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他山之石 ·  嵩山客

中学为体 西学为用

·2017年1月7日

1840年的“鸦片战争”,把不可一世的清皇朝从云端打下地狱。列强食髓知味,1856年英法联军和清皇朝开战。皇朝溃不成军,史称第二次鸦片战争。其中俄罗斯更趁机会藉战争调停人为理由,强迫清皇朝割让中国东北150万平方公里(今西伯利亚东部的大片土地)。中国沦落成任人鱼肉的半殖民地。


从天朝沦为东亚病夫

中国向来以历史、文化从未中断的古文明傲视全球。一路来也富甲天下。不想一朝在英、法的船坚炮利轰袭之下,从天朝变成东亚病夫。满清精英分子,痛定思痛之下,觉得有必要向西方列强学习现代科技,建造先进武器设备,以俾“师夷长技以制夷”。(见魏源(《海国图志》)。这种主张遭遇保守派的猛烈反对,认为有数千年古老文明的中国没理由向野蛮人(夷就是野蛮人)学习。于是提倡师夷的洋务派和保守派展开激烈斗争,为要师夷又不失民族传统尊严。1861年洋务派思想家冯桂芬在《校邻庐抗议》一书中首先提出“中体西用”的思学,中体指以儒家学说的三纲五常为核心,西学指引进自然科学、工艺技术、现代化教育、商业运作法则等。接着清朝官员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意味着中国向西方学习技艺就好,中国的传统文化、伦理价值还是比西方优越的,故应为主体。如此,清皇朝得以勉强平息师不师夷的争论,进而启动了洋务运动,开始建造枪炮,造船工厂等。


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中心思想是清朝军队被洋枪洋炮打得落花流水,巨额战争赔款使国库被掏空,痛定思痛,不能不承认西方现代科技的厉害,若想翻身,实在不得不学习西方的先进科技,但顶着有五千年不间断的中华文明的民族,在承认西方科技优越性的同时,骨子里头是认为中华文化,精神精髓还是优越于西方的。这个幽魂后来历尽五四新文化运动,创导废弃中华传统文化,全面西化,更有文化大革命掘祖坟,毁祠堂等厄运,中华文明较西方文明优越的思想始终萦绕在中华民族的灵魂中。


中学为体指中华文明自有其优越于西方的地方。因此西方科技,洋枪洋炮要学习如何制造。西方文明精神思想则大可不必。这思想观念至今仍根深蒂固的存在中华民族的幽灵里,造成我们思想封闭的一个原因。原因的发生是我们不谦虚。


与西方文明脱离不了关系

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一切都和近代西方文明脱离不了关系。现代文明的各种制度,生活起居、教育、医疗等、几乎全部源于西方三百年来的文明,而促成西方文明近世纪的强大可源溯于早在古希腊时代,欧洲人就已经有了探索宇宙的科学精神。后来的战乱,皇朝更迭,地缘政治板块的移动,都没有动摇这股探索科学的精神,即使探索及宣扬真理而招致杀身之祸,也慷慨就义。而中华文化,思想为儒,释,道影响,欠缺了一种探索宇宙世界、注重自然科学的传统。西方文明虽经过中古愚昧时代,神权、皇权等于一切,但自希腊以来的那股探索宇宙探索科学真理的精神没有泯灭,进入文艺复兴时代,精神枷锁得到解放,人文、科学、技术取得飞跃性大发展,进而奠定了现代文明的基础。


反观中华文化受到儒、释、道影响是要人们跟着三纲五常,循规蹈矩,服从权威,一是要人圆融,凡事要看得开。一是宣扬炼丹修道,遁世隐居。虽在西方文明萌芽之前已有不少科艺成就,但始终就没有纳入文明发展的主流,进而持续发展。我们至今念念不忘的四大发明,为其对人类文明所做出的贡献感到无比自豪,但却没有进一步问为何火药后来反变成西方列强攻打中国的武器,指南针为何没继续发展成如雷达、卫星导航系统的科技?活字印刷为何没发展成近代的印刷机技术?。

 

阿基米德与刘伶

在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有一天在澡池中灵光突显,悟出了水浮的浮力现象,兴奋的光着屁股跑出澡堂,兴奋的叫,“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而东晋竹林七贤的刘伶一生靡醉嗑药。有一日裸着身体在屋内,朋友看了问他为什么裸身?答曰:我以天地为衣服,屋子为裤子。你怎么跑进我的裤子里头了?


阿基米德因悟出真理,兴奋忘形。刘伶则故作放荡之行为,中国把此看成是潇洒,流传千古。西方和中国的思想价值观差异,由此可见一斑。


布鲁诺惨遭火刑

在中古时代,波兰的天文学家哥白尼,身为神父,却潜心三十年研究太阳和地球的运转规律,创建了日心说,证明地球绕着太阳运转,全面推翻了罗马教廷所宣扬的地球为宇宙中心,太阳是绕着地球而转的地心说。这一发现在那时若公诸于世,很有可能就惹上异端之罪名的杀身之祸。在他死前的一天,才把《天地运行论说》这本书寄到出版社。时年1543年,书出版后,不断被神职人员,大学教授,天文学家的嘲笑。而另一位科学家布鲁诺则不断的宣扬《天地运行论》这本书,同时宣扬无神论,反宗教思想,而在1600年遭到火刑。事隔四百年,罗马教皇宣布为布鲁诺平反。至于哥白尼则在2010年5月22日,其遗体在波兰弗龙堡大教堂重新隆重下葬以表扬其在天文学的伟大贡献。在科学如此发达的年代,罗马教廷还需要四百年才为两位伟大的科学家平反。可想而知,四百年前罗马教廷的权力及宗教学说的信仰是如何的强大。而这两位本是养尊处优的科学家及神学家,是多么的有勇气冲破思想牢笼,并冒着生命危险为真理而作斗争。


