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纵目天下 · 郑赤琰教授 

李宗伟在全英赛吐气扬眉说明什么?

·2017年4月1

据李宗伟向媒体表示自己对外聘来自丹麦的总教练弗罗斯特很不满,不是因为单一事件,但爆发点是因为李宗伟练球时摔了一跤,伤及膝头。此一刻他眼见这名总教练不但不表示痛惜自己的第一单打球手而应该趋前关心,反而在一旁偷笑。随即作下判断说李应该退役了,言下之意是身体已不灵光,摔倒俨如铁证。宗伟闻言,什么旧怨新仇齐都涌上心头,对媒体把心事全都抖出来了。


原来这名总教练早已和李宗伟结下梁子,最令李宗伟感到不能理解、不能接受的是平日练球不让年轻后进球员参与宗伟练球,其他点点滴滴累积下来的积闷是领教不到这名高薪从外国聘请来的总教练对自己球技有所启发有所突破。


宗伟成为羽坛一哥与弗罗斯特无关

李宗伟的一句话:自己球技走上世界一哥地位是在这总教练受聘前,不是他来后,若说自己有成就是师父李矛和米斯本的指导(目前的教练是郑瑞睦和印尼籍教练叶橙旺),而李宗伟深切体会到的鼓励与教导是来自这两位恩师。这位外来总教练有什么长处?宗伟却年复一年,从没领教到。因此他深感此公是否值得用高薪聘用?而且还是本国教练的好几倍薪水呢?!


李宗伟曾对媒体表示:“很多人认为我已经老了,都劝告我是时候退休了,但我想要证明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于是李宗伟站在国家球员的前途作出了仗义执言,他作出了第一个挑战,以自己能否迅速伤癒及时复出参加英国的全英赛作赌注,以证明这总教练对自己此时退役的看法是错的。


虽然李宗伟没明言若自己能克服膝伤的问题而又能拿到英国举行的全英赛男单冠军的话,总教练便必须辞职回丹麦去告老。但从李宗伟要求另组教练团队负责他养伤、训练、以及出征全英赛的工作而不让总教练弗罗斯特参与其中来看,羽总诸公答应李的请求,这说明了羽总诸公的决定是英明的。因为李宗伟的确拿到本届全英赛男单冠军,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本文作者从事教育工作半个世纪,从教学工作中深有体会“以学生/学员为本的教育原则才是教育成功的保证”。李宗伟与弗罗斯特之争,涉及的问题正是如此。李宗伟是学生,弗罗斯特是老师,老师或教练成就的根本是建基在能否发挥学生或学员的长处,能,便是好老师好教练,否则便是失败的老师/教练。


“高徒”才能造就“名师”

偏是一些人本末倒置,以为自己的学问或本领是学生或学徒必须十足“拷贝”(Copy),否则便是不听教。在教育领域里,只有高徒出名师,大家惯常听到的是“名师出高徒”,以为只有本领高超的教师教练才是有条件成为“名师”,以为学生学徒能将师父的本领依样画“葫芦”,师徒两人便算完成教育的使命,师父成为“名师”,学徒也成为“高徒”。这样去了解师徒的教学关系,大错特错,名师之所以能成为“名师”,是要他长于发掘与启发徒弟,将徒弟的潜在能力充分发挥出来,他便是好老师好教练。


试想想,就算师父本人学问或技能高超,一人的本领要人完全去“拷贝”,学徒先必须完全“净空”自己,放弃自己的想法,甚至连自己的个性与喜怒也要“净空”,否则他或她无法顺着师父与教练就算学徒完全“拷贝”师父,成就也很有限。因为人不是机器,可以先造一个模具,然后开动机器复制,何况有潜能的徒弟不会“净空”自己去“拷贝”别人。因此迷信“拷贝”的老师或教练,要找到好徒弟很难很难。


“伯乐”能发现“千里马”

反而是相信以学生为本位的老师才知道师父的角色是 “伯乐”,正所谓“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因此,一旦有了“伯乐”,千里马便源源而来,有潜能的学生或学徒多得是,一个“伯乐”能发现千里马的成功率,绝对比一个迷信“拷贝”的老师的成功几率高得多多。


羽毛球的玩法千变万化,正是因为球员“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成功的教练只要让球员发挥他/她的专长特长,他/她便是好教练。羽毛球的玩法也就层出不穷,不断叫人叹为观止。


说回李宗伟的感受,好在羽总及时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即“以学生为本位”,为了李宗伟能完成与充分发挥其潜能,及时另组教练团专责让宗伟好好发挥他再创高峯的雄心壮志,最后果不出宗伟所愿,终于在创伤后复出取得全英赛冠军。


