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中华文化 · 李欣敏

马来西亚客家年俗『天穿日』式微

·2017年3月4日

阳历2017年2月16日,农历正月二十日,是马来西亚许多客家籍贯人士祭祀和庆祝『天穿日』的传统民间年俗日子。


“天穿日”起源於“女娲补天” 

无论如何,相较于30、40年前,随着许多客家长辈去世,客家人后辈子孙或新一代核心家庭,已不再重视这个纪念女娲炼石补天,拯救世人免于洪祸的中国民俗节庆。


回顾因当时中国大陆天灾人祸而被迫『下南洋』迁徙到东南亚各地开辟新天地的第一代中国先辈们,把当时在中国故乡的各种民俗也一起带到新环境,这包括带往马来西亚,让故土的祭祀生活文化得以发扬光大,并传承给第二代、第三代。


当时,无论是中国大陆或东南亚各地,都是传统农耕社会,必须靠天气吃饭。


因此,诸如此类天穿大洞不断漏水,大雨倾盆而下,自然而然是对广大从事户外农业生产活动的客家人先辈影响巨大,最为担惊受怕的雨季时节。


祭祀神明不要豪雨成灾

在此情况之下,家家户户的客家人家庭,在每逢农历正月二十日『天穿日』,又称为『天穿节』时,以黏稠的新年年糕在家或到庙堂祭祀神明,感念女娲娘娘慈悲伟大,炼五色石来修补天上大洞,不再豪雨成灾,雨过天晴好耕作。


而由于天上穹顶出现裂缝破洞,天上的大量『天水』自然而然会不受控制地断掉下地面而泛滥成灾,如此一来,若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没女娲娘娘帮忙补天的话,人间大地将遭逢劫难,难以生活。


因此,以从事农业生产活动的客家人群体,对于天地之间和谐稳定,气候稳定运行的情况的确十分敏感,对此女娲补天的神话传说,当然是笃信于心,也奠定马来西亚祖辈客家人对女娲补天的神祗节庆,怀有感恩戴德之心。


不过,随着时移世易,物换星移,越来越多客家籍贯后辈子孙,尤其是从第三代或第四代人开始,自小不是在生活物资相对贫乏的农村里长大,也不再随祖父母辈继续从事看天气脸色吃饭的传统农业生产行业。


客家人农耕文化式微

许多新一代客家人,离开了穷困的农村,父母辈也不希望孩子或孙子死守在农村土地上原地踏步,期盼子孙后代有更好的出路,突破农民为穷人的苦命生活,因此长辈都竭尽所能让后辈到城市找新生活,或接受高等教育。


也因为如此,三代同堂的传统大家庭愈来愈少了,取而代之是城市型的核心小家庭,孩子和孙子,不再与长辈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如此一来,第一代人和第二代人的传统生活文化内涵,以及对于天地万物感恩戴德及遵循天地的认知,就无法通过身体力行和口口相传的教诲来传承给第三代人及小辈,以至于出现了隔辈的传统文化遗产断层。


新一代不重视传统文化

一旦西式生活方式成为新一代人主旋律,在个人思想观念也会产生难以逆转的质变,许多年轻一代不再重视传统节日或节庆,也就不出奇,甚至于可以看到一个情况,新一代人对于中国流传千年的传统文化遗产不再重视,或被视为可有可无了。


加上现代年轻一代忙碌于生活三餐,重视经济建设和钱财物质保障甚于一切,所谓手停口就停,对于缺乏经济效益的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习俗,不再是现代华人家庭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老一辈客家人,认为应在『天穿日』修养生息一天,天破洞不吉利,将会白忙一场,故以年糕祭祀神明协助补天,并制作年糕美食,如炸特色年糕,一家大小在共享天伦之乐的同时,也对天地万物怀抱感恩之心,自我反思改进。


很多新一代客家人,对『天穿日』、『天穿节』一知半解,甚至于闻所未闻此节日,传统客家人过了农历正月二十日『天穿日』才算过完年(总共20天),而『天穿日』与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同大,又还有多少人晓得?


『天穿日』渐渐远去,遭新一代客家人所遗忘,这对一个一直荣耀自身于拥有5000年优秀中华文明熏陶的中华民族群体而言,得思考将如何拨乱反正,自我补救。


在这个全球化以西方文化为主调的西式生活,让中华文化遗产得以继承乃至发扬光大,何尝不是一种危机处理呢?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