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他山之石 · 嵩山客

青蒿素是中药还是西药?

·2016年1月2日

十月六日,在网络上看到一个小标题,说中国屠呦呦得到2015年诺贝尔的医学奖。这消息对中华民族来说可是极重大的喜讯,百年来的中国诺贝尔科学梦终于实现了,就如几年前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实现了中国的诺贝尔文学梦,而科学梦在中国奔向成为世界老大的征途中,更具有强国的意义。照常理这应是举国欢腾的事,紧接着会有各种各样庆祝会和研讨会,就这划时代的获奖启发各种各样如何吸取经验,开拓新思维,拟定更新的科技兴国的计划等等。


总理李克强发布祝贺词


为何却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发布了祝贺词,相关中医药总部发表贺词后,百年科技梦,实现了所应有的激情在些许涟漪后回复平静呢?


进一步探讨,才发现这一次得奖,虽是国家走向科技强国的一个里程碑,但与此同时却牵动了一些神经,造成某些尴尬情况,说起来是啼笑皆非。


问题症结在于由屠呦呦带领的团队所研发从青蒿所提炼出来做抗疟疾的药青蒿素是属于中药还是西药。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所发表的贺词说:“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全世界人民的礼物,对维护世界人民健康具有重要意义”,並认为此奖象征了中医药走向世界的荣耀!其他各单位所发的贺词基本是同样论调。


是中药还是西药引起争议


但对疟疾有良好疗效的青蒿素真是传统中医药吗?这议题引起了很多争议,坚持说是传统中医药者振振有词的说,中国古医书《肘后备急方》有记载用青蒿治疗疟疾。“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这是最早医籍记载用青蒿植物治疗疟疾。


不赞成青蒿素可归类于传统中医药者则认为,屠呦呦之所以得到诺贝尔医学奖,乃是利用现代科学方法把青蒿植物里头对治疗疟疾的有效成分提炼出来,命名为青蒿素。青蒿的拉丁文名为Artemesia Annua,青蒿素为Aetemisinin。《肘后备急方》的治疗疟疾效果並不好,原因在于传统中医药多用煎煮方式熬药,在这过程中,往往把草药里治病的有效成分给破坏掉了。


屠呦呦用科学方法提炼青蒿素


屠呦呦是采取低温,利用乙醚萃取黄花蒿。经过一系列纯化,而取得有治疗疟疾的有效成分青蒿素,其研制青蒿素的工艺路线全是近代科学方式,和传统的中医理论、中草药药理理论,可说是完全不相干。若真要归类,青蒿素是中医药还是西药的话,可说其百分之九十九是西药理论和实践。《肘后备急方》给屠呦呦的灵感就像牛顿坐在苹果树下被掉下来的苹果激发了他的灵感,进而进行了无数次的科学探索、试验、论证而发现了地心吸力、万有引力的科学现象。那颗掉在牛顿头上的苹果和他的科学定律可说毫无关系。


医疗、医药是一门科学,是普世的,实不应分中医或西医。就如科学,若硬要分中科学、西科学,中电子工程、西电子工程,岂不令人啼笑皆非。早在百年前法国医学家就成功的从非洲的金鸡纳霜树的树皮提炼出奎宁,对疟疾也有很好疗效。之前就从没出现过奎宁是法国医学或是非洲医学的争议。另一种百多年的神奇药亚斯匹灵是从柳树皮提炼出来的。如此实例在医药医学史上不胜枚举。作为炎黄子孙实没必要把青蒿素的成功荣耀往所谓的传统中医药脸上贴金。
中国不应执着于中医药


再看如今的中医药,传统的抓药方式,一两A,二钱B,三碗熬成一碗的药方已日渐式微。究其原因有:

1. 普遍疗效不佳

2. 缺乏科学管理。药材在哪里种,怎么种,在药材店存放多久,没有记录

3.中医药目前已多引进生物科技,把传统中草药制成中成药。因此,目前的中医药已多采用现代科技在发展,可说是中西不分了。

 

青篙素的研发成功乃是典型例子


曾有记者问诺贝尔评委,把今年医学奖颁发给中国科学家是不是对中医药的肯定?答曰,“评委会只评估研发出来的医药效果如何,对医药的发展贡献有多大。不考虑是那一门,那一派。


科学是属于全人类的,科学原理是客观存在,没有文化属性。中国有关方面应以科学、严谨、客观的态度发展医学,实事求是。不要把凡是在中国有药用价值的植物就归类为中草药、中医学。想藉此和中国以外的医学争锋(世界其他地方幷没有所谓中医、西医,救人治病为目的统称为医学)。这样做,除了满足自己的封闭心灵,其实是找不到对手争锋。

 


Copyright © 2016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