羽总应检讨对外聘教练

李宗伟在赛前曾指出:他的成就源于长期操练他的本地教练,既然本地教练可以造就一个世界排名第一的球员,外聘教练如果能为马来西亚球员再创高峰,当然是好事,否则只会给球员泄气、负气、怒气,还付出几倍薪酬,那就不是好主意了。既然李宗伟亲身感受指出了外聘的问题,羽总也是时候考虑李宗伟的感受而重新检讨外聘教练有无必要。


其实,将马来西亚与丹麦相比,马来西亚在羽球创下佳绩,若以早年汤姆斯杯来算,早年羽球王都来自马来半岛,其中黄秉璇更是羽球技术的经典,后来才转为印尼与中国领先。


因此不说教练人才则已,否则像马来西亚这个羽球土壤肥沃的“羽球王国”更有条件找到好教练。捨此而他求,很说不过去。羽总既有志要栽培世界羽球高手,也不能不照顾到本国羽球精英的感受。诚如宗伟所言,用高薪外聘教练把本国教练比下去,他们有苦不说,李宗伟替自己教练陈情,羽总应听进去!

历史资料


  全英羽毛球公开赛

全英羽毛球公开赛又称全英羽毛球锦标赛,全英羽毛球公开赛(The All England Open Badminton Championships)是世界上最早和最具荣誉的羽毛球比赛,每年举办一次,在1898年Guildford成功举办第一次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后创建,1899年4月第一次全英比赛成功举办,但是,当时只进行有三个项目(男双、女双和混双)的比赛,男女单打都是在后来的比赛中加入的。最初的三次比赛叫做英格兰公开赛(The Open English Championships),在1977年国际羽联正式举办了官方的世界锦标赛之前,当时(尤其是在1949年第一次汤姆斯杯举办后)全英一直被公认为非官方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


全英公开赛终止过两次,第一次是在1915-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第二次是1940-1946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从2007年起,世界羽联取消公开赛的“星级”分类法,代之以超级赛、黄金大奖赛、大奖赛等这一新型分类法,超级赛为最高级,地位特殊的全英公开赛很自然地跻身全年十二大超级赛之列。


2011年,世界羽联进行赛制改革,决定从2012年开始将其中的5站升级为顶级赛系列,每站奖金至少在30万美元以上,而且每一站的积分更高,以吸引更多的优秀选手参赛。此5站顶级赛事分别为马来西亚公开赛、全英锦标赛、印尼公开赛、中国公开赛和丹麦公开赛。


  马羽球选手1950年代称霸全英赛

1950年至1952年我国羽球选手黄秉璇以男单三连冠宣告亚洲力量正式走上全英赛舞台,他也在1955年再次夺下全英赛男单冠军。1953年至1954年、1956年至1957年则是由我国另一位羽球选手庄友明夺下四次的全英赛男单冠军,1966年则由我国羽球选手陈奕芳夺得了全英赛男单冠军。


时隔多年,2003年全英赛男单再次由我国羽球选手哈菲兹夺下男单冠军。最近,我国羽球一哥拿督李宗伟在2017年的全英赛第四次加冕了全英赛男单项目的冠军,追平了之前的两位羽球前辈四次夺冠的荣誉。


  印尼与中国也创造全英赛记录

而印尼天王梁海量在1968年到1974年间的男单7连冠,也是全英赛历史上男单连续夺冠次数最多的一位。


中国队从1982年开始参加全英公开赛,高崚则是中国选手中最杰出的一名代表。从2001年到2008年,她先后与队友黄穗搭档6次获得女双冠军,与张军、郑波搭档5次混双夺冠,共获得冠军11次,也是中国队获得全英冠军最多的选手。


2016年中国选手林丹在全英羽毛球公开赛,第六次赢得这项世界上最古老的羽毛球赛事的冠军,成为全英赛近40年历史上的男单第一人。


以下从2001年起全英赛历届冠军名单:

单打冠军

   年份     男单冠军

 2001年 高佩查德(印度)

  2002年 陈宏(中国)

  2003年 哈菲兹(马来西亚)

  2004年 林丹(中国)

  2005年 陈宏(中国)

  2006年 林丹(中国)

  2007年 林丹(中国)

  2008年 陈金(中国)

  2009年 林丹(中国)

  2010年 李宗伟(马来西亚)

  2011年 李宗伟(马来西亚)

  2012年 林丹(中国)

  2013年 谌龙(中国)

  2014年 李宗伟(马来西亚)

  2015年 谌龙(中国)

  2016年 林丹(中国)

  2017年 李宗伟(马来西亚)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