,他们发动群众运动志在削弱行政与立法机关的管治能力,一面配合群众示威反对政府,一面宣传特区政府没有民意基础,不可能有效管治香港。


在诸多反政府行动中,反第23条立法的群众示威,发动「占中/雨伞革命」反对特首普选方案,都直接挑战《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与《基本法》第45条。这两条都直接涉及国家主权完整的问题。第23条立法目的在保障国家安全,杜绝外国势力策动叛国,禁止窃取国家机密。第45条经人大常委会「831释法」后已清楚说明,只有「提名委员会」才有提名特首候选人的权力,候选人选出来后再经由全港合格选民通过“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反对派坚决在立法会挫败这立法提案,认为人大如此释法是要确保被提名的候选人能取信于中央。既然第43条已经写明特首是代表中央治港,同时也代表港人治港,「831释法」正符合中央信任与港人支持的条件,这也很符合「一国两制」的要求,代表中央是主权体现,代表港人是体现「港人治港」。如此一个方案不被反对派接受,因为不符合他们追求香港独立自主的期望也!


  “占中”与“雨伞革命”推动港独))

除了采用游行示威削弱特区政府的统治能力外,反对派有人已失去耐心,认为泛民的斗争不够干净利落,争取立法会不道明这是「港独」的立法会,便会沦为「一国两制」的立法会,最后还是跳不出《基本法》的框框,于是由「占中/雨伞革命」冒出了祭出「本土」与「港独」的组织。这一派为大专生与中学生结合泛民的激进派和大专青壮年校友,他们派人直接参选区议会与立法会选举,打正旗鼓要在特区议会建立「港独议员」,由于大选区制度,每年又投入不下十万人的议会「首投族」,「港独」组织派出去参选的成绩就组织来说,所得议席在立法会明独两位,隐身港独有三位,区议会不过十位,不算成功。但以个别议席高票当选的成绩却是出乎意料之外。


果如所言,他们不但在选举时派发大量选举文宣公然抛出港独的政纲,当选进入立法会宣誓就职时也可以破坏议会的法定誓词,这样做是要公然在立法会打破“一国”的宪制规范,企图造成议会存在港独议员的事实。结果经人大针对《基本法》第145条释法后,要求香港政府援用香港的宣誓法取消梁游两名议员的资格,经香港法庭裁定,也认同人大有关议员宣誓效忠国家没有妥协的空间。此案被告两人仍坚持要上诉到终审庭。


即使如此,港独涉及分裂国家主权的问题,特区终审庭没有中央授权,无权力处理港独案件。最终也难逃人大常委会这一关。既然港独持份者已然有了群众基础,而且还全面渗透香港选举制度,期望他们会知难而退是奢望。好在《基本法》对主权的保障相当完整,港独难成气候则在预料中。


第三个是教育领域存在国家认同的问题

这问题源于英伦统治香港长达一个半世纪。英殖民地一贯的教育目标是要培养其殖民地子民认同英国、效忠英皇。在国籍方面,更是以「英属土公民」(British Dependency Territory Citizen)归化他们,港人也不例外。当九七政权移交开始谈判的八十年代初,代表港府的钟士元和邓莲茹两人赴京请愿时,说是为居港的370万英属土公民请命,希望中国考虑延后收回香港、最少再给99年,否则香港的370万英籍民会大批迁走。一旦出现这情况,香港的繁荣安定将会完全失落。但接见钟邓两人的邓小平代表中国当面拒绝两人的请命,直指中国不承认三条「不平等条约」,也从来不承认在港的英籍民,一贯地以「同胞」的身份对待港人。


