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政治短打 · 郑赤琰教授

多元种族要单元文化 谁主浮沉?

 ·2018年3月24日

近日有报导引述一位华裔学者(姑隐其名)说本国多元种族实行多元文化是种族关系紧张的主因,因此他主张政府应效法新加坡的单元文化政策,以消除本国的种族紧张关系。这种看法马上引起董教总与华团的回应,认为多元种族社会实行多元种族文化政策,不是种族关系紧张的肇因,而是因为政府施政时没公平对待所有种族。


英文无法一统天下

本文先对第一个看法作出评论,的确,学术上确有这个看法,而且还很普遍,但这种看法与其说是政治法则,不如说是一种偏见,不是吗?全世界不同种族不同文化遍及全球,如果要实行单元文化,首先要问的是要用那个种族的文化让全球供奉为大家同一的文化?这一来,其他的文化豈不要加以消灭?世界上没有一个种族与其文化有此能力用其文化去统一全世界。


英帝国在全球攫取殖民地,也在其殖民地用英文为唯一官方用语。英帝国消沉后,美国取而代之,也大力推行英文及英美文化。但是经过三四百年的全力推行,英文及崇奉英美文化的人口,约十四亿,当中有不少通用英文的人口还未必是“洋化”的。但是英国(包括美国)的殖民地统治过程中发生不少动乱正是因为力行“英文化”的后果,美国今天到处大动干戈,美其名说要“民主化”,实际上就是要用其价值观用“民主”去包装,以为用“民主”包装的美国价值观便是最优越的文化。这做法首先被回教人口所反抗,全球回教人口也有十四亿,美学者亨廷顿已看到麻烦,直指美回两大文明冲突是没完没了的。


法国殖民地主义者曾比英帝国更具雄心,自认法国文化是最优越的,每占有一个殖民地便首先消灭当地文化,结果寸步难行,战乱反而提醒了法国学术界,他们很早便发现此路不通,认为要消灭他族的文化要好几千年,而且未必办得到。法国学者的研究因而创造了“社会学”。“社会学”的创始人包括Saussure Le Bon、Spencer等。这种有关“社会”的研究因而大行其道,与物理学的创造,如牛顿与加利略等,不相伯仲。正因为“社会学”发现每个民族与其文化正是其社会凝聚力的原动力,不能加以消灭,只能加以尊重,联合国成立的原则便是在维护全球多元种族多元文化不受干扰,更遑论消灭。


说英文的新加坡华人变不成英国人

说到效法新加坡的多元种族单元文化政策,必须指出的是,其立国以来的五十多年,不断地教育人民以“新加坡人”(Singaporean)自称,不要说自己是华人、印度人、或是马来人,三种民族的语文都是“官方语文”,但英文却共用为“工作语言”(Working Language)。为了不断加强英文的能力,其他种族的母语如马来话、华语,淡米尔文都在正规教育的学校迅速式微。可是在华、巫、印三个种族身上实行“英文化”的结果,表面看来,“新加坡人”就是说与用英文的人,但是说“英文”的“新加坡人”既不是英国人,也不是美国人,也不是澳洲人,他们是新加坡人。英美澳纽是撒克逊民族,他们有共同的英国文化,其他入籍四国的公民一律要被同化,但“新加坡人”不是英国民族,通用英文不等于通用英国文化,五十年过后的华裔家庭他们变不了英国人,一直仍继承华族文化,其他马来人与印度人皆如此,因此所谓“新加坡人”並没共同的“新加坡文化”。


马来西亚华人保存华人文化

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时,曾力主马来人、华人与印度人通通放弃他们的种族认同,齐都说自己是“马来西亚人”,正如今天所见的新加坡要自认“新加坡人”那样。可是主导建国的巫统却坚决反对新加坡的建议,巫统的主张是马来人不要被同化,也不要华人或印度人被同化为马来人,巫统当时的主张曾被新加坡视为巫统想用马来人身份去独享特权。经过六十多年的实践,可见特权也者,不过是区区几种职业只保留给马来人,即使是马来保留地,也都在经济发展多元化与教育专业化后,自动会消失掉其“特权”的意义,不是吗?一个受过大学教育的马来人谁还会甘心为几畝保留地而留在“甘榜”、放弃城市的现代生活条件?因此,说透了巫统当年力主种族不被同化,让各种族各自文化自主,那是符合世界的国际要求。今天华人在马仍保全他们的土葬、年节礼俗、家庭传统、华文学校等等文化生活,比中国、香港、台湾、澳门等的中华文化传统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完整认同的华人社会不是和一个完整认同的马来社会互相尊重,和洽共处吗?


所谓“种族紧张”确曾有过。战后初期,独立建国前后,以至“513”种族暴动,但是万事起头难,要三大种族一同建国这么大事,起头有困难,那是预料中,经过政治互动后,不断磨合,头三十年困难期过后,后三十年所见,不是种族关系越来越和洽吗?过去只有华人说马来话,今天不是有好几万马来学童入读华小学华文吗?过去马来人经商近乎零,自七十年代初制订“新经济政策”后,今天华巫合作经商已是司空见惯。今天华人选票八、九成投给反对阵线,一点也见不到种族关系紧张,由此可见所谓“种族紧张”是言过其实。


大马华社保有华校

其次说道“种族平等政策”与否是种族关系不和的说法,以马来西亚的政治情况来看,这说法也没多大的现实政治意义。就算是欧美先进社会,即使没有多种族问题,也都会有政策无法公平的问题,例如美国共和党执政,肯定会有政策多照顾工商企业界的现象。反之,民主党执政则会倾向劳工阶级。


马来西亚最独特之处,是占多数的马来人掌控政治权,却让华人和印度人拥有华文小学和淡米尔文小学;这两类小学都是属于官办学校。另外还有60间由华社开办的华文独立中学。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