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暴动罪成敲响了香港泛民的警钟

 ·2018年6月2

就法律来论,梁天琦等人在旺角暴动罪定审后罪名成立,是干犯人等咎由自取,与他人无关。但就政治来论,其盘根错节,涉及面可就广而深了。这里只谈泛民牵涉其中的问题。梁等人的暴动罪案例,对泛民来说是敲响了他们的警钟,如果不及时警觉,以为凡反对香港政府的个人或组织便是朋友,便可与其结盟以壮大反对党阵线的声势与阵容,这个想法与做法,自有了旺角暴动罪成后,泛民是非要自我检讨与检点不可,否则泛民可有多方面被拖累。兹试论述如下:


第一,民主政治之所以是建设性的政治,是因为反对党所做的反对都坚守在建设性的立场,反对政府的政策或行政,是否他做得更好

如果政府冥顽不灵,把反对的建议与批评听不进去,反对党也只能让选民作出裁决,用选票来表决是非。反之,执政党也要有开明的态度,对反对的意见要认真对待,若能以反对派的建议,把自己的执政工作做得更好,这也是建设性的执政态度。因此在正常的反对派与执政派的互动情况下,他们的关系被视为忠诚的关系,即忠诚的反对派,忠诚的执政派,对谁忠诚?对选民忠诚,也就是对国家忠诚。这样的政府才是健康的政府,这样的政党才是建设性的政党,处在这样的政治生态环境下的选民也就会是幸福的选民。


为什么说暴动罪自九七后首案例成后,泛民必须有责任挺身而出维护香港政党政治的健康发展,在“佔中/雨伞革命”运动开始之前,作为好几个政党结盟的泛民,无论是在立法会议政,或是上街游行示威,或是提出的选举政纲与竞选工作,或是他们党员的政治行为,等等。总体来说,都称得上是健康的,有建设性的。


可是自“佔中/雨伞革命”运动后,七十九天的瘫痪金钟、铜锣湾与旺角的暴力抗争,反对派阵线从中冒出了以青年为主的激进派。无论是他们的政治主张或是政治行为,都不能也不该被泛民所接受。例如他们主张“港独/本土自决”,他们政治行为偏激以致展开七十九天层出不穷与警队肢体冲击,甚至爆发旺角暴动。他们的主张与行为都不曾发生在泛民身上。这一来,不但冲击到整个社会,也冲击到政府,泛民受到的冲击也很严重。


首先所看到的是这批激进派与泛民划清界限,把原先的泛民视为保守与无能,反对泛民认同“一国两制”,提出了“港独”的主权独立。他们也参与立法会与区议会选举,但却扬弃泛民行之有恒的选举协议。这一来便出现了反对派分裂为两派,更糟糕的是泛民原有的政党也出现分裂,有人退出公民党与民主党转而投入激进派,社民连与人民党也都出现派系错乱,不知所从。这种打击对泛民不可说不严重,如果应对不得法,不及时作出泛民内部重新整合,不及时反制激进派,要嘛,被对方吞掉或削弱,要嘛,把对方消化。这种对立的关系,泛民已没得躲,为着自己的民主信念,泛民确是有责任拨乱反正,再也不要像现在那样糊里糊涂,以为他们既然是反政府便是同路人,被所谓“同路人”所累才真是防不胜防 !


第二,“一国两制”与“主权独立”誓不两立,维护这个宪制基础,泛民也是责无旁贷,不是旁观者。

旺角暴动案罪成后,涉事者又因“港独”而在参选被取消资格,这一来泛民以前曾在选举与游行示威社运等和他们过从甚密的做法,也就不能当成若无其事地持续下去。像梁、游宣誓违规被终止议员资格的过程中曾在立法会引发争议,有泛民议员几乎一致维护梁、游,包括用肢体为梁、游护送重返议会,不把立法会主席的驱逐令当一回事。类似这种利用立法会公然挑战国家主权的事件,已在立法会选举过程中,不断出现,而泛民也鲜少例外地维护涉事者。这样下去,泛民是否仍维护“一国两制”的宪制基础?难免令人生疑。如果一旦让选民感觉到泛民也在搞分裂主权支持“港独”,能否再像过去那样得到六成投票选民的支持?当是一个考验。再退一步来说,如果六成支持者中仍有三成对“港独版”的泛民不离不弃,把分裂主权由政党深化至选民,这不但不是泛民之得,更是香港之祸。试想想一个高度城市化国际化的香港怎能负荷得起统独的暴力斗争?一旦事发,在北京的中央政府基于国家安全与维护主权完整,也势必在香港实行军管,到了这种境地,“一国两制”还会不瓦解吗?


由此可见,如果有先见之明,如果还有政治家的远见,还有民主与法制的抱负,泛民应为“一国两制”着想,毅然而断然,坚决与主张“港独”/“本土自决”之辈划清界限,驳斥他们极端政治的杂念,为建设性的民主正本清源,是泛民当务之急!


第三,“佔中/雨伞革命”不但衍生出“港独”与“本土自决”,更还在泛民各党中滋生政治“异数”(Variant Elements)。这些人的政治特征是行为偏激,不受党纪规范,喜欢铤而走险,所做出来的事往往偏离党的常态,结果累己累党,成为党的负资产。

这种“异数”现象近几年来愈来愈严重,衍生出来的人物,民主党有“书钉”与“抢手机”事件,他们的行为真不可思议,以为这样做可以在党内一步登天,成为新闻人物,这正是政治冒险的典型例子。在旺角暴动案审讯期间,梁天琦在供词中也道出自己想借示威抗争提高知名度作为参选的资源。这帮政治冒险人物有个共同的行为特征:想当政治英雄。在政治学研究中得到的知识是:英雄主义是民主的克星,理性政治的毒药。泛民各党如果不赶快纠正这种歪风,类似民主党的案例会继续拖累各党,像公民党有议员不满自己的党在“佔中”事件中表现不够激烈忿而退党,社民连也被“长毛”梁国雄的“敢拼”而成为一人政党,其他的人都跟不上。这些现象都是政治的“异数”,此风不可长,否则泛民早慢会被拖垮!

以上三点,在暴动案罪成后,很快便会在选民心目中成为他们心中一把尺,作为他们判断政治正反的标准,泛民各党应以此为戒!把旺暴案当成警钟,好自警觉!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