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周刊 · 网络精选 · SeaDemon

皇家空军公平对待非马来人

·2017年6月17日

“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这是中国人的一句古训,对今天的马来西亚华人而言,也许还不失其真。这句古训,也是李光耀生前在其中一本回忆录中所哀叹的。尽管当局努力招募,加入马来西亚武装部队的华人仍然太少。


华人只佔陆军的0.2%

在2010年,在马来西亚武装部队大约10万名男女军人中,华人加入陆军的只佔0.2%,加入海军的佔0.3%,加入空军的佔0.4%。印度人分别佔陆军的0.7%,海军的1.1%和空军的1.7%。


如果说华人认为赚钱比起在保卫国家尽一份责任更重要,也许被视为是极端,但我得到的印象是,他们(华人)认为为政府工作不会发达。


也可能是,不管待遇多好,今天的年轻人就是不愿意接受艰苦的训练。但这未能回答为什么在马来西亚武装部队中马来人人数众多的问题。


结果,马来西亚武装部队中,马来人佔了绝大多数。因此,在武装部队三个军种的领导层中,马来人的高级军官和星级将领比非马来人多。


这种一面倒的现象,被错误解释为非马来人在军队中没有机会获得擢升——这种印象受到不负责任分子操弄,以便向非马来人灌输反体制的情绪。


华人佔空军将领的8.5%

我们试举马来西亚皇家空军为例。空军的总数47人的星级将领(准将或更高的军階)中,有4名非马来人,佔星级将领的8.5%,而皇家空军中非马来人只佔2.1%。空军一直在寻求增加非马来人兵员,希望达到总人数至少20%。


值得注意的是,在作战军官中,有两名非马来人女性军官很特出,她们是皇家空军的叶晓盈少校和张晓凌少校。


叶晓盈空军少校(41岁)把她的成功归因于遵守纪律、努力工作和决心,与种族和性别无关。叶少校来自沙巴州山打根,是模范的合格飞行教官。她是全世界第一位驾驶俄罗斯制造的米格29N型战机(MIG-29N)的女性。

空军没有歧视女性或非马来人


当被问及,皇家空军是否有歧视女性或是非马来人,她回答说,女性和男性接受相同的野外生存训练、体能训练和飞行训练。女性没有受到优待,她们受到相同标准的评估,也获得相同的机会。关键在于,每一次失败了,绝不放弃尝试,这使她达到现在的位置。这一切关系到纪律、勇气、团队精神和承诺。


她感到伤心的是,有一次,空军在她的家乡沙巴州招募人员,她一直在等待沙巴人来报到,结果等了一整天一个人都没有来。


张晓凌空军少校(32岁)也把她的成功归因于纪律、决心和苦幹。这位来自马六甲州的女性明白,一些非马来人会说,如果在其他地方——例如,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她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


她说,“说皇家空军歧视非马来人是不正确的。有一些马来人比我更早加入空军,到现在军階还是上尉。这与种族无关。”


她补充说,“由于非马来人人数太少,因此不可能有大批人获得擢升。如果你不努力,就不会获得升职,这与种族无关。如果你不能发光发亮,没有人会注意到你,你只能留在原地。”


皇家空军自成立以来,有很多飞机师驾驶其库存的定翼飞机或摆翼飞机。皇家空军从来没有阻止其任何非马来人成员处理任何敏感的器材或资讯。如果我没有记错,陆军培养出29名非马来人星级将官,海军培养出22名,空军培养出19名。


新加坡军队歧视马来人

拿这和我们的南方邻国比较,直到两年前,马来人才获准加入装甲兵团。事实上,新加坡武装部队向来和一直到现在,都实行歧视马来人的政策,不让他们担任敏感的关键职位,因此剥夺了他们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内升职的机会。


马来西亚的武装部队没有这样的歧视政策。武装部队培养出70名非马来人陆军将领和海军将领。皇家空军同样公平行事。


因此,非马来人没有理由对加入马来西亚武装部队有所犹疑。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人,也没有理由感觉到他们不能和半岛的人竞争。叶晓盈少校就是来自沙巴州。而目前的空军首长来自砂拉越州古晋。
 

翻译自http://www.malaysia-today.net/defence-all-is-fair-in-the-rmaf/ (2017年5月30日)

 


Copyright © 2017 Akademi Kewartawanan & Informasi Taima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马新闻资讯学院 版权所有