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2018年大选“希盟”有机会吗?

 ·2018年3月3日

2008年与2013年以安华为首的“民联”,结合了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的反对党阵线,祭出推翻“国阵”政府的口号,但都告落空。2013年的大选,“民联”所取得的选民总票数甚至还超越“国阵”,议席总数却输给“国阵”,为40%与60%之比。在雪兰莪与槟城两州的大城市人口,“民联”得票甚高,也因此赢得两个州的执政权,可是人口多的选区,却比人口疏落的选区少。


由此可见,“民联”上两次大选败下阵来,不是选民不如人,而是议席比不上“国阵”。如果2018年来临的国会大选,希盟没法从“国阵”手中抢胜乡村选区,便会变成重蹈上两次大选的覆辙,单靠城市人口是无济于事的。


马来人与巫统是“命运共同体”

不是安华和其领导的公正党不明白乡村选区议席是大选输赢的关键,而是知道做不到。做不到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安华是“巫统”的弃将,他离开“巫统”之前,曾在党内和当时的党主席马哈迪争夺领导权失败,被开除党籍,也曾有大批党内的“巫青团”成员跟着他出走,但国阵联邦政府的主力是“巫统”,不是“巫青”。党资深骨干在“巫统”,拿不到“巫统”主流,也是功亏一篑,谁拿到“巫统”的“正印”,谁便会取得相对较为传统的乡村马来选民一面倒的支持。


这几乎是马来政治的“宿命”,从建党建国开始,马来民族已和“巫统”结成守望相依的“命运共同体”,这个政治现实还未被打破。尽管2008年与2013年两次大选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都曾期望“马来海啸”,以为马来选民会一面倒向支持安华打倒“巫统”,但事与愿违。


安华要用华人选票扳倒巫统失败

(第二)安华急于求胜而犯了“饮鸠止渴”的致命伤,他明知马来选民与非马来选民(尤其是华裔选民)还远远谈不上种族整合,无论是建党与选举,华巫两种选民势必出现“涇谓分明”,他了解自己抢不到马来主流选票,误以为可用华人与其他非巫族的选票来压制“国阵”,为了要取得非巫族选民的信任,他倡组的公正党甚至以跨种族政党自居,吸收不少华裔与印度裔党员,甚至拉拢民主行动党与伊斯兰党结盟,民联用前者吸取华人票,用后者吸取马来票,但这个算计却弄巧反拙。


两次大选的确拉到八成左右的华裔选票。在柔佛振林山选区,安华与林吉祥同台站上选举大会,高叫要打倒“国阵”,听众中绝大多数是华人,这样的群众这样的口号,看在华人眼中,感觉痛快,不在话下,看在马来人眼中,什么感觉?答案是马来选民更加团结在“巫统”旗下。


有过了上两次大选的挫败,仍是以公正党与安华为首的反对党阵线,卷土重来。但这次却不再用“民联”,改用了“希盟”(“希望联盟”的简称),因为伊斯兰党不能与民主行动党共事而退出,改由马哈迪倡组的“土团党”(土著团结党之简称)和从伊党分裂出去的“诚信党”加盟,成为四党联盟。


敦马和安华会争做首相

这一次反对党阵线有了安华再加上马哈迪叫阵,本来两次大选失败已叫安华头上的光环大不如前,突然有了马哈迪加盟,两个前“巫统”的署理主席兼任副首相(安华与慕尤丁)。一个是前巫统主席兼任首相二十二年之久,尤其是马哈迪年过九十,一向以“强人”见称,更令人诧异的是安华在“巫统”失势,正是马哈迪把他打下去,安华落台入狱也声称是马哈迪迫害的。两人过去势同水火,现在却变成水乳,怎不叫人纳罕?


更令人预料不到是:马哈迪不但组织土团党与安华的公正党结盟,而且还成功克服“希盟”内部的反对声音,当上了该盟的主席,还以预定执政的首相示人。安华人在狱中但却不缺代言人,有说安华有罪在身除非出狱受元首大赦,否则无资格出任首相。一旦“希盟”当政,安华出狱后成功被赦,也就是必要从马氏手中抢到相位,那怕马氏不让,安华也不会妥协。可预见到的将会是当年安马之争又会历史重演。


显然,马氏带土团党和安华的公正党结盟,也非没有自己的盘算,他深知安华已无能力在马来选票扳倒“巫统”,两人联手或有机会,因此他组成“土团党”后便大张旗鼓,由他亲自出马专攻“巫统”的乡村马来选区,並以此说服“希盟”另三党让他在西马派出52个候选人,锁定马来选区。


公正党也甘居下风,只在西马获得51个选区。这也可见安华与其掌管党权的太太旺阿兹莎也非无自己的盘算,公正党所获得的51个选区胜算会比马氏“土团党”的52个选区为高,而且多是上两届胜出的选区。马氏的52个选区却都是初试“牛刀”,都是安华的公正党无能为力的选区,如果马氏能在52个选区扳倒“巫统”,夺得政权不在话下。


一旦四党联盟的“希盟”占有国会多数,公正党在议席比率上也未必会比“土团党”少,加上东马方面“土团党”没有优势,再加上民主行动党骨子里与马氏恩怨太深,不比与安华份属同是天涯沦落人,还有上两届並肩作战,两党成员关系也远比和“土团党”的关系来得深。一旦拿到政权,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在国会占有议席比“土团党”多,到时再和马氏抢权,未为晚也!

土团党无法从巫统手中抢走马来票

现在摆在“希盟”面前的问题是马哈迪与其“土团党”在马来选区有无叫票的功力?


不但公正党与民主行动党无法估计,甚至连马哈迪也无法估计,因为过去从没有政党曾成功从“巫统”身上抢到马来选票,莫说争不到主流马来票,连2013年拿到总票数过半,也抢不到马来选区,因为民联在那年的大选中只获得35%马来票,总选票胜过国阵,是因为得到85%华人选票。


马哈迪一向是政治“强人”的作风,这个强项个性所作所为不是因为有胜算而为之,即使没胜算也要硬攻。


可是强攻也要有强攻的条件,过去马氏成为强人是因为他当上“巫统”党主席享有十足的强大资源,尤其是享有马来乡村铁票的资源。现在他失去了这强大资源,能不能证明他是不是真的强人,不能在他身上求证,只能从马来乡村选区去证明。


但就以马哈迪与纳吉交手的过去两年来估计,马氏首先在“巫统”党内发难,企图在党内架空纳吉,但在决定性的一役是全国党代表大会的表决,结果有九成多的代表投票支持纳吉。接着马哈迪还发动国内外舆论攻势指纳吉借“一马公司”滥权贪污,还在国会动议投不信任票,但都无功而退。由此可见马氏至今仍未能证明他有能力扳倒纳吉。


党代表大会的对决最能看出:谁有能力得到全党全国的地方代表支持,谁便更有把握取得全国选区议席的多数,因为全国党代表在选区历经几十年耕耘,早已取得地方选民的胜任。


马哈迪以个人之身出现在马来选区,想要和“巫统”争锋,希望会更渺茫,何况早在2016年两个国会议席补选,马氏已亲自为反对党督战,希盟却连华人选票也失去大批,马来票又没支持,这是否是马氏将在2018年大选失败的先兆?且拭目以待!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