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学者论述· 饶兆斌博士

中国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背景

·2018年11月17日

作者:饶兆斌博士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代主任
翻译:林金树

针对中国最近修改宪法,取消对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主流的论述(最少是中国境外的论述),是压倒性的不赞成。根据这种论述,甚至在修宪之前,习近平已经是像毛泽东主席那样的权力狂,迹象是他把大权掌握在手中,以及发展“个人崇拜”。有保障的是(宪法)对国家主席任期的限制,那也许是对中国的任何最高领袖的权力唯一的制度上的制衡。江泽民和胡锦涛都遵守任期限制。这种任期的限制,使领导层的继承不但可能而且有序。毛泽东式的独裁被视为早已成为过去。任期制加上其他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则,代表中国精英政治的制度化,使到其威权体制变得更加可以预测和能够更持久。因此,根据这种论述,习近平取消任期制是严重倒退,一切迹象显示习近平将成为第二个毛泽东。


除了拿习近平和毛泽东比较之外,也拿他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或不指名的以往的好皇帝/坏皇帝比较。基本上,习近平的统治是个人化的,对政治制度进行非体制化,这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是危险的。


虽然这种论述有其真实性,这也是把中国精英政治的复杂性以及习近平领导的性质简单化。许多背景因素受到忽略,而其危险性受到夸大。讨论习近平集大权于一身的起点,不是和毛泽东或邓小平比较,而是和江泽民和胡锦涛掌权时期的政治息息相关。


习近平独揽大权没有得到党的支持?

拿习和毛(或邓)比较的第一点是,当习掌权时,他被视为是所谓江泽民派系和胡锦涛派系之间的折衷人选。和毛或邓不同,习在担任最高领导职位时,并没有任何革命或建国功勋可言;事实上,一些中国问题观察家认为,他很可能是弱势领袖。习的父亲(译者按:习仲勋)在邓执政时期是一位高级领袖,习的派系基础不详,他最多是在担任地方政府和省政府领导时有良好表现。习从这种并不杰出的情况开始,却成为自毛以来权力最大的领袖,人们不禁要问,“这怎么可能?”


答案可能是,习在运用精英政治和斗倒政敌时非常有技巧,他在被委任最高职位之前隐藏这些技巧,一旦他处在最高位,就表现出他的权力狂,或者,更可能的情况是,他拥有那么大的权力,是因为党使到他能够拥有那么大的权力。在习担任最高领袖的5年内,他仍然必须在集体领导的体系内运作,周围有各种拥有本身地位的权势大的官员,习是否只能用强制手段迫使他的权势大的同僚同意他掌握大权?或者情况可能是,习达到目前的阶段,是因为事实上党内一致同意他拥有那么大的权力。如果答案是后者,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顾江泽民时代和胡锦涛时代的精英政治。


文革后邓小平的统治

在经历文化大革命之后,邓小平制定一些规则,最突出的是结束所有官员的终身制,限制国家主席的任期,以及对高级官员和干部实施年龄限制,目的是要防止出现另一个毛泽东。这些年来,制定了另外一些规则,因此,精英政治的初步制度化在进行着。这些规则包括早日把潜在的接班人委任进入政治局常委会;集体领导层实行分工和分享权力;在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的组织中使各省利益和各派系利益取得平衡;定期召开党大会和中委会全体会议等等。这些由邓和他的同僚们在他的时代合乎时宜;它们稳定了领导层,使精英政治在特定范围内运作,以及确保较后的接班程序顺畅。


但制度并未完整,其中一个最明显的缺点是无法防止退休领袖积极干政。在中国的皇朝时代,太上皇仍然监督皇帝的工作(最著名的例子是清朝的乾隆和嘉庆),在必要时进行决定性的干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代,毛一度在表面上退出活跃政治,把政府移交给他信任的副手刘少奇和邓小平等人,但事实他继续干政。邓正式结束了终身任期制,但他以退休领袖的身份继续干政。他最初设立的制度,是成立中央顾问委员会(1982-1992),使元老们干政合法化。他的一些干预对中国而言是带来好处的绝招,最著名的是1992年的南巡。但无论如何仍然是一种干政。江泽民延续邓的做法,拒绝把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位移交给胡锦涛,直到他移交党和政府的最高职位(译者按: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年之后才交出中央军委主席一职,过后他在胡锦涛的任期内仍然积极干政。任期制未能阻止退休领袖干政这个老问题。


集体领导衍生“独立王国”

习和他同时代的领袖,个人从这些规则中受惠非浅,但他们也密切观察这些规则的局限及可能令领导层瘫痪。这在胡锦涛时代最为严重。胡在任的最初5年,是在江泽民的影子下执政,而在后5年是在接班人即习近平的影子下执政。尤有甚者,旨在克服中央集权的集体领导本身成为发展所谓“独立王国”的基础,滥用权力的情况猖獗,这在被罢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他指挥下的内部安全机构表现得最为突出。在习近平看来,对目前的党领导层而言,邓所制订的规则在文化大革命之后的年代适用,但在后来,它们变得过度妨碍有效领导。这些规则使到胡锦涛沦为弱势领袖。


可以说,胡对他的这种弱势权力不满,但他无能为力。胡在把所有职位移交给习近平之后选择完全退休,正是胡完全退休,为习巩固权力铺路。习在上台的最初5年,必须收拾胡留下的烂摊子,但他非常感谢胡,因为胡树立了退休领袖结束积极干政的先例。在观察胡的施政的弊端之后,习和他那一代的领袖开始取消邓所定下的规则,包括整顿集体领导制度,使之更加严密,而他在党十九大拒绝委任接班人进入政治局常委会。换言之,习改变规则,巩固大权,但他是在党的其他领袖同意之下这样做。
这样看来,取消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合乎逻辑。习推动的议程,是要超过10年才能完成,包括经济转型;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竞争;工业4.0;一带一路倡议等等。在这些议程中,其他领袖都作为他的后盾。如果习必须在2022年退休,他可能倾向以元老领袖的身份再次干政。取消任期制,事实上使到他能够确保他的议程合法化和正式化。在这个意义上,它事实上是对政治制度进行制度化,而不是去制度化。习也集合了一批能干且雄心万丈的明星级领袖,包括刘鹤、王岐山、杨洁篪、汪洋、王沪宁等人,这在胡时代是没有的。在习和他的伙伴们的时代,如果由于邓时代定下的规则,使到他们尚未完成所想要完成的任务就必须下台,那是可悲的。


取消任期制等于终身制?

最后,取消任期制不等于是终身制。拿习和毛比较,许多观察家假定,习要像毛和其他独裁者那样任职终身。但习很可能以其他模范人物为榜样,他们统治很长时间,既合法又合理,并在完成任务后最终下台,像马来西亚的马哈迪(1981-2003)和新加坡的李光耀(1959-1990)等人的例子,很可能是习的模范,而不是以毛为模范。当然也存在习无限期任职的风险,但如果本文的论点正确,即基本上是中共使习拥有那庞大的权力,则在获得支持取消任期制之后,习必须和他的伙伴们达致协议,即他多任职一届或两届之后必须下台,那很可能在2032年左右,那是在推动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过程中的中期目标。是否有这样的一种协议存在很难核实,但相信虽不中亦不远。


(本文是作者个人观点)
(原载:马来西亚大学中国研究所ICS Bulletin 第11期,2018年4月)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