钟邓所指370万港人不认同中国公民的说法,言过其实,事实上在中英展开外交谈判的十五年间,香港前途被闹得沸沸扬扬,确也有好几十万人申请移民外国。但真正定居外国的人数却不足以明显削减香港的人口。加上英国在中英开始谈判时火速取消英籍民的身份,改为「英海外国民」(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但却剥夺他们移民英国本土的资格,再加上中国实事求是,了解港人早已习惯了香港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要适应大陆的社会主义生活方式,恐怕一时改变不易,为了安抚港人留下来,采用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与「五十年不变」的折衷办法,希望港人有五十年慢慢去适应,也希望中国改革开放后,经济与社会发展缩小两地的生活差距,无形中可纾缓港人的中国认同的问题。


  年轻港人拒绝认同中国))

可是经过二十年的「一国两制」实践来观察,七百万港人中,反而是九七后出生的年青世代,以二十岁为界的大中小学生人口来计,约占总人口的20%。九七前的中英谈判的十五年间出生的世代即20岁至35岁的人口,也有15%左右,两个世代加起来可称为「97世代」。这个世代受97主权回归的国家认同转换的问题所影响,可称其为「97世代」,这个世代的人原本被假设「国家认同」问题不大的人,反而是恰好相反。


「97世代」之前的人原本以为他们多来自大陆,受政局动荡的影响,估计他们对国家认同会有犹疑。可是比较「97世代」这批人却是年纪愈大愈没有国家认同的问题。这种情况可从多方面观察到,例如为数众多的族群宗亲同乡社团成员,多是50后的人,他们回内地探亲远比「97世代」为多。又,从议会选举来观察他们的投票,也明显成为认同中国的建制派政党或候选人。反之,「97世代」则明显认同「反中央」、「本土自由」与「港独」的候选人。虽然「反中央」的人会分辯说「反中央」未必「反中国」,可是一旦追究下去,要他们选择到内地定居抑或到外国定居时,他们多会毫不犹疑会选择到国外定居,到外国定居的同时非要选择定居地的国民身份已足以确定他们对中国的认同很有抗拒或犹疑。


  英文教育鼓励效忠英国))

为什么「97世代」会与预期的结果相反呢?归根究底,这和港英留下来的教育内涵、教学媒介语、师资等问题有关。在「一国两制」规定下,原有的教育制度可说一成不变,教材、师资训练、教学媒介语、校政管理全部原封不动,可是这个教育却是全盘港英留下来唯求认同英国效忠英皇的教育。「97世代」前虽也有不少在港受教育但是他们在受教育期间被潜移默化,整个教育气氛没碰触国家认同的问题。可是「97世代」却刚好相反,一下子主权转变、英籍一下子被转换为中籍。


整个社会又被移民浪潮搅得人心浮沉,再加上九七前的「天安门事件」再掀起移民潮。接着由教协主导的「六四烛光晚会」年年举行不断,成为师生汇集反中央的大会。年青学子思想像一张白纸,被师辈们年复一年感化下去,由反中央乏力的挫折感进而转化为放弃感,不认同中国,也就成了一种趋势。


在九七后的教育改革曾有过鼓励英中转为中央的政策,确也有不少中学响应,但转为中中后原有的生源出现锐减,招收到的入学成绩也由「一级」降为「三级」(Band Three)。这说明家长与学生对中文中学有抗拒,其他英中也就闻风退却,推动中文中学的计划也就无功而退。至今二十年还是英文中学最吃香。可见想借中文教育来培养中国认同的计划阻难很大。


其次,政府又想借国民教育来培养青年学子对国家认同。可是由老师与学生发动起来的「反国民教育」却在旬日间成为「十万人包围政总」的政治运动,带头起事的中学生黄之锋也在一夜间被推荐为「反国教反洗脑」的代言人,接着还带领「97世代」参政,在「占中」行动中,黄更发动大中学生参与其事,最后还将「占中」从泛民手中转变为学生主导的学运。还有人也趁机发动港独,「占中」后有不下30个「本土自主」与「港独」的政治组织。由于黄坚决反对「国民教育」并将其丑化为「洗脑教育」,港独组织与反国教的因果关系已是不言而喻。「97世代」对中国认同如此反抗,从港英教育遗害与「九七」后反对中国认同与大批移民的社会风气有密切关系。  

(待续)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