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精选 · Sebastian Loh

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比较不公平

·2017年5月20日

人们喜欢拿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比较。我们经常能够在全国各地的晚餐桌上、咖啡店和客厅听到这种议论。他们一向都是这样说:马来西亚失败。和新加坡比较,我们有大得多的土地和许多天然资源,然而新加坡远远走在我们的前头。为什么会这样?


在我国的政治论述中,这种信念是最令人厌烦的持续不断的比喻之一。这点非常不准确,而且将会令到经济学者和历史学家感到尴尬。为了了解它为什么是错的,我们必须破除关于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一些受到普遍接受的迷思。


 迷思1:新加坡经济上迎头赶上马来西亚,而且不断进步))

这点不正确。新加坡一向比马来西亚富裕得多,到了19世纪中叶时,它已经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与行政中心,是英国在东南亚的领土中的一颗珍珠。在1965年,当它脱离马来西亚联邦独立时,其人均国内产值是516美元,比马来西亚(309美元)高出将近2/3,是当时东南亚和太平洋国家的平均人均收入的2.5倍以上(数字来自世界银行)。请看图表说明。


因此,指新加坡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非常贫穷落后有些夸张。以西方的标准来说,它当然是“穷”。但即使在那个时候,它的经济超越本地区的几乎每一个国家。


 迷思2:马来西亚的天然资源使我们比新加坡占有优势))

这点难以相信,但天然资源丰富,是负担多过恩赐。经济学家谈到矛盾的“资源诅咒”或是“荷兰病”。资源丰富的国家经济成长缓慢和不稳定以及更多的贫穷和贫富悬殊是一种规律。其原因是复杂的。


马来西亚过去的问题,不是我们没有开发和好好的管理天然资源。我们是“过度投资”在天然资源,忽略了其他部门,诸如服务业和制造业。我们也被暴露在原产品市场过度波动之下。例如,一场干旱可能令油棕大歉收。我们也经常看到,石油价格下跌令到马币疲软。


纳吉政府尝试解决这个问题,把经济多元化,加强其他部门,诸如金融业(包括传统金融业和回教金融业)以及旅游业。这些努力的初步结果已经很明显:与石油有关的收入占政府收入的比例,从2009年的41%降低到2016年的14%。尽管石油价格低落,经济增长仍然旺盛。


这点很好,政府需要做得更多。但很明显的,天然资源丰富并不会使我们变成第一世界国家。


 迷思3: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是非常相似的国家))

是的,我们的语言和饮食相似,但新加坡在两个方面和马来西亚相差很大。


首先,新加坡是一个小的城市国家。它的政府不需要处理一个广大而多元、有着城乡差距的国家的令人头痛的行政问题。吉隆坡和雪兰莪和属于乡村的吉兰丹与砂拉越州有非常不同的需求。


事实上,新加坡享有和繁荣的摩纳哥相似的优势。没有人会争论说住在邻国法国令人不舒服,因为摩纳哥太富有了。


其次,而且更重要的,新加坡大体上是一个同质性的国家。我们喜欢说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国家,但马来人只占总人口的13%,印度人只有9%。绝大多数人口是华人(占74%)。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的少数民族的人口比率高得多——华人23%。印度人7%。这使到它在种族极化的问题上高度脆弱;研究显示,这种现象会打击经济发展,以及比较可能产生暴力冲突。


思考这样的问题:世界上最富有、最和平的国家,基本上不是种族多元化的国家——如瑞典、丹麦、日本。当然,也有例外,美国就是例外。但趋势是错不了的。


更加关键的是,华人在历史上支配马来西亚经济,引起广泛不满。政府必须作出反应,必须花更多钱和推行扶弱政策,以平息种族紧张。这很可能影响经济成长,但回顾过去,这点是非常需要的,以防止另一个“513事件”的发生。


大问题

马来西亚从来没有胜过新加坡——一向都是新加坡胜过马来西亚。大问题不是为什么新加坡走在我们前头。问题是尽管我们有那么多劣势,为什么我们不是更加糟糕。那可能是良好施政加上运气。
 

翻译自http://www.malaysiaimpact.com/is-it-fair-to-compare-malaysia-with-singapore/ (2017年4月11日)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