西方科学文明另一特点是其连续永续发展,即使是在不同国家,不同语言,不同种族的情况,展现出科学无国界的现象。


1842年,奥地利科学家多普勒创立了声波定律,被称为多普勒定律。1848年,法国科学家斐索根据多普勒定律发现光波定律。两个发现,被共称为多普勒斐索定律。


近代爱因斯坦的引力波预测,经历多位顶级科学家的实验论证,由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出资研究。由麻省理工学院及加州理工大学联建探测及验证此理论,一百年前的预测,经过庞大的人力物力的投入, 终于在一百年后被验证。
这种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勇往直前的精神是奠定西方文明发达的要素。


推崇愚忠悲剧人物

中国在独尊儒术的政治统治天下,历来所推崇的精神领袖,英雄人物,多是愚忠而横死之辈。如屈原,因为皇帝不听他的话,不采纳他的建议,悲而投江,留下一道千古美食粽子。足智多谋的诸葛亮因要扶植扶不起的阿斗,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而死。其两篇文章《前出师表》和《后出师表》被抬举到读者读完后不痛哭流涕者,为不忠不孝之辈的地位。


而对于帝皇,则多歌功颂德。对于缺失则往往避而不谈,甚至把黑锅往下属头上栽。


岳飞乃是千古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而执行发布十二道金牌召令岳飞回朝处决的秦桧则是千古奸人,夫妇的铸像常年跪在杭州西湖边岳王庙进口处,遭大人吐痰,小孩撒尿,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若非皇帝宋高宗的旨意,秦桧岂敢或有权力处决岳飞?但中国人把秦桧打成千古罪人。对下令杀死岳飞的宋高宗却避而不谈。顶多是说他被蒙蔽,该被批判的是出坏主意蒙蔽皇上的奸臣而不是皇上。


秦始皇统一中国,统一文字,建长城二千年来为人赞颂不绝,对于他为达目的,不惜使生灵涂炭的事迹,则轻轻带过。


毛泽东建立新中国,发动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搞得民不聊生,中华文化,社会大倒退,但当局始终有一个三七开评价给他,即三分为过,七分为功。对于新中国建立以后,为何有那么多的动荡起因,社会背景,民族文化等多种多层面因素不全面检讨总结。至今中国还很多人,说起毛泽东的一个总结就是他不是凡人,是属于半人半神的那一类人物,为因他而引起的人祸开解。


“今不如古”  意识深植

孔子的儒家学说推崇三皇五帝,认为古代君王是最神圣,不可逾越的,造成今人不如古人的意识深植中华民族潜意识中。如此开倒车的哲学,如何创导人们对自然科学的求索,好奇呢?


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建议,实行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历代皇朝君王都应用儒家的三纲五常那一套治理国家,认为有长治久安之功效。春秋战国时代,百花争鸣,百家齐放的自由社会风气也就只待后人成追忆了。


忠君和今不如古的思想,造成了中华文明保守,顽固,因循苟且,缺乏创新。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想,造成了中国只想学习西方的技艺,而不深入研究西方文明发展的基本人文、精神精髓乃是造成西方在现代文明占据主要地位的最主要因素。呈现出朝西方看,一方面想了解,尽量学习,一方面又不甘心,顽固抗拒。

 

“中国特色”的缺点

中学为体,西方为用的今日名词,已变成了“中国特色”。比如说中国的经济发展要按照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道路,试想,那一个国家不管是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的发展,不是都有其本国特色,就像每个人长的相貌都不一样,各有特色。用“中国特色”这一词一是可以应对批评,二是我不需要接纳,学习某些制度、东西。“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新版本是“中国特色为体,西学为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经济发展神速乃是应用现代科技的生产方式取得长足进步,但在政治、社会体制上在中国特色为体的环境下,显得严重落后。


西方文明的发达乃是因千、百年来有着一股探索未知,崇尚科学,富有进取心的精神因素。中华文明发展得早,先进,富庶了几千年,但在保守,封闭缺乏探索未知,缺乏崇尚自然科学的养分下,在鸦片战争炮弹下,所展现的是一个零科学、零现代文明的腐朽皇朝。在痛定思痛,要发愤图强,却总面对有五千年历史的倨傲、顽固,造成中华民族今天,物质文明丰裕了,但主体民族性还是相对保守,封闭,少创见。


必须扬弃“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中华民族必须扬弃“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矛盾心理。正面审视两方文明的精神要髓,抛弃傲慢,秉承谦虚心态。把勇于探索文明,崇尚科学,尊重工匠精神的这些养分吸收进中华文化里。如此假以时日,才可能在软硬实力上真正超英赶美,并作为世界最大的民族对世界文明、人类福祉做出至少相应分量的贡献。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