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精选 · Lee Jian Hong

消费税是公平的税制

·2018年4月28日

先说明几个消费税GST的性质:


1)GST是累退税,但与支持与否无关;

2)GST是较为公平的税制,且可以避免逃漏税;

3)GST对穷人的冲击是近乎没有的,即使有也可以透过行政改善;

4)GST并不是专用于支付公仆薪资。即使是也不该是反对GST的理由;

5)GST并不是扼杀传统交易的元凶,追不上时代及科技的产业才是。


1)GST是累退税,但与支持与否无关

如果觉得看文字说明太累人,那就看图表吧。


所谓的累进税、累退税及比例税可以这么解释:税额(tax)占应课税收入(Chargeable Income)的百分比的关系。


(a)累进税:税额占收入的百分比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

如一般的所得税是累进制。以马来西亚的个人税率为例,税率(tax rate)从1%、5%随着收入提高至28%。以Chargeable Income为RM15,000鲁蛇、RM35,000上岸、RM100,000小康的三个例子来看,级距税率虽然是1%、5%、28%。但实质税额占收入的百分比其实是0.67%,2.57%及11.9%。

税额占收入的百分比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


(b)累退税:税额占税基的百分比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减少。

以马来西亚的消费税GST为例,来源自消费金额视消费品的种类,税率有0%(即不抽税)或6%之分。同样的以Chargeable Income为RM15,000鲁蛇、RM35,000上岸、RM100,000小康的三个例子来看,假定消费金额为RM9000、RM12,000及RM20,000,实质的税额占收入百分比分别为为3.6%、2.1%及1.2%。

税额占收入的百分比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减少。


(c)比例税:税额占税基的百分比保持一定比率。

就中世纪的十一税制。收入的十分之一上缴教廷。

税额占税基的百分比保持一定比率。


2)GST是较为公平的税制,且可以避免逃漏税。

GST是公平及完整税制的一环。唯有在GST、所得税、公司税、奢侈税及关税等完整的税务制度下才能达到公平课税的目的。在这地下经济发达的马来西亚,不论是早午晚吃的nasi lemak、经济饭、roti canai、穿的衣物、pasar malam的交易,还是住在租来的房间中;这一连串的交易行为在GST实施以前几乎都无法公平的课税,完全只能期待老板的良心。GST实施后,即使地下经济的业者不诚实申报个人所得,在采购原物料的过程中也可以从中课税。最公平的是,所课的GST数额还会随着其营业额递增。


除了可以打击地下经济外,GST是较为公平的税制的另一理由是GST花多课多的性质更能体现公平。GST实施后消费较多的一方将缴交更多的消费税。大多情形之下富人的消费都比穷人多上许多,尽管税率同样是6%,富人所缴的消费税自然也比较多。


上班族/劳工身为原税制下的弱势者,更应该支持GST。消耗公共资源如马路、水资源、能源等的地下经济业者,如果稍微有公民意识的话,也应当支持GST才对。


虽然我常说应该避免用使用个例,但还是说一些内幕吧。我摆摊的朋友向我透漏,每年报税前最重要的的工作就是将私账烧毁。身边的亲戚每每需要买车买房等大金额消费时,总会询问身边的财务专家之前这么报税现在这么消费是否合理。这叫我要怎么不支持GST呢?


3)GST对穷人的冲击是近乎没有的,即使有也可以透过行政改善。

GST在制度上是不对穷人的日常消费课税的,像是主要粮食、日常必需品、公共交通、书籍等的消费都是豁免课税的。假使真的因为GST增加了些不可避免的消费税金而让穷人喘不过气,也可以透过更改细则让其豁免。在废除之外,我们还有很多选项不是吗?


再说少付那6%的GST就过不下去的穷人,即使让他少付那6%又能帮助多少呢(别忘了日常必需品如白米青菜一些肉都是免税)?真正能帮助这样的穷人应该是福利制度,不是吗?


4)GST并不是专用于支付公仆薪资。即使是也不该是反对GST的理由。

假设你身兼二职,早上是教书晚上是写作,平均每月可以分别得到报酬RM4000及RM1000不等。花费的时候你会规定只能用到写作的酬劳而不能动用教师薪资吗?或者偿还贷款的时候只能利用薪资不能使用版税?更多时候我们都是将所有收入汇入账户之后再重新分配的吧?(一成储蓄、三成开销、二成贷款……随便你啦)


GST只是政府收入的一环,其他的收入来源还包括有:所得税、国营企业盈馀、罚款、关税等。政府的一切开销不论用于发展或是行政用途都来自上述的收入。其中的金钱流动并非是固定的,如:并没有规定所得税只能用于a用途,GST只能用于b用途。政府机构存在的目的其中之一就是管理及分配一切的收入及开销,当中的各个分项的收入会打乱再重新分配去到部门或地方政府。


GST去年只收取了420亿令吉的款项,无法完全支付公仆的薪资。公仆薪资的金钱来源必然也将动用到所得税。如果因为GST用于支付公仆薪资就要反对的话,抱持这种意见的人们是否也会保持一致的立场反对所得税呢?


5)GST并不是扼杀传统交易的元凶,追不上时代及科技的产业才是。

反对GST的其中一个常见理由是:GST将摧毁传统交易,特别是零售的杂货店。可实际上GST的机器操作及税务申报并不繁琐,推行之初政府还提供补助让业者提升软体硬体以减少冲击。再说,最符合交易相关法律不正是最基础的商业伦理吗?相关讨论我觉得网友写得有点鬼马,可看看:DyLan Chew Zhe Han——《不谈政治,说老百姓看商的逻辑。》(https://www.facebook.com/DyLan521/posts/1577451285624791)。


编按:编辑稍作修改,有意了解作者原文请至脸书翻阅。

载录自https://www.facebook.com/lee.frica

 


Copyright © 